撰稿:三隻松鼠

(來自網路截圖)

現在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很多人都知道澳洲達爾文港口被中資企業嵐橋集團租用99年的事情,但很少有人知道其實澳洲還有另外一個港口被中資企業所控制,它就是位於新南威爾士州的紐卡索港口。

澳大利亞紐卡索港地處新南威爾士洲東海岸,是澳大利亞歷史最悠久的港口,有貨物出口的記載可追溯至1799年,至今210多年。紐卡索港是澳大利亞第二大港口,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碼頭,煤炭出口占港口噸位吞吐總量的90%以上。紐卡索港也是資源豐富的獵人谷和新南威爾士州北部和西北部的經濟和貿易中心,也是澳大利亞三大鋼鐵工業中心之一。

據《每日電訊報》報導,2014年,紐卡索港被當時的新州貝爾德(Mike Baird)政府以17.5億澳元出租給中資公司——招商局港口(CMPort),租賃期為98年。目前,新州90%的煤炭都要通過紐卡索港出口。

2018年2月6日,招商局港口以總代價607.5百萬澳元(相等於約38.09億港元)收購Port of Newcastle 50%總權益(包括162.5百萬澳元股東貸款)。該項目主要業務包括港口管理(包括船舶調度)、港口貿易發展、碼頭及泊位服務、航道疏浚及測量、港口資產維護、港口物業管理及港口資源開發。

擁有紐卡索港50%股權的“招商局港口”是中共國招商局集團(CMG)的子公司。招商局集團自稱以“習近平思想”為指導,“在新時代,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招商局集團提出了……一帶一路的戰略方針。”而招商局集團的負責人全部都曾在中共國相關體制內做過相當級別職務的官員。

中共國進口的澳大利亞煤炭通常占紐卡索港出口總量的20%,而由於中共國實施戰狼外交,目前與澳洲各方面關係相當糟糕。在去年11月從紐卡索港運煤船停止開往中國時,人們曾擔心市場對澳大利亞煤炭的需求可能會出現不足。然而,去年12月的整體出口資料顯示,紐卡斯爾港共出口了1490萬噸煤炭,價值17億澳元,同比下降僅3%,該港口2019年12月的煤炭出口量為1540萬噸。

面對中共國的刻意打壓,紐卡索港的煤炭出口並沒有大幅度減少,原因何在?中共國目前北方冬季供暖對電力需求激增,相應地煤炭需求量也加大了。中共國為了打擊澳大利亞,就轉從印尼、印度、俄羅斯、南非等地進口煤炭,推高了這些國家的煤炭價格不說,反過來這些國家還從澳洲進口煤炭再轉賣給中共國。這又恰恰給了澳大利亞進入本來通常不會參與競爭的新的國際市場機會,中共國這才是真正“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目前,澳大利亞政府及民眾已經逐漸意識到中共國的威脅,要求收回達爾文港及紐卡索港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每日電訊報》報導了安全專家的擔憂,中國(中共)政府可能利用其對紐卡索港等設施的影響或控制,提高對出口商的收費或以其它方式收緊對當地企業的約束。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所長詹甯斯(Peter Jennings)說:“如果你有一個像紐卡索港這樣的地方,招商局港口能夠施加懲罰性費用,損害澳洲人的企業。如果中共告訴他們這樣做,這絕對會發生。”他還說:“澳洲政府‘絕對’應該重新收回紐卡索港等基礎設施的控制權。如果你今天再提出這樣的(出租)協議,是絕對不會獲批的……允許中資公司擁有澳洲關鍵基礎設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亦有參議員提出“應該鼓勵澳洲的銀行和養老基金購回中資控制的關鍵資產,以回報慷慨的澳洲納稅人”。

澳大利亞莫里森總理在2021年4月30日對2GB電臺說:“關於達爾文港,如果我從國防部或情報機構收到建議說(租賃協議)存在國家安全風險,那麼政府會就此採取行動,這是正確的(做法)。”“對於紐卡索港而言,情況也是如此。”現在有愈來愈多人猜測,莫里森很可能援引去年12月通過的新法,來取消中國企業長期租用達爾文港和紐卡索港的合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審稿、編輯:光耀華夏

參考資料:

大紀元報導之一

大紀元報導之二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