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與評論:Shirley

正在訪問華盛頓的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指出,一個獨立小組建議的“關於提高世衛組織的獨立性和權威性,以便他們有明確的權力調查具有大流行威脅的病原體,並公布關於這些潛在爆發的信息,無需事先得到各國政府的批準就能立即采取行動,”是非常重要的。

由利比裏亞前總統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和新西蘭前總理克拉克(Helen Clark)領導的獨立小組發現,世界衛生組織對2019年12月在中國武漢爆發的疫情的早期反應“缺乏緊迫性”,認為這種已造成至少330萬人死亡並損害了全球經濟大流行病,本來是可以預防的。

澳洲總理莫裏森(scott morrison)於去年4月也曾敦促賦予世衛組織更多的權力,即允許國際衛生官員未經邀請便進入某個國家調查疾病爆發的源頭,類似武器檢查員的權力,以應對未來的疫情爆發。

前往中共國參與世衛組織調查病毒起源的小組成員,共有14位。澳洲的唯一小組成員,傳染病專家多德懷爾(Dominic Dwyer)曾表示,中國政府拒絕提交所擁有的數據。

眾所周知,疫情爆發最初幾天的原始數據至關重要。況且中共提供的174個早期病例中,只有一半接觸過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怎麽能確定疫情始發於海鮮市場呢?
這次能夠抵達中共國參與調查病毒起源的世衛組織成員,都是經過中共同意的。話句話說,這些人都是對中共比較友好的,且有相當部分是被中共“藍金黃”過的。那麽他們寫出的報告,怎麽會是沒有受到中共國的幹預?

不僅調查人員的挑選需要中共國的同意,而且在他們到達以後,所有的行程,包括翻譯以及見到的人員都由中共國安排,調查人員也被禁止與普通民眾見面。簡言之,世衛的調查就是中共安排的一場戲,調查人員見到的所有人都是演員。
試想一下,如果世衛組織的調查人員不需中共國的允許,以最快的速度進入武漢、並進行自主的檢查,那麽現在的大流行還會發生嗎?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審稿:Gradient Boost
新聞參考鏈接:

The Australian

SBS News

Yahoo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