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草山美食部 新世界一员

今天的心态不是很好,上次跟朋友畅谈共产党的罪恶之后,我跃跃欲试想争取战友的心情很快乐,朋友昨竟然约我去洗浴会所泡澡,去聊天,我叫他来单位,他不来,我们这里假如一个男人私约你,还避开公共场合,还可以近距离见面的地方,肯定不是正常想法,唉,又一个把纯洁的友谊硬要往偏路去想的人,这让我不得不再次隐藏自己,这样的男人不但不能发展成战友,而且得保持距离,免得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干啥,我真很奇怪,彼此聊得出共同的声音,干嘛非得往别的方向发展,彼此之间像好朋友一样的感觉不是更应该值得珍惜的么,朋友忧国忧民的心是真诚的,他喜欢书法,总是写一些古诗表达他内心,发过来,比如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比如滚滚长江东逝水,可有时也发一些图,知音难觅,有一个兴趣爱好和精神层次完全契合的人,遇到别丢了……

我理解那种遇见心灵相通的人能畅通的喜悦心情,既然遇见难,不是更应该保持单纯的友善才能更好地相处。

我也想不明白我的男同胞,大家聊天又投机,干嘛不珍惜不爱护好这样的友情,非要往男女感情去发展,为何正道不走非得走夜路,拒绝就觉得心里不痛快,就会觉得再没有必要热聊,悲哀莫过于此。共产党的统治下,正常的男女朋友极少极少,就算朋友不想,别人也会往这方面去猜你,可见人的思想真复杂。我们本是礼仪之邦,有传统美德,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可我真的只是书上看到过这样的人和事,现实残酷的遇不到有半点纯洁无暇的灵魂,真是伤感满怀。

我有一同学也喜欢关注政局,也知道共产党恶,我就常跟他聊天,他有个晚上突然说,睡不着,说跟我有了第二春的感觉,真是晕死,我还没有机会进入正题,就这样夭折了。

墙国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连维持正常的朋友关系都那么难。

我像一只失群的小鸟,在旷野上,鸣叫再鸣叫,希望看到同类的影子,我尽力转战在四周,希望听到共鸣之声。

我又像一个行走在僵尸群体中,看着人们没有思想没有灵魂,一味听从魔音的召唤,朝一个愚昧无知的方向而去,我无奈我无力,所以我悲伤。

无聊的岁月静好,我行走在霓虹灯的闪烁下,一个人孤单。

我想念七哥,想念战友们,想念班大爷,想亲我们的新中国联邦国旗,我祈祷上天,让灭共的步伐加速再加速,让防火墙早日轰然倒塌,共产党早日灰飞烟灭,让天地万物复苏,人心返璞归真!

毛泽东犯下的滔滔罪恶,鞭尸都不为过。共产党这个绞肉机,必须连根拔起,人民才会真正懂得尊重友爱!

不灭恶党不眠不休,日夜奋战,只为尽一根稻草应尽的力,共产党你的死期到了,我们爆料革命,誓救每一个善良的人,墙倒的那天,灭共的人民如山呼海啸般,必叫你消失在地球上!灭共是上承天意下顺民心,千古辉煌!

编辑:遍地开花 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