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喜媽

圖片來自網路截圖

最近,牆內外很多的媒體都在報導,印度中共病毒疫情告急,急需大量抗擊中共病毒的藥物。 據相關印度報導稱,印度製藥公司從中共國採購「幾乎70%」治療中共病毒所需藥物的「活性成分」,而印度在此階段,對疫情相關的「藥物和原料葯的需求激增」。 面對印度方面要求中共國穩定原料價格和印中之間貨運班機「不受幹擾地飛行」。 中共國發言人稱「抗疫物資價格問題是市場行為,由供求決定」;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和開放」需要共同努力。

從4月開始,世界媒體不斷有資訊動態出現:印度的抗疫藥物告急,各種抗擊中共病毒的「藥物生產緩慢」,「有些藥廠甚至已經停擺」。 同時牆國媒體也通過在印的華人角度證實,治療中共病毒的有效藥物瑞德西韋,因為”供應不足”,黑市價格「漲幅超5倍」。 此外,印度官方在4月11日,已經由衛生部聲明:「印度決定禁止出口瑞德西韋」。 面對複雜和具有挑戰的印度中共病毒疫情狀態,有些地方部分藥品比之前「漲了10倍」。 當然,口罩特別是氧氣,是其中最為緊缺的物資。

印度作為「世界藥房」美譽,向來以仿製藥、低價葯聞名於世。 印度在最近「海嘯般」的疫情沖擊下,整個國家和社會都處於緊急的狀態中,對疫情的控制呼聲十分強烈。 與之相對應的,中共國原料葯板塊行情大漲。  2019年的數據顯示,印度原料葯進口達「33.9億美元」,其中自中共國的來源占「68%」;而印度的需求占中共國原料藥出口市場「17%」。 可是牆國的相關行業對此並不熱衷,他們認為這些漲價都是「短期」,都屬於「需求爆發期」,可是由於印度「今年一直強調加強國內原料葯生產能力」,同時政府號召「發展低端製造」,因此從長期看來, 這個需求的強勁勢頭不會保持下去。 對於中共來說,行業更加關注的是「疫苗」和「疫苗原料」。

針對以上的最新動態,筆者認為,這裡面有很多的中共邪惡設計和企圖。

第一,印度的疫情有可能來自中共的定點投放,這是客觀存在的合理原因之一。 印度和中共國向來在亞洲就存在的歷史爭端讓中共特別頭疼。 近來兩國在邊境上的衝突引起國際國內的巨大影響,中共在被揭示的衝突真相中,顏面盡失。 正面的衝突不能佔據上風,那麼這個中共病毒就成為其有利的工具,背後來捅刀子。 因此,此番疫情對印度造成的巨大傷害,從一貫做法來看,中共都有很大的嫌疑。

第二,根據中共病毒生化武器進攻的各種優化設計,它作為超限戰的有力武器,確實起到了對印度的社會形成動亂、衛生體系造成崩潰、政府公信力形成打壓、經濟出現大規模衰退等一系列的影響。 按照常理,在這種人類巨大的傷害性事件上,彼此鄰近國家在這種緊急狀態下,應該相互支援,更加配合,但中共聲稱藥品原材料漲價是市場行為。 中共的做法明顯不合時宜,特別沒有大國水準。 一個希望得到世界承認,到處招搖的中共,在這個能夠體現自己的修養和形象的機會前,卻只認錢,這就是其貪婪無恥的實質。

第三,中共在印度抗擊疫情時,抄起手來看熱鬧,對臨近國家的疾苦不聞不問,還故作姿態,這個傷害將是巨大的。 它造成的不僅是印度人民更大的死亡和痛苦,印度國家的動蕩和危險,它還將彼此的歷史衝突與矛盾引致深遠。 它就是故意要讓這些來自他國的需求,被高懸空中,希望自己有著絕對的碾壓優勢,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惻隱之心。 牆國的商業機構都是聽政府的,中共國的任何所謂商業行為,從來都是政府行為。 我們很難相信一個有良知的商業機構在一國都處於水火之中,還下得了手提高價格,哄抬市場,這恰好從反面印證了是中共政府推動之、鼓勵之、放任之的結果。 這個背後的原因,目的就是打垮印度,削弱印度,讓印度磕頭。

中共乘人之危,不僅不積極援助,還大幅度漲價,本身就是一種極為不道德的行為;同時它還不滿足於此,還寄希望於更加有市場價值和商業利潤的中共病毒疫苗。 這種逐利的心態在一個商業機構還說得過去,從一個國家的立意和角度來看就是低級下流。 從這些作為中共國代表的發言與商業評說,我們看到一個沒有道德和人性的政府,不僅對本國人民形成加害,而且對鄰國、周邊地區和世界也是同樣沒有起碼的人性關懷。 這樣的國度,既不能讓自己的人民享有安全健康的生活,也不會讓世界多一分溫暖和關愛。 我們分享真相,我們傳播友愛,我們團結世界正義之士,消滅邪共,留下一個充滿愛的世界。 ·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參考資料:

印度疫情親歷述:有品在黑市爆炒價超10倍

“世界房”印度疫情告急! 7家A股原料停,家稱疫苗原料更得關注

印度敦促中國定新冠肺炎物成分的價格

印度疫情引原料短缺擔 國內醫

印度媒體:抗疫物生產緩部份廠停

審稿 & 編輯:8 Mile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