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你们查查张丹红和石涛,那是绝对的海外的沉默力量。他的家人在国内都过着极为豪华的生活,同时他跟胡舒立女士非常之好。——郭文贵2017年6月6日

石涛这人一出来,整个法轮功全毁了。大纪元什么的全毁了,李洪志先生的名声全部毁掉了,一下让人看不起了。如果当年法轮功保持着那个纪律,那个震撼性,那就了不得了。这盗国贼王岐山先生他只能到秦城监狱当六号的号长去了,肯定不是纪委书记。——郭文贵2017年7月24日

神棍石涛,那个屎涛,这样的人有几十万的订阅量,还没有人敢对他提出任何的反驳和指正。就这一堆人混在一起几十年,骗着海外的老百姓,一次次这样,那样的,变口号的募捐,变了口号的所谓革命,变了口号的所谓的民主。各走各的路,各唱各的戏,各搞各的名,各有各的私心。怎么可能给我们十四亿人民带来正义、公平,更不要提人权、法治了。谁守法了?…… 

现在那个石涛,瞪眼说瞎话,我真纳闷,怎么会有人看屎涛这种节目呢?而且还经常看,还有人看『博讯』的节目呢。——郭文贵2017年8月24日

封面图文:石涛是绝对的海外的沉默力量,他的家人在国内都过着极为豪华的生活,他跟胡舒立非常之好。郭文贵2017年6月6日

2017年6月6日
同时,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特别的多,多到很难以形容的程度了。所有的推友你们去想一想,现在全世界多少人想对文贵下手。当然了,最近也有很多收买的。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看到,特别像德国之声,有一个编辑叫张丹红。张丹红给财新写过1000多篇文章,跟胡舒立女士非常之好。张丹红(先生女士我不知道),刚刚又登了一篇文章,又是骂郭文贵的。包括他们德国之声里边中文部的主任叫石涛,这个石涛也是很厉害,也在说文贵。同时,大家看到最近我的推特上的、手机上的变化,除了经常倒增长,而且基本上是百分之百被骇客之中,这是美国政府已经证明了的。我的手机的被骇客,德国之声的连续发声,连“六四”都彻底否定,你们查查张丹红和石涛,那是绝对的海外的沉默力量。他的家人在国内都过着极为豪华的生活,同时他跟胡舒立女士非常之好。然后就是英国的泰晤士报这位编辑,完全没采访过我,就啪啪啪的引述了财新的各种对文贵过去的负面报道,长篇累牍的报道一篇。

2017年7月24日
而且我不希望任何人利用郭文贵的平台,鼓励别人去暴力。上街游行不是暴力,绝对不是暴力。而且游行…大家一定要记住,游行一定要合法化。当年法轮功为什么震撼了中央,就是法轮功学员围住了中南海,来的时候中国情报系统不知道,来无影,说走的时候去无踪,而且垃圾都不留,把他们给吓住了。

这个安全部的人跟我说,他们全傻了。说这个组织来的时候站在哪儿,走的时候垃圾带走,去无踪。来无影去无踪。后来法轮功就像什么石涛这人一出来,整个法轮功全毁了。大纪元什么的全毁了,李洪志先生的名声全部毁掉了,一下让人看不起了。如果当年法轮功保持着那个纪律,那个震撼性,那就了不得了。这盗国贼王岐山先生他只能到秦城监狱当六号的号长去了,肯定不是纪委书记。

2017年8月24日
我向所有的海外的朋友们许诺,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我会和国家沟通商议。所有的海外的宗教、民主、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安全地进出属于我们出生地的祖国,而且是没有恐惧、没有安全之忧地自由进出中国。这是我的其中一个追求,是『郭七条』其中的一个追求。我说的那些坏人盗国贼们代表不了中国所有的共产党党员,他们也代表不了所有的中国人,也不能代表这个国家。我也不相信盗国贼他们能一直(这样)下去,这就是文贵所追求的。

所以如果文贵做不到了,文贵胡说八道了,文贵无能了,我曾经许诺过,我会在这个楼台上刨腹自尽。不会改的,不会改的。这个文贵的理想,文贵的追求,不是昨天,不是前天,不是三年前,是二十八年前就注定了的。所以尊敬的推友们,还有国内的微信的微友们,还有微博的朋友们。很多人说:郭先生,你老说推友们,我们国内的微友们天天为你各种转发,你不说我们。

所有的推友们、微友们、微博博友们、所有咱们网上的同胞们、支持文贵的人和关注文贵的人,大家给文贵时间,三年时间,你们等了二十八年了,还等不了这三年吗?这三年已经过去八个月了吧,过去八个月了,还剩二十几个月,三十几个月就可以了。还有一个,不要把文贵和任何一个所谓的民运、民权,什么像滕彪这样的人权律师和任何机构连在一起。我求求所有咱们关注文贵的推友们、网友们、不要把这些人和文贵连在一起,不要把文贵跟任何人的许诺连在一起。

文贵的追求就是『郭七条』,谁愿意推翻共产党谁推去,我没这个能力,我也不敢想。推翻不了共产党,谁要推翻了共产党你太伟大了,你就是天下之神。连上帝都得来给你报平安,都得给你请安,都得谢谢你,你太厉害了啊!然后你爱谁暴力谁暴力,我没这暴力。我这拳头,人家随便让我打,拿出XX(听不清)让我打,把我累死了我也打不过人家,何况是没有可能动用什么武器。

我也永远不会怂恿任何人牺牲自己的家人和生命,去跟那些盗国贼们,和所谓你们反对的共产党们,去和那些人拼命去,然后自己在美国享受这种豪华生活。改革派、暴力派跟我半点儿关系没有。我完全都听不懂,我不知道什么叫暴力派,什么叫改革派。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暴力运动,什么叫民权运动、自由运动,跟我没关系。

像香港的那三个小伙子我就佩服,我就佩服,我认为那就是伟大!他就代表了正义,代表了行动。这三人,他骑在我脖子上,拉到我头上,我都感到莫名的荣幸。而不是像这个滕彪律师一样,瞪眼在那放嘴炮,打着人权的幌子胡说八道。人家香港的这个搞人权、搞民权、搞民运的人,人家是做得多,说得少。我们从大陆出来的很多人真的是放横炮的多。口头主义多,口号主义多,出了一堆概念主义多。全人类的所有的词儿都快用完了,几乎没别人机会了,剩下的都是胡编乱造了。

你看人家香港每年的六四,你看人家香港对争取民权、人权,对自己的尊严的保护。人家喊的口号就那三、四个,咱们海外组织上万个,搞了二十八年,六四的时候搞个纪念活动才去几百个人。所以说对不起了,我真不知道这海外什么改革党、暴力党、什么什么…天天抓特务,天天抓内鬼,咱们这反盗国贼还没开始呢,海外的人就掐成一锅粥了。还反什么盗国贼,自己就把自己咬死了,互相掐死了。

我们现在面对的很多人,(如果)就这些人要是回到国内去,要管理中国人民。那中国人民绝对不是回到石器时代了,回到原始时代去了,连衣服都不能穿了。看看所有这些拙劣的、丑劣的行为,滕彪律师,人权律师,打出反共反极权反独裁,就你这比独裁都坏。你反独裁呢,那独裁说你滕彪乱伦你母亲了,乱伦你女儿了,你什么感觉啊,你能拿证据吗?

郑介甫和谢建生先生这两个流氓通缉犯,竟然和『博讯』的韦屎和西诺在自由的土地上瞪眼说瞎话,连起码的常识都能看出来,过去两三年和这次说的话,有一点儿能对得上的吗?拿出一个字了吗?没有。这点儿功力,这点儿正义的判断的能力都没有,还要给十四亿人民未来,给十四亿人民安全。

我说实在话,我看到了很多所谓的大佬们,我宁可让盗国贼再统治我一千年,我都不会让你去管我。盗国贼统治我呀,我还有点儿机会,你们要是统治我,我估计我连今天爆料的机会都没有了。你看看滕彪还有这个郑介甫、谢建生、韦屎、屎诺、癞蛤蟆李、胡舒立这些动作,我们海外的这些弱势的、被残害的这些老百姓,谁有能力能把你们这些人的谎言戳穿啊?

郭文贵今天就是一个试金石,就是一个照妖镜,我已经照出了所有的海外的这些人,我们未来能走多远。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能照出来所有的海外(这些人)到底能干什么。谁是什么人,谁想干什么。一个小小的五毛,到了外面的“蓝金黄”计划,然后就是有一点点骗子性的许诺,就把我们打的稀里哗啦。

现在海外就是夏痔疮、张痔疮、韦屎、屎诺、癞蛤蟆李、胡舒狸、郑介甫、谢建生、梁冠军,就这样的人大肆嚣张,滕彪还都打着人权律师,还打着人权。我说实在话,我最近几个月的感受啊,昨天我跟一个美国的律师说:我非常地庆幸,中国从六四以来到现在,没让这些搞民权、人权,滕彪这样的人来染指中国的政治,他们的染指将是中华民族的灾难和悲哀。

咱们任何一个有点良心的都要去听一听去,看一看去。有些人就甭说是管一个镇一个乡了,连个村你都管不了。癞蛤蟆李这些人能在这个自由世界里,跟有着让自己所谓骄傲的那些什么『清华』、『北大』的那些教授们混在一起。像那个什么神棍石涛,那个屎涛,这样的人有几十万的订阅量,还没有人敢对他提出任何的反驳和指正。

就这一堆人混在一起几十年,骗着海外的老百姓,一次次这样,那样的,变口号的募捐,变了口号的所谓革命,变了口号的所谓的民主。各走各的路,各唱各的戏,各搞各的名,各有各的私心。怎么可能给我们十四亿人民带来正义、公平,更不要提人权、法治了。谁守法了?滕彪先生他连乱伦这词儿他都能说得出来。他守法吗?他还叫律师?

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但从他说出这个话开始起,我认为他在国内遭受什么样的罪,都是应该的。他要是在中东国家,在非洲国家,他早被挂在石头上面给他鞭尸了。他能活着出来,说明中国还没那么夸张。

现在那个石涛,瞪眼说瞎话,我真纳闷,怎么会有人看屎涛这种节目呢?而且还经常看,还有人看『博讯』的节目呢。所有的放出来的造谣文贵的信息就两个地方,第一就是所谓的专案组成立一个叫“扫地僧”,还有一个叫“NPMG”,就是情报部。然后再出来就是屎诺的假王雁平、假于勇,癞蛤蟆李、屎诺,一个个我们的假员工出来。就这两个口,谁都知道,『博讯』屎诺这些人是拿着国家的钱,是跟盗国贼合作,散布百分之百的谣言。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47 – 1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gogogo4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