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土星

编辑上传 水星

321webmarketing.com

颇具影响力的英国第二大报章《每日邮报》美东时间5月17日令人惊讶地刊登了一名署名劳伦·弗伦(Lauren Fruen)的所谓调查报告,文章从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先生入手,全面诋毁郭文贵先生与其领导的爆料革命。《每日邮报》的这篇文章所宣传的所有观点与新闻真实性相去甚远,甚至是颠倒黑白,有些甚至与该报自己前不久的新闻观点也相左,让读者大跌眼镜。

《每日邮报》自戴“严肃”、“传统”、“主流媒体”的光环和标签。这篇《每日邮报》的文章标题是“研究发现,中国亿万富翁(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他的游艇上被捕)‘是在假新闻网络幕后的那个关键,该新闻网络兜售有关疫苗,选举和Q组织的谎言’。”

开篇声称引用了Graphika网站的所谓“科学分析”,并使用该报告的内容展开进一步论述。文中指出标题上的中国亿万富翁就是郭文贵先生,Graphika将郭文贵描述为运动的“关键”,并补充说:“他是领导者,似乎定义了目标和信息,并被定位为明智的领导者,应该受到赞赏和遵循。”

他们补充说:“郭文贵是众多相互关联的媒体实体网络的核心,这些媒体实体散布了在线虚假信息并推动了现实世界的骚扰活动。”“Graphika已经确定了与该网络相关的数千个多数为真实的社交媒体帐户,这些帐户在包括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witter,Gab,Telegram,Parler和Discord等平台上均处于活动状态。”

到这里,大家都看到了Graphika认为“郭文贵是运动的关键”,这点没错,但他们是不知道还是没有明白他们所称的“运动”是什么呢?是指“爆料革命”吗?爆料革命是一群追求正义的人尤其是华人,因为要反共灭共自主跟随郭先生而形成的一股越来越强大的正在改变世界的力量,他们在上述的社交平台上惺惺相惜又各自为战,为香港反送中运动呼喊,为揭露中共内部体制腐败而发声,同样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舞弊揭露真相而使劲敲键盘……

更重要的是,在所有主流媒体、世界卫生组织、各路医疗、制药即各国政府都或替中共隐瞒或迫于中共淫威或因一己私利而不敢发声,甚至全面打压真相,万马齐喑的时刻,是爆料革命和闫丽梦博士勇敢地站出来,通过路德社在油管上首先发声,导致数小时后中共在中共病毒(COVID-19)发源地武汉全面封城。是他们为了全人类的福祉和生命,完全不顾个人安危和前途,“一人战一国”地一直奋斗到现在。

当真相越来越被世界揭露和验证的时刻,这个《每日邮报》和Graphika网站居然颠倒黑白地将郭先生和班农先生为代表所发布的关于疫情、疫苗和硫酸羟氯喹等的事实和真相打上“虚假信息”的标签,他们的依据是什么?这就是因为主流媒体的话语权吧?仿佛他们拥有了绝对真理一样,但凡与他们所言、所允许放出来的声音不一样的就是“虚假信息”?

总统大选舞弊如果不存在,目前几个摇摆州的选举审计为什么遭到那么多人和势力的忌惮和阻挠?号称自由灯塔的美国还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吗?美国总统川普在他自己的国家都没有地方发声,脸书、油管、推特等等都关了他的账号,禁了他的言,而那些公认的美国的敌人和恐怖分子的头目的账号可以继续保留;中共不允许国人使用脸书、推特、油管,他们自己的喉舌和外交部发言人都可以拥有推特的账号,甚至于中共可以安插制定推特审查规则的人,比方那个啥飞飞。

郭文贵先生三年多前就经历了川普总统今天经历的所有被社交平台禁言封号的过程,他几年来一直被中共及其代理人故意诬蔑和官司缠诉,去年在船上的班农先生也亲身经历了被逮捕的过程,就像今年5月初纽约前市长朱利安尼先生被FBI搜查公寓一样,他当时在推特上说,FBI早在2019年就得到他的所有云数据,这次来搜查完全是非法的,仅仅为了制造一个令人难堪又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

对反对中共对抗中共的人和组织中共无一不打压,惯用的作法就是搞臭你的名声,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击当事者的自信,背后再想办法切断你的经济来源。这当中最好用的就是他们可控的媒体。

这次Graphika在据说采集了大量数据的前提下,片面且狭隘地定义了郭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对推翻独裁中共所做出的种种努力。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先下定义称爆料革命媒体的发声是“虚假信息”,并将毫不相干的Q组织的行为与爆料革命建立连接。明显可见来自中共宣传的手法和中共打击异己的做派。

中共国内的宣传机器即使没有事实依据也可以塑造一个“不可怀疑的专家”,然后利用媒体放大错误的观点。他们就是这样塑造了“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利用他的观点在疫情肆虐之时贩卖“莲花清瘟”,这件事最后连身处中共国的老百姓都看不下去了,进而迫使中共官方媒体辟谣。在海外,同样一轮轮用漫画、五毛水军等等丑化攻击闫博士的网络打击一年多来始终没有断过;郝海东,曾经闻名天下的足球先生在中共的媒体上社交平台上已经完全消失,海外则反复出现他的假视频来混淆视听。

在理解了Graphika的报告在事实基础上的片面之后,我们会很容易识别《每日邮报》如何利用拥有的新闻话语权,放大报告中的真正虚假信息。

首先文章放大了报告中对爆料革命所传播真相的诋毁,重点认定所有真相都是“虚假信息”,甚至包括“中共病毒是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这一观点,而这一观点在《每日邮报》自身4月25日的新闻报道中刚得到部分支持(新闻)。

文章还反复强调文贵先生所拥有的财富,以及班农先生曾经受到的100万美金咨询费用。对读者制造财富差距的落差和疏离感之后,文章熟练地暗示郭先生或许财务来源不当,“郭文贵在得知自己因贿赂、欺诈、洗钱和强奸被通缉后,于2014年逃往美国,他坚决否认这些指控。他曾公开谈及帮助建立GNEWS。”这一狡猾的手段,征召利用了读者的“正义”。

这手法是中共惯用的伎俩,多年以前他们使用相同的套路分别鼓动农民和工人仇视相对富裕的地主阶层和民族资本家,开展“运动”抢夺私人财富。就在现在,中共也还在利用这一手法挑动有色人种的“种族歧视”情结,开展针对西方民主国家白种人的“灭白行动”。

如果你足够警觉,你会发现这篇文章比同样题材刊登在《华盛顿邮报》的文章用心更为险恶,我们看到了中共的影子。当然如此深入的报道,也完全暴露了中国共产党对郭文贵先生以及爆料革命的深度恐惧,并对植根于事实和真相的新闻力量展现的无奈与反扑。

从这里我们又一次清楚地看到,垄断话语权的媒体如同使用了棱镜,呈现给读者一个真相被扭曲被掩盖的世界。在这个新闻中我们看到新闻机构只是使用了很小的力量和技巧,就使得文章与事实完全不同,而读者还沉浸在光怪陆离之中,如同眼前旋转的棱镜,扭曲了视野。当媒体的话语权集中到少数人手中,作为第四种力量的舆论监督很容易腐蚀堕落。

看看今天(5月18日)《纽约时报》这篇《审查、监控与利润:为做生意,苹果向中共政府妥协》一文,苹果这样一个行业的巨无霸,一家美国公司,在巨大的利益和中共的胁迫下一再妥协,作出了牺牲用户的权益的事情不算,还主动配合中共政府大搞自我审查,既违背它的承诺,又违反了美国的法规,更背叛了他们时时标榜并被主流媒体举高高的价值观。

恰好文中也提到了郭文贵的应用软件如何被苹果下架、如何打压,苹果的员工甚至因此被苹果公司辞退等等,说的应用软件就是《每日邮报》文中贬低的G-TV。可见坚持“唯真不破”,讲真话的环境有多难得,生存多艰难。

郭先生正是遭遇了主流媒体、社交平台和高科技公司如苹果等的连续打压持续迫害后,才全面思考所谓主流媒体和社交平台是如何垄断话语权的现实,而如何突破他们的垄断,让我们普通读者能享受对真实事件的知情权就显得尤为紧迫;另一个更高层次的也更必要,就是让所有人都可以成为媒体的一份子,一起监督权力和欲望,保护自由法治下个人的权利。由此,才诞生出在此新闻中反复被诋毁的GNEWS和G-TV两个平台,另外的盖特正在路上。

真的像郭先生在GTV直播和盖特里说的,如果没有GTV、GNEWS,今天的世界会怎样?媒体堕落至此的西方世界还是自由的民主的法治的国吗?

GNEWS和G-TV两个平台为打破“话语权”垄断已经做出了有意义的尝试,最终大家会发现它们其实是划时代的革命。很快,在这个平台上每一个用户都可以自由发出观点和声音,每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成为历史的记录人和情报的供应者,拿起自己的手机就可以录下最真实的图像和声音,发上G-TV、GNEWS就可以成为监督政府、高官的一支无法阻挡无法收买的力量。所有的都晾晒在太阳之下,才能让丑恶、阴毒无处躲藏、无处滋生。

郭先生说这几个G成为了撬动地球的那个“点”。今天的所谓主流媒体们,到那时你们会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