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你们看到了,我八弟的死是真实的,我准备了28年他们也是认可的。未来你们会看到六四的事情他们也有结论,我有没有捐款。我准备了28年是不是真的,我有追求对国家的民主法治自由,是不是早有的准备?是不是真的你们也会看到! 你们也会看到郭文贵任何情况下没有跪下来过 没有弯过腰。我郭文贵这么多 我可以拍着良心说,没做过一件对不起朋友,我没有占国任何便宜,我没有坑害过任何人,我没有通过政府任何手段,获得非法利益。我没有和任何官员之间所谓官商勾结,获得任何财富。我也不是所谓安全部的特务,我是被绑架的控制企业家,中国所有企业家都是做命运,我们都得是小姐。 哪个不是谁敢举手?同时也可以证明,文贵的八个月的爆料,没说假话!——郭文贵2017年9月4日
我们想灭共不是说,那2017年1月26号开始,没有三十年的积累、没有清丰看守所的积累、没有八弟那条命、没有八九六四我参与了这场运动,你不可能说出有那么有层次、那么深奥、这么牛叉的、这么有水平的话,凡是没理解保命、保财、报仇的人,他一定不是真正的灭共的。——郭文贵2021年1月26日

封面图文:30年郭文贵的梦想就是要为弟弟、六四无辜惨死的学生、刚刚被气死的母亲,还有香港孩子等所有被害死的人,完成上天使命来灭共。郭文贵2020年8月29日

CCP共产党要把它变成一个教,我们称之为 “邪教” ,这才是危险的。我说你们看到的中国领导人,那全都是鬼的附身,魔鬼的附身,他回家以后他撕开脸上的皮,背后都是骷髅。比魔鬼还狰狞。我说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我是在跟你形容。我说我不跟你开半点儿玩笑。 

    你美国人看不清楚这一点,还有西方人,他不仅会盗走你们的财富,盗走你的工作,他最重要的是盗走你的信仰和盗走你的宗教。更要盗走你的未来。我说不是开玩笑。共产党说不吃你孩子,他能把孩子当肉给炖了吃了。再者他会让你孩子根本长不大,他让你的孩子会吃了孩子,和你的孩子根本就不会长成成人。这不是吓唬你的。 

    我说如果共产党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到了你们西方来,要成功了,那人类就真的到了地狱了。太阳不会再升起。人类将真的没太阳,已经被黑暗遮住了。 

    我昨天跟其中一个朋友,日本的一位老朋友,老人家。谈到了最近中日的关系。谈到了······这很敏感,有些中日的话我不能说,不能说。我跟这位日本朋友说,我说老人家,当年跟你在长安街上,跟你坐着车,去长安俱乐部去吃饭,前边是你的女朋友。这个小女孩是中国打高尔夫的,这个女孩子。我说她帮我给你翻译啊。走到天安门那块的时候你问我,你每次走到天安门的时候你有什么感受。我说我告诉你,我过去曾经经常往毛主席像那给他敬礼。后来我读了书,我发现他太了不起了,如何如何。我还在85年结婚那一年,带我太太参观了毛主席纪念堂,还排了队。后来我到了国外,读书越来越多,我再也没给他敬礼,我再也没去过纪念堂。 

    后来发生了八九六四,您知道我被关了两年。这个地方对我来讲就是时刻警醒我:这个地方会用坦克会用枪杀他的同胞,杀他的儿女,然后把他们全部烧掉而永不成人。而且这个地方我告诉你个事情,很多人不知道当时在地铁站的军事设施里还有所谓的国防地下工程里藏有多少的军人,这些人根本没有出来, 一旦要出来我说死的人就不是那上万了 。 

    所以我告诉你老人家,这是一个魔鬼控制的城市。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这话你以后就不要乱说了 ,注意你的安全和你家人的安全 ,如果再说的话提前告诉我 ,我在日本提前准备个房子叫你别回来了,说完还笑 。那天我们吃了很多大闸蟹,他老人家一个人吃了八个,八个 大闸蟹,我的娘呀  !你说那么大岁数了 ,还有那么年轻的女朋友 ,70多岁了还有了一个儿子。 

    我昨天跟他聊天, 他就跟我说日本怎么看待这次中日友好,他刚刚见了一个美国退休的官员和一个金融的到日本的访问团。他告诉我说,日本从来没有像现在 这么警惕中共过 ,日本从来没有像现在感觉到这个世界真的正在战争中 ,这场战争是立体的意识形态的超限战 ,他说日本从来没有像现在感觉到共产党真的是疯狂! 是魔鬼 !他无法想象这个新疆事件是真的 ,他无法想象现在中国竟然是一切都听党的! 

    一切都是党的 !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还在中国大肆宣传 ,到处都是这个追捧、恐惧!还有这种虚假经济 ,可以说整个香港是当年他一生的最爱 ,他每年到香港去花 3亿到5亿,我说这是八几年到九几年的,花几亿给自己的情人家人买礼物买古董, 他最爱香港 ,也投资巨大资金在中国 ,给我支持很大 。 

    他说他现在到香港去见到每个人都恐惧 ,他见了香港很多富豪 ,一谈到中国共产党的时候他们马上就吓得摆手说:不要说不要说 ,不要谈这个话题 ,每个人都看着屋子看天花板东看看西看看 ,好像每个地方都是监听器 。他说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他说现在就连香港和大陆的过去的朋友到日本来,说话都是欲言又止,战战兢兢  !看我说着说着就出汗了,激动啊  ! 

    战友们,昨晚我和他聊天聊得很兴奋很兴奋  !老人家说:现在你那深夜,你快睡吧!你多喝点水。但我们还是很兴奋继续聊。昨天跟那么多与王岐山有接触的朋友聊完天又和他这老人家聊,他的女儿 讲流利的中文,是日本最有钱人家中讲中文讲得最好的 ,在中国呆过多年, 他女儿也以其他身份参加了这个新加坡的论坛,并私下见了很多人。 

    他女儿告诉他,说中国一定会在很快的时间内有重大的政治动荡或者重大的政治革命! 而且告诉他说,他们老叫我:郭桑,郭桑,不是李小牧桑啊!李小牧桑现在日本可出名了 , 

    我说你想尽办法支持支持我们李小牧桑,李小牧桑你要支持他我会万分感激你,让我们一华人要在东京当选我将万分感激啊,他真可能要出手,李小牧桑真有可能选举上。原来他真不知道,头几次跟我说了以后,最近他明白了,在了解他。叫郭桑,他说你原来跟我们说的这些事情啊,我们也都信都有感觉,但没有像现在那么深感觉过。美国中期选举完,我们俩交流了观点,他说看到王岐山一系列的举动,看到中国现在示弱,要在G20和川普做一个交易,以及他们所了解美国人对中期选举后,他们的朋友和美国公司,他们家在那个华盛顿旁边有一个最大的房子,大家可以上网查一查,我不说名字了,是一个最大的房子,就在华盛顿的白宫旁边,是用日本的一个名字,大家一查都能查得出来,他其中的一个家族之一,在那块把那房子买了,把那房子买了以后是一个大院子,作为日本和美国交流协会的,现在在卖,快要卖了一年多了,是最大的房子之一吧,很漂亮! 

    他说他们马上跟美国的有些人接触,他说白宫乱得一塌糊涂,乱透了!这个中期选举他认为共和党输得很惨,川普总统也输得很惨,他认为。最重要他说他了解到美国上层都很清楚,所有的媒体都被共产党CCP几乎是百分之百都通过各种方式影响了,他说共产党太厉害了,他说就是我们日本到今天,每天都惊讶得掉下巴的感觉,共产党这方面统战的力量太大了,太厉害了!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然了他也感到害怕,这是真实的,这是真相,这绝对是真相。

2019年1月12日

我到今天最重要的事是我父母在我十二、三歲就放開了我,沒教我怎麼做。我要都聽我爹我娘的,那我到不了今天。我最感動的是,我過早的離開了共產黨的魔鬼之地,洗腦之地,就是學校。然後上天又把我送到最好的教育的地方…監獄。在監獄里又讓我遇到了六四被抓的這些難得的都是,宗教人士,教育人士,博士,教授,六四這個積極人士。一個不滿18歲的孩子,告訴了我宗教信仰,民主,什麼叫民主?就是絕大多數人民作出的決定和選擇,那才叫民主。你想我在監獄里上過了這一課,我感謝上天。

2019年5月25日

大家千萬不要忘了,最近談到“六四”非常多,又接近六四的時候。我跟美國、歐洲的很多官員和朋友聊天,包括班農先生,現在到每個國家都要面臨一個問題。在過去的70年,沒有一個重大的運動和組織,真正提出來要消滅共產黨,滅掉共產黨的。包括六四的時候也不是,沒有人提出來消滅共產黨,是讓共產黨解決腐敗問題,給中國有民主自由。最後還要談判,六四不

是以消滅共產黨為目的的。後來的法輪功提出過模糊的概念,後來根本不提了,就是反江了。 

    我們爆料革命,是唯一在中國70年歷史–70年來,提出了郭七條、郭九條。郭九條非常清楚,中國實行聯邦制,西藏、新疆、香港、台灣、廣東,真正的獨立自治,真正的獨立自治。而且要實現真正的法律和國際監管的規則情況下,讓中國良好地運行。 

    最近我見很多人,怎樣讓中國共產黨被消滅後,這幾個瘋狂的極端分子被消滅以後,讓中國在可控制範圍之內?中國該做什麼?可以這麼說,西方已經做好了共產黨被滅掉的準備。大家一點都不用懷疑這個問題,只是用什麼方式,只是什麼時間。G20川普總統上當了,我說這個時間延後不會超過兩年,一樣被滅,我們會把他滅了。如果川普總統果敢的做出了百分之百的最正確的決定,長則一年,短則6個月,共產黨解體。也沒有懷疑的,沒有任何空間給他們餘地的。 

    文貴可能要提前一年隱居山林了,我也不釣魚,我也不殺生,偶爾就約戰友們喝喝酒了。所以說戰友們,現在過去的一個月,我看到的我經歷的事情,我特別的希望,特別的希望,能和戰友們分享。真的每一天就有很多次的激動,和歷史性人物,和歷史性事件的發生。最近兩三天完成以後,我是倒那就睡呀,這倒下來自然睡,睡醒以後的感覺是真好,腦子清楚,而且就覺得有無窮無盡的戰鬥力。 

    我現在滿腦子就想,怎麼讓中國的老百姓,怎麼讓中國的私人企業家少一點迫害;怎麼能讓被冤枉關押的那些中共內部的黨員們,和那些被迫害的家庭和那些被搶走的財富,怎麼解決他們的問題;怎麼能讓香港的反遣法,在讓世界看到中共的威脅的同時,讓香港人少一點迫害;怎麼能讓台灣不成為他們瘋狂的最後的犧牲品,怎麼能讓台灣這次選舉,成為有利於台灣實現長久獨立、自由的一個生存政治模式。

2020年1月29日

我2017年开始爆料,2016年年底,三年。现在是三年年头零几天,我们要三年灭共。我在一年前,去年的『六四』,在华盛顿,和班农先生,斯伯丁将军等。还有火鸡龚这些人,在现场还有那叫什么周孝正,还有他女儿;还有杨建利先生和他夫人,比尔格茨,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的几个大咖记者。

我敲敲杯子,我发言,我说“从今天起,我正式宣布,这是共产党最后一个国庆节。中国人最后一次为“六四” 的英雄默哀祈祷,2020年将是第一个没有共产党的一个新中国的诞生。6月4号将成为中国的国家日,国庆节。不再是国家的国难日。”

然后,我说完以后,所有人都觉得我神经病似的,都这么看着我。旁边摆着我花几万美元弄的晚餐,最好吃的肉,在白宫边上,喝着酒。半天没人说话,我说你们都不信吗?然后,大家给我鼓掌。稀稀拉拉的掌声让我心疼、心碎,但是让我更加有希望。

当年我说潘多拉的盒子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潘多拉盒子说什么;我说南普陀会议的时候,没人知道是什么。

大家记住,当你们了解到,过两天上海休市,深圳休市,香港休市;港币、人民币停止交易,新疆或其他地方出现大量的疫情死亡的时候。你们就明白潘多拉盒子什么意思,你们就知道为什么我要说2020年是第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的诞生年!

你们会知道,文贵所说的乘上天之使命,替天行正道,为民请公义啊!正道主义!

2020年2月8日

三年前我爆料的时候,我说要三年内灭共,包括去年六四之前,我在华盛顿,班农先生、比尔格兹先生,还有火鸡龚,还有这个什么周孝正的……周孝正,还有他女儿,他那是女儿啥不知道啊,杨建利先生、杨建利夫人、韩连潮先生,华盛顿记者、纽约时报记者,都是最牛的,还有Spalding将军,还有,还有谁……我们一起,我在说,我说。第一次我说出来,我说:“(2019年)这是最后一个,中国六四天安门英雄事件的纪念日。2020年,就是中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新的国庆日。”当然我很伤心,没有人反应。半天才是,“啊哈哈”,稀稀拉拉的掌声,每一掌都拍在我心窝子里让我难受。没有人相信我真的觉得共产党灭。

我那不是胡扯的。我是在2019年四月份的时候,我在直播中就告诉大家:共产党一定会制造灾难!这就像当年国共大战一样,共产党就希望国民党和日本大战。抗日当中,死掉一百万国民党军,老百姓死了多少大家知道么?就像赢了国民党以后,利用日本人把国民党灭了。国民党也完了,日本也走了,最后共产党来享受江山。最后共产党在参与北朝鲜的无守卫战争,把百万大军送到北朝鲜利用美国人杀掉了所有国民党投诚共产党的人,这是真正的北朝鲜战争的本质。而且间接想培养一个皇太子出来,结果皇太子让他给灭了,用了一碗“鸡蛋炒饭”给死,“西红柿炒蛋”,“炒米饭”给弄死那儿了。百万千万人死亡,在共产党的历史上它在乎么?刚刚执政才不到一二十年,就搞了一个1960年,一个庚子年的叫“三年难过的日子”,大饥荒几千万人死亡,历历在目啊!那是共产党的绝对是它的人灾啊!那是它干的。

但是到武汉这个事件,谁干的?它为啥干这个事儿?可能是我们爆料革命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也是共产党未来在这儿最要较劲的问题!武汉实验室最后得出结论——这是人工合成。这是无容置疑的,我可以拿我的生命保证,绝对人工合成!

2020年8月29日

30年郭先生的梦想就是要为弟弟、六四无辜惨死的学生、刚刚被气死的母亲,还有香港孩子等所有被害死的人,完成上天使命来灭共。

2021年1月26日 

现在多了一样,跟4年前相比,4年前我在伦敦现在我在纽约。4年前,我还可以跟我母亲视频,现在我母亲已经照片挂在了墙上,我每天给我一个逝去的母亲,来上香,这是不一样的。

4年前,我上视频前,我真的和我全家和我父母和家人都进行了个视频。这个因为我知道走了这条路将永无回头之日,只有赢,否则就是死亡,只有两条路:死亡和赢。包括我女儿回来以后,当时没,谁也没把握能把我女儿和把我我太太救回来。我当时也想过,这是一条绝对的,要么输要么赢的,绝对的没有第三项选择的路。只要我坐在镜头前结果就已经决定了。因为它随时可以把我女儿把家人再带回去嘛。

当时我就是一个选择,要不要爆、爆不爆,真说实在话不是家人能决定的,它是一个三十年前的恩怨,4年前是二十七年前的恩怨,是我弟弟的生命、还有当年六四的情结、还有从小到大成长,一直以来从模糊到清楚,我要做的事情——灭掉共产党。

2015年到2017年我有太多选择、我有太多考验,包括到2017年1月26号之前,我也可以有很多很多选择,这条路选择说实在话没有任何人包括我太太、我儿子、我女儿、我全家人是没有一个到现在,认为我做的是对的。七哥的痛苦是不能言语的,因为最受伤害者就是你七嫂和全部家人,还有我的同事,没有,我生命中、生活中,没有任何人能真正地内心里边支持我、理解我2017年1月26号的这个行动,对任何人来讲他们认为这都是愚蠢的、不可思议的,包括我的合作基金、合作伙伴,只有我知道,这是我必须要走的路,这是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2021年1月17日

(郭先生看留言)头一次听见对六四深刻反思,是的,非常要反思,非常要反思。我就是一个最重要的,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和看到那里边被关押死亡。我从来没给家人谈过这个问题,我到现在都很纳闷,为啥我家人从来不问我在里面我受了什么罪。我家人也从来不去听我在里边的事情,不敢面对家人啊。所以说有时候人是很孤独的,就是七哥受过这么大的罪,九死一生。没有你最亲的人跟你自己家人来问你这事情。当然了,你也不能到处吆喝去。所以说这就是人呐,当你干一件事的时候,你在乎别人的看法或者说你要在乎什么回报的时候,你一定会失望的,一定会失望的。

(郭先生看留言)黄四郎战友,躺枪王,唯快不破,拆墙建筑师。爆料革命闫丽梦博士一定会获得诺贝尔奖,坚决不要!如果闫博士她要了诺贝尔和平奖的话,我永远我不会再提她一个字儿。爆料革命这个事业上,灭共事业上,任何人主要是想去要个名啊,要不利呀,这个什么狗屁诺贝尔奖,那简直是太low了,太low了。所以当我看到什么大师啊,讲了半天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呀,在乎自己所谓的荣誉呀,那都是扯,这样的人你根本不用搭理他。一个狗屁你要了你说那个诺贝尔和平奖,你死的时候烧你的时候多烧俩小时?还挺疼的呢,多烧俩小时,有什么意义呀,当饭吃,你能卖了他吗?

2021年1月21日

共产党它绝对搞错了,它了解了解郭文贵的历史,如果我刚才举例大家战友觉得还不过瘾的话,七哥一旦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我一想想清丰看守所、一想想我死去的八弟、我一想想清丰看守所吃掉了一个被子的棉花、一想想在清丰看守所当着我面被枪毙的那60个民主英雄,七哥浑身都是力量。

那今天我们达到的目的和生活环境和物理条件和遇到的挑战,和清丰看守所一比,那我就是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共产党你跟我玩心理战,你差太远了。你们这些狗R的东西,你们在中南坑,还有天天喝茅台、喝酒搞双修、身体空了、精神空了、自己骗自己,你肾不行了、你心不行了、你脑子也不行了,你跟我PK啥呀?如果你们共产党的人都在清丰看守所受过那种罪,见过那60个人被枪毙,能创造这样的企业、能经历过这样的起伏,你才有资格跟我斗!现在放眼看过去,中南坑无一人有资格跟我较量,离开中南坑要单对单,你真的吃郭文贵的痔疮你都不配。

战友们想想是不是?七哥吹牛了吗?七哥说的实在不?2017年我爆料的时候很多人说:“文贵,你这个爆料,那你没那么容易灭共,那你可能是3年5年10年”,战友们我说当时记得我说过的吗,我说:“郭文贵的年龄,我等它10年,我得把共产党等死你”。

我用过去的三年已经证明了我把共产党变成了世界上人类大屠杀、种族灭绝罪、过街的老鼠、非法的政权,还让世界知道你打开了你的潘多拉盒子——冠状病毒,威胁全人类。我三年都把你弄这样了,那再有三年我能把你弄啥样?你还能再控制一次美国总统选举?你还能在全世界再搞一次病毒?这两天还有个好消息,估计病毒会在未来的几个月逐渐消减,新病毒的释放可能会暂缓,这是大家全人类都幸福的好消息。因为共产党这个时候要让全世界看到,共产党要把病毒转移到美国和欧洲,然后共产党要提供全世界老中医的角色,继续把脉,帮你解决,卖疫苗,搞疫苗经济。所以新病毒它就少搞了,这是一个好消息啊。你放心,共产党一定这么走的,一定这么走,一定会的。

2021年1月26日

我们想灭共不是说,那2017年1月26号开始,没有三十年的积累、没有清丰看守所的积累、没有八弟那条命、没有八九六四我参与了这场运动,你不可能说出有那么有层次、那么深奥、这么牛叉的、这么有水平的话,凡是没理解保命、保财、报仇的人,他一定不是真正的灭共的。

2021年3月14日

最关键的就是89年5月26号-1991年3月几号出来,这是人生一切的改变,没有人能懂的,一个人在看守所,小偷小摸强奸犯、杀人犯,没有高级知识分子,89年5月底秘密抓捕的一些上街抗议游行的人士和宗教人士,在外面你都很难把这些大专院校的教授、宗教人士关到一个房间,就是这些人让郭先生了解了宗教、信仰、民主、历史、法治、人文,这一切你很难想象看守所里押了那么多看守所,当时山东、河南、河北,保定、天津、北京七八个,山东好几个、还有安徽的,所谓宗教、教育界人士都被抓进去了。任何人谈六四,说天安门都想吐,最多的都是提前被抓的和六四之后秋后算账的,太多被消失了,吃六四血馒头的都要进监狱,郭先生从没看见任何一个人被共产党抓会有一个最后跪下来的,郭先生有时候都怀疑,新中国联邦人有多少能像他们一样,视死如归,中国人必须觉醒,一定要干掉共产党,从来没有改变过,那里面的宗教人士还有练气功的,天天教郭先生,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课,当时是在死刑犯,没想过会出来,最后真的会出来。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45 – 1

郭爆料串珠(245-1/2)郭文贵的“六四”情结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