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你们看到了,我八弟的死是真实的,我准备了28年他们也是认可的。未来你们会看到六四的事情他们也有结论,我有没有捐款。我准备了28年是不是真的,我有追求对国家的民主法治自由,是不是早有的准备?是不是真的你们也会看到! 你们也会看到郭文贵任何情况下没有跪下来过 没有弯过腰。我郭文贵这么多 我可以拍着良心说,没做过一件对不起朋友,我没有占国任何便宜,我没有坑害过任何人,我没有通过政府任何手段,获得非法利益。我没有和任何官员之间所谓官商勾结,获得任何财富。我也不是所谓安全部的特务,我是被绑架的控制企业家,中国所有企业家都是做命运,我们都得是小姐。 哪个不是谁敢举手?同时也可以证明,文贵的八个月的爆料,没说假话!——郭文贵2017年9月4日
我们想灭共不是说,那2017年1月26号开始,没有三十年的积累、没有清丰看守所的积累、没有八弟那条命、没有八九六四我参与了这场运动,你不可能说出有那么有层次、那么深奥、这么牛叉的、这么有水平的话,凡是没理解保命、保财、报仇的人,他一定不是真正的灭共的。——郭文贵2021年1月26日

封面图文:30年郭文贵的梦想就是要为弟弟、六四无辜惨死的学生、刚刚被气死的母亲,还有香港孩子等所有被害死的人,完成上天使命来灭共。郭文贵2020年8月29日

2017年4月28日
从昨天到现在,我发了好几个有关这十几个小时发生的一些事件,刚才我在推特也已经讲了。我们的敌人也是盗国贼们,他们抓紧疯狂的对我进行各种攻势、造谣、污蔑。昨天晚上,非常感谢他们将我当时在河南濮阳中原油田,当时是1991年的时候,这个判决书当时不给我,怕我拿出去,他们公告了我看到了。当然感慨万千,心里很难受。

大家想一想,当时事实上我才20岁,而且那时候我的儿子大概是4岁多一点,我女儿才1岁多一点。所以说我太太呢,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我弟弟又死了,我家里经济那种情况,钱被他们全部搜走了,连汽车带摩托车和物品全部搜走。而且,那是两个喝醉酒的警察替他所谓战友来干这种事情,这简直是疯狂的;就有关这段事件我会在未来节目中详情再说。

特别要澄清的事,那个时候我们为『六四』捐款的朋友太多了!我们是在刚开始发生的时候,我是从哈尔滨开着车一路上从四月底到北京,当时我们车上还有一位军队的老领导,还有几个哈尔滨过去文革的主任、造反主任、造反头跟我们坐一个车上,跟我们讲革命历史,讲到文化大革命。
一路上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在沉阳啊、在锦州啊,包括在沟帮子吃烧鸡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冲突,都是支持学生的,在议论当中发生冲突,后来到了北京。然后,我们又从北京开车先到了河南郑州,然后到了濮阳。后来就发生了我弟弟的事情。这时很多人捐钱,那个时候的情景简直太让人激动了,就像在昨天一样。但是,这些人没有任何人今天所说把这当成一个功劳、当成一个炫耀的东西,我觉得没有人这么去做去,大家认为做的是本份内的事情。

今天因为我这个身份偶然谈起、引起大家的关注,对此非常理解。但是我希望你们明白,这件事情他证明不了文贵的任何事情,也证明不了我伟大、证明不了我龌龊,也证明不了我是骗子、或是流氓、还是政治家,没用!跟我现在的爆料没关系。我还是想说那句话,今天文贵是流氓、是骗子、是土匪,如果就是的话,跟我今天的爆料也没关系,跟他们是不是盗国贼,是不是坑害了老百姓,是不是他们贪污腐败,是不是以银行贷款扶持这种大型的寡头企业来偷取国家的财富、偷取老百姓辛辛苦苦存的钱,这是另外的一回事;我想再次声明。

2017年5月3日
他们到了大连以后呢,在当地公安的安排下住下来。是前天的晚上,然后是咱们昨天晚上的时间办理了手续,把我的四哥和六哥给接出来了。接出来之后本来是要Skype,后来呢我实在是控制不住,我说妳不要Skype。因为我看了照片,这两个哥哥已经都变形了,非常地痛苦。而且两个人呢,特别是我六哥的抑郁症,极度地深度的抑郁症,多年了,身体非常不好,精神是非常不正常。但是呢,我还跟他开玩笑说:当年,89年我被关在河南濮阳清丰的时候,曾经关来壹个特别有意思的人,而且特别抗打,他是当年上海导报的壹个人跑到河南被抓了,因为【六四】的事情。被打得最厉害,每次回来都说:列宁曾经说过,没有进过监狱的人不是壹个完整的人。我说这回妳俩都完整两次了,以后家里挣钱的事交给妳们啦。当然了,这种完整谁也不需要。我希望所有的中国同胞们不要用这种方式完整自己,真的是太痛苦、太悲惨了。这是中国那个地方这种看守所、监狱啊,根本不是完整人,基本上是扼杀人,就是不让妳死也给妳留不了半条命了。特别是像我呆过那么长时间,进去过几次的人,我是有说话权力,感同身受的啊。这个词,现在记下来了,感同身受的啊。

2017年6月3日
那么我今天首先要给大家谈谈,说一下关于明天的日子64。大家听到刚才音乐了,我都不敢再听下去,再听下去就受不了了。我这个人多愁善感,天真,多愁善感是我最大的弱点吧。《相思小蚂蚁》当时是我八弟和我妻子最爱听的音乐。我八弟在8964被警察打死,虽然不是为64死,但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在64的头一天,我坐这里和大家推友们分享当时音乐的时候,感慨万千。这个《相思小蚂蚁》本来可以跟我的弟弟和我的妻子和我一直延续到和伴随着我们的生命。我的弟弟也应该有他的家庭,也应该有他的孩子。但是就在他差还有几个月满18岁的时候,就被这种非法的黑警察给打死了。
不但打死了,到医院里还不给他治疗。这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和体制,能让警察这么多年来到今天还是这么的嚣张。我用鲜血记住了64的这个日子,我用我这22个月失去的自由记住了这个日子。1989年的4月份,我从北京到黑龙江,从黑龙江开着车沿路辽宁沉阳回到北京。从北京跨河北回到河南,沿路直上,那记忆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开车旅行。而且在我的车上,有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哈尔滨的造反派的头。文革主任,还有当年哈尔滨很有名的几个老同志老领导。到了沉阳见了几个军队的同志,到后来到了北京红旗村炮兵部的大院,跟很多军队领导在一起。提前听到了这些老革命对事情的判断。今天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历历在目,感慨万千。我就不想多说了,因为最近几天得到了多个老领导的劝告,没有警告,人家都是也很客气,很坚定的说,但是希望文贵不要在64这个日子说太多关于64的事情。同时要相向而行,不要说太多,但是我还是,本来我觉得。
本来我想说的,但是考虑到各个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说的多了,我郭文贵不能撒谎,撒谎就自己笑了。因为我每天跟这些谎言家在一起,有时候想尝试撒谎的时候,说着自己都笑了,所以我也撒不了。那我说真话呢?那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也有很多人不高兴。可能是很多推友们也会表示不高兴。从1989的4月到1989的6月4号,然后到今天28年过去了。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我跟很多朋友聊起64的时候,我都去问他们,我说8964,你做了什么?包括当时因为64跑出来的很多民运领袖,我说你做过什么?他们就讲述,然后我说从那一天到现在,你又做了什么?所有的人跟我讲64的时候,我说你讲完了,那是一个历史。你告诉我,你现在能为他们做什么?而且我跟很多朋友说,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一个中华儿女,你都不应该忘记,但更重要的事情,你不应该用这些英雄们的鲜血来铸就你的名声。躺在这些英雄的尸体上和鲜血上,让你今天变得有名,也就所谓的纪念。我相信那些英雄们,什么样的回顾历史都是对这些英雄们的不尊重。也会让他们失望。甚至有些人在评价64,评价64,本来对64就是个侮辱。64不需要评价,64没有任何人可以评价,包括我们的政府官员。
这就是我对64的意见。如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说你能为他们做什么?你又为他们做了什么?这些英雄们和64和这个国家为此付出代价的一切,需要的是行动,需要的是传承,这就是文贵对64所有的感想。接下来我想说一下,就是6月1号我做了直播视频以后,有一些推友,还是极少部分推友说我被诏安了,可能被诏安了。说这个话的一定不是推友,也绝大多数是五毛,在64前夕,最近的两周,我一再说过,现在五毛和七毛在某省,几个点上专门的接受了专业的培训。就是对付郭文贵的。全国的网警第一个屏蔽的就是郭文贵和有关的字和有关的信息。五毛已经转换了战略,从过去的直接骂和侮辱已经变成了和我相向而行。⋯⋯
就像很多国外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你们那么多人对64这么多纪念活动?这么多年他们做了什么?我说这是我一直以来要问的问题。我们用纪念当英雄父皇?我们用纪念喊几声嗓子,拉几条横幅,点点烛光,我们就成了真正他们的传承者吗?这位孩子对待自己的父亲都如此的自私,他还能对别人?文贵今天坐在这里,我是拿着我全家人的生命和自由和全部员工的未来和自由。我年迈的父母身体健康和生死和文贵千亿的财富和随时面对的生命危险。任何有良知的人在怀疑文贵,追求郭七条的的这种决心和勇气,当然是别有用心,要扪心自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任何评价别人的时候,或者批评别人的时候,先问问自己,自己做了什么?自己能做什么?⋯⋯
最后,我再次的希望我们的64的家属们,在这一刻不要流眼泪不要痛苦,因为世界上没有向你们活着的人当中,还拥有家里这样的英雄,这应该高兴。因为没有多少人家里有这样的英雄。我们的家人里面拥有的是大幅翩翩的贪官和嘴巴上的巨人和行动上侏儒的人。凡是那一天的英雄都会被铭记,都会被尊重,而且我相信会被传承。
文贵在此衷心的表示崇敬。64是郭文贵人生转折点,永远不会忘记。郭文贵没做任何事情,做的那点小事,现在想起来都不配说。但是文贵会把这个爆料行动郭七条走下去。等到三年时,希望你们给文贵一个评价。衷心的希望所有的推友们在此时此刻和文贵闭上眼睛想上几分钟纪念那些英雄们。

2017年9月4日
我本计划就是2017年开始,但是不幸的是2014年他们就开始对我的围剿和追杀,我忍来忍去,忍到了2017年用了这种方式 来追求我想要的。从我和刘彦平书记的讲话当中,我想说第7条,你们看到了,我八弟的死是真实的,我准备了28年他们也是认可的。未来你们会看到六四的事情他们也有结论,我有没有捐款。我准备了28年是不是真的,我有追求对国家的民主法治自由,是不是早有的准备?是不是真的你们也会看到! 你们也会看到郭文贵任何情况下没有跪下来过 没有弯过腰。我郭文贵这么多 我可以拍着良心说,没做过一件对不起朋友,我没有占国任何便宜,我没有坑害过任何人,我没有通过政府任何手段,获得非法利益。我没有和任何官员之间所谓官商勾结,获得任何财富。我也不是所谓安全部的特务,我是被绑架的控制企业家,中国所有企业家都是做命运,我们都得是小姐。 哪个不是谁敢举手?同时也可以证明,文贵的八个月的爆料,没说假话!

2017年9月10日
10点28分钟时我的一个朋友急匆匆地跟我发信息,因为我说今天谈马云。我这个朋友是一个很好的老兄,在这几个月的爆料中给我提供了很多帮助,是非常好的一个人。他也是六四的其中一份子,这些年他默默地帮了很多人,尽管很穷,他帮了刘晓波的家人,这点我很尊重。因为有钱人太多了,干过什么善事啊?有钱的时候没人想着穷人。那有人说,郭文贵要不是他有事又怎么会想到他们呢?那你就错了,郭文贵从来没想过要当有钱人。我所积累的财富就是为了今天。你不了解郭文贵,咱们慢慢往下看。本来今天想讲马云先生很多事情。今天我就简短说两句。

2017年11月21日
这个,前天晚上啊,有一个 很好的,我特尊敬的,民运界的真正的,这几十年来在美国,默默无闻的,一直在 为中国民主自由法治而奋斗的这么一个老同志。 哎呀,是民运界的老兄啊,我非常尊重他。 那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让我收email, 然后有人说你骂民运分子哪,说你骂民运哪,骂六四哪,说你看看,你看看,郭文贵 是被派来的,来海外搅局的。

我一直没有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我对他一直都很客气, 我说呀你要是这么说呀,这个老兄啊, 我要说几句,我对你一直非常尊重, 如果民运,我们心目中的民运, 也就是我们喜马拉雅的一部分, 就是最高的目标, 这一部分就是争取实现中国自由民主法治。 这么一个目标, 如果这一个目标, 那么容易就被打垮, 就被污辱, 就被分化, 我说那咱们这个民运就有问题呀。 咱这个团队就有问题了, 所以呢 ,(好的,没事了,Thank you!) 所以说我说哪有那么脆弱呢? 这是一个。

我第2个, 我希望你需要听清楚的事情。郭文贵重申三个 条件, 郭文贵从小到大如果骨子里头没有那些 东西,我就不会8964的时候卖了摩托车捐献给学生去, 我也就不会在里边因为捐献被打成那个样子, 整天说我是反革命分子。 那不值得我骄傲自豪, 也不是就得给我钱,我不需要任何东西。 郭文贵骨子里头在那个时候, 那么无知的时候就知道,打倒腐败,反对官倒,反对一党专政,反对独裁,这些都是对的呀!我那时候还听不懂的时候,还往上(冲)呢! 是不是,这个是100%的 我心目中的喜马拉雅,我尊重 ,我尊重,我永远尊重。 任何一个人只要追求民主自由法治的,就是郭文贵心目中的神! 这个是不要怀疑的。

第二个我要说明的事情, 所有在六四参与 ,不是光流了鲜血, 英雄和家属们, 还有很多人参与! 凡是参与者,凡是今天没有站出来说话的, 凡是那些幕后的英雄,那是文贵永远尊重的! 更不要说流血牺牲的家属们和那些人, 那是文贵心目中的永远的英雄。谁去污辱他们,谁去污辱他们,上天会的惩罚的! 上天会灭他的!不要说郭文贵, 任何人去尝试否定六四,任何组织想否定六四, 任何人在六四这个问题上做文章, 那都是不能得好死的。 那是得报应的,那是要受到历史的唾弃! 那不但不是一个高压线,那也不是天打雷轰的什么,是永远不可逾越的上天设定的最高的一个惩罚的线。你说谁会碰那个去。 这是第2个,我对六四所有流血的英雄和他们的家人的尊重,和那些幕后的无名的英雄永远的尊敬和敬仰。 文贵要奔着那个目标往前进。 这是第2个。

第三件事情, 我想说的事情,就海外的有些人,动不动就拿着六四说事,六四所有的精神,六四所有的死去的英雄,六四所有的家人们,没有一个人,愿意看到海外这些人,天天打着六四民运的名义骗奸,诈捐, 淫捐 ,以它骗色骗钱骗名,而且不单如此, 动不动把那些人的伤口拿出来揭开,让大家看。 让别人家借此给钱,骗得同情之心。 所有的人都要回答一个问题, 你们要任何人在六四这件事情上做文章, 任何人在六四上骗捐,诈捐, 骗名,骗利。那都是上天不容忍的,任何人都不容忍的。

所以说,郭文贵所说的,象刘刚此人, 听一听刘刚给我那个通话录音,我给放出来,他啥心思都没有,就想回国。 那李伟东利用六四干什么呢,李伟东在共产党队伍里面溷了那么多年。骗吃骗喝骗女人,到了海外搞民主自由,被轰出来了。 骗美国的钱做手术,还骗各种美色, 淫乱女色。 那夏业良是个什么东西呀 ,他在北京大学待了那么多年,溷不下去了, 猥亵女学生, 他是猥亵女学生,挑衅女学生出来的。 我们很多海外的民运人士, 搞什么政治庇护,就在那骗钱。 天天搞募捐,像唐柏桥这样的人,过去28年来,从来不上班,天天就是搞骗捐诈捐, 在那过日子。 天天就搞乌烟瘴气,他恨不得说他拉不出屎来都是共产党给搞的, 他污辱了民运这个名声。 他玷污了民运这个名声,他更不可能给中国带来民主自由法治。

那个李洪宽,你看看他这次充分暴露了他这个小人样子,他这样的人, 就这种长着这样的嘴, 就这样敢骂人,竟敢侮辱人, 就这样的人,你去想想能给带来民主自由法治吗? 孩子不养,老婆玩丢了, 朋友一个也没有, 要把王岐山弄回来, 管中国! 你去想想,这样的人能搞民主自由法治吗? 我反的是假民运!以民运的名义去诈捐,骗捐,骗色, 把很多中国人都带到沟里去。这是第3条。

我反的是假民运! 别把我郭文贵引到习的对立面去,你们引不了,你们就再想把我引到民运的对立面去,引到法轮功的对立面去 。你们反正是要给郭文贵找一个敌人。

2018年8月5日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个人的得失实在是不重要,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下王健。大家你们没有看到王健死的视频,你们看完以后你们会很震撼,我跟你们说实话,我今天本来开头篇我想说啥呢?我想说战友们,王健的死让我感到真害怕了,刚才因为我就没说,没来得及说,我现在可以说,怎么害怕?不是害怕死亡,不是害怕说他们整死我,早都有心理准备,我经历过什么没,共产党的什么罪没受喽哇,当着我面一枪就把那个六四的那个小学生就枪毙了,不到十八岁,等他到十八岁拉出去就在对面墙上,摁在那儿念完直接枪毙,本来是煽颠罪,后来枪毙的时候叫强奸幼女睡尸罪,给毙了,强奸幼女还睡尸,你找都找不着了,就这给毙了。啥我没见过啊,我那一个号的人都是死刑犯,是不是,我没几天就被打地位至牢头狱霸,把我打得我现在我这屁股都还全是黑的,打惨了,就让跪下,绝对不跪。共产党的什么刑什么罪都受了,2003的时候被刘志华给弄起来打成啥样,吊起来打,孟会青就是打我人之一,是不是?见的多了,共产党的招我实在见得多了。亲爱的战友们啊,这个还有就田国立这个儿子田丁啊,还有这个盗国贼这回杀王健之后这个钱一系钱的举动。

2018年11月8日
我说,将军,我先把你打住。我说我先纠正你一下,中国是有几千年的历史,中国文化确实是博大精深,我也感谢你说你认识的中国人和你喜欢的中国人,和对中国文化饮食服装和中国人得勤劳的这种赞美。就像我说的,共产党代表不了我们中国人,中国文化。我说你刚才还说,美国历史才两百年,共产党中国历史几千年。我说您说错了。

美国的历史两百多年,是继承了欧洲的经过了血,泪和生命换来的基督教和成熟的宗教信仰的社会,走向了民主法制和宪政的国家社会。那么是尊重自由的。我说共产党才多少年啊。共产党在人类上历史还不到一百年。才一百年,跟你美国比,他是你孙子。共产党到了中国才七十年。

我说我们中国人当年从俄罗斯回来有个叫李立三的,我看过他很多书。李立三私下里说,这就是来自于国外的病毒。然后旁边他的女情人问他,你说这病毒是共产党吗,还是共产主义?他哈哈大笑,最终没说出来。他知道这是病毒。我说共产党在中国才七十年,跟你美国历史比他差远了。在这个人类文明的进步,在这方面跟你比,他孙子辈的。

你不要把共产党七十年的病毒,和外来的政权,和外来的盗国者,和我们的绑架者,和强奸了我们民族七十年的流氓盗国集团,跟我们五千年文化绑在一起。他们的阴谋,他们的坏,他们的强盗逻辑,是建立在失败的共产主义和乌托邦思想之上。他是人类的共同的公敌。他的历史就是杀人,欺骗,男盗女娼,给人类带来一个一个大灾难。他是我们人类的公敌。

这位将军说你说的有道理,他马上记下来。我说共产党只有七十年,没有五千年。共产党不代表我们中国这十四亿人,共产党是外来政权,是人类的病毒。所有共产党去的地方你看看,几乎没有宗教,或者说几乎都是灭教的。我说你看我们整个中国现在社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不允许任何宗教和信仰的存在。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45 – 1

郭爆料串珠(245-2/2)郭文贵的“六四”情结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