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封面、发布:灭共小宇宙

往期回顾:

【周末聊农村】艰难的上访路(一)


村民李福已经弄清楚了,村长牛二在村后修建的汽车修理厂没有合法手续,是违建、是违法。当时的李福想法很单纯,国家和政府对违法的行为一定会管的,虽然他还分不清国家和政府的区别,还不知道这个政党的腐败和邪恶。

李福骑着电动车来到镇里。镇政府距离李庄不远,大约几公里的路程。镇政府的房子不高,5层楼的样子,但是占地面积确很大,前面一个偌大的院子,被围墙围了起来,门口有保安在执勤,四面空旷无人,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都集中在里面。表明了来意,门口保安告诉李福要到信访办。

说是信访办,其实就是一间办公室,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独自坐在那里吸烟。李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秃顶男问道:你有书面材料吗?你有什么证据吗?李福回答:没有。李福接着说:修理厂的地原来就是耕地,每年都种麦子,这是事实,难道不是证据吗?秃顶男咧嘴笑了,说道:好吧,我们会将你反映的问题向上汇报,你回家等着吧。

这一等就是半年,期间李福又去了两次,都被秃顶男敷衍了事。这个时候,李福才明白被骗了,镇里根本没有所谓的向上汇报。李福于是来到了县城,找到了信访办。

这次李福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准备了书面材料。然后是一通忙活,登记、询问、上交材料、签字等等,再然后就是回家继续等待,这一等又是一个月。李福估摸着是不是又泡汤了。

但是有一件事坚定了李福的信心,在从县城回来后的一周时,村里的一位好友给他带了话,告诉他不要继续上访了,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李福知道一定是牛二让他说的,更重要的是县里肯定通知了镇里,镇里肯定通知了牛二。李福知道,牛二在镇里还是有相当的关系,一位徐姓副镇长就是牛二的朋友,没少接受牛二的好处。既然你牛二在镇里有关系,在县里也可能有关系,那么我就去市里、去北京,就不信你都有关系。

李福的想法只对了一半,牛二在市里在北京真的不一定有关系,但是不一定不能拉上关系,关键是看你付出的代价是否足够。中共国的一个普遍规律就是官越大越值钱,官越大胃口越大,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就像曾经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一次索要5000万美元。别说牛二一次拿不出这么多钱,就是拿的出也不会拿,因为他觉得不值,对付一个李福牛二不会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

李福来到了市里,市里果然不一样。烈日下的信访办的外面已经有了几十人,有男有女,形形色色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脸上的愁云和焦虑。李福排队等待,很久很久才轮到自己,然后是登记、交材料,然后李福被打发了回去。

没有多久,有人找上门了,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首先表示镇里领导的重视,一定会解决问题,最后说:有问题直接找镇里,镇里会解决;不要再上访,否则后果自己承担。这哪里是解决问题,分明是要解决李福。被威胁的李福没有屈服,几天后又进城了,这次他直接来到了市纪委。把事情的原委和县、镇政府的不作为一并进行了反映。

没过多久,李福的家里来了几个不速之客。一个高大的光头汉子,后面跟着四五个同样的光头,胳膊上刺着毒蛇猛兽,一脸的凶神恶煞。来的人叫大山,当地的黑社会头子。看来牛二真的有些急眼了,否则他也不会请大山出面,其实牛二在当村长之前也是个小混混,打打杀杀偷鸡摸狗的事熟手到擒来,一般的人和事他自己就可以摆平。这次让大山出面就想彻底将李福制服,断了他上访的念头。

“姐夫……”大山见到李福后竟然称之为姐夫。原来,大山的一个表姐正是李福的媳妇。大山虽然几年没有见面,但是表姐还是认识的。这样,牛二利用大山打击李福的计划落空。看到了牛二的不择手段,更加坚定了李福决心,不告倒牛二绝不罢休。

(未完待续)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