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八弟,你哥我和你嫂子没有一天不想念你。哥我用了30年,让时间再次回到了那年的6月4号。今天哥我虽不能使你复生,但我给了我自己和中国人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为了自由,我们中国人是要站着死!还是跪着生?!“– The New Federal States Of China 新中国联邦!——郭文贵2020年6月3日

标题简述:哥我用了30年,让时间再次回到了那年的6月4号。今天哥我虽不能使你复生,但我给了我自己和中国人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郭文贵2020年的6月3日

2017年6月3日 那么我今天首先要给大家谈谈,说一下关于明天的日子64。大家听到刚才音乐了,我都不敢再听下去,再听下去就受不了了。我这个人多愁善感,天真,多愁善感是我最大的弱点吧。《相思小蚂蚁》当时是我八弟和我妻子最爱听的音乐。我八弟在8964被警察打死,虽然不是为64死,但是他改变了我的命运。在64的头一天,我坐这里和大家推友们分享当时音乐的时候,感慨万千。这个《相思小蚂蚁》本来可以跟我的弟弟和我的妻子和我一直延续到和伴随着我们的生命。我的弟弟也应该有他的家庭,也应该有他的孩子。但是就在他差还有几个月满18岁的时候,就被这种非法的黑警察给打死了。

 不但打死了,到医院里还不给他治疗。这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和体制,能让警察这么多年来到今天还是这么的嚣张。我用鲜血记住了64的这个日子,我用我这22个月失去的自由记住了这个日子。1989年的4月份,我从北京到黑龙江,从黑龙江开着车沿路辽宁沈阳回到北京。从北京跨河北回到河南,沿路直上,那记忆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开车旅行。而且在我的车上,有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哈尔滨的造反派的头。文革主任,还有当年哈尔滨很有名的几个老同志老领导。到了沈阳见了几个军队的同志,到后来到了北京红旗村炮兵部的大院,跟很多军队领导在一起。提前听到了这些老革命对事情的判断。今天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历历在目,感慨万千。我就不想多说了,因为最近几天得到了多个老领导的劝告,没有警告,人家都是也很客气,很坚定的说,但是希望文贵不要在64这个日子说太多关于64的事情。同时要相向而行,不要说太多,但是我还是,本来我觉得。

 本来我想说的,但是考虑到各个方面,我就不多说了。因为我说的多了,我郭文贵不能撒谎,撒谎就自己笑了。因为我每天跟这些谎言家在一起,有时候想尝试撒谎的时候,说着自己都笑了,所以我也撒不了。那我说真话呢?那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也有很多人不高兴。可能是很多推友们也会表示不高兴。从1989的4月到1989的6月4号,然后到今天28年过去了。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我跟很多朋友聊起64的时候,我都去问他们,我说8964,你做了什么?包括当时因为64跑出来的很多民运领袖,我说你做过什么?他们就讲述,然后我说从那一天到现在,你又做了什么?所有的人跟我讲64的时候,我说你讲完了,那是一个历史。你告诉我,你现在能为他们做什么?而且我跟很多朋友说,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一个中华儿女,你都不应该忘记,但更重要的事情,你不应该用这些英雄们的鲜血来铸就你的名声。躺在这些英雄的尸体上和鲜血上,让你今天变得有名,也就所谓的纪念。我相信那些英雄们,什么样的回顾历史都是对这些英雄们的不尊重。也会让他们失望。甚至有些人在评价64,评价64,本来对64就是个侮辱。64不需要评价,64没有任何人可以评价,包括我们的政府官员。

 这就是我对64的意见。如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说你能为他们做什么?你又为他们做了什么?这些英雄们和64和这个国家为此付出代价的一切,需要的是行动,需要的是传承,这就是文贵对64所有的感想。接下来我想说一下,就是6月1号我做了直播视频以后,有一些推友,还是极少部分推友说我被诏安了,可能被诏安了。说这个话的一定不是推友,也绝大多数是五毛,在64前夕,最近的两周,我一再说过,现在五毛和七毛在某省,几个点上专门的接受了专业的培训。就是对付郭文贵的。全国的网警第一个屏蔽的就是郭文贵和有关的字和有关的信息。五毛已经转换了战略,从过去的直接骂和侮辱已经变成了和我相向而行。⋯⋯

就像很多国外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你们那么多人对64这么多纪念活动?这么多年他们做了什么?我说这是我一直以来要问的问题。我们用纪念当英雄父皇?我们用纪念喊几声嗓子,拉几条横幅,点点烛光,我们就成了真正他们的传承者吗?这位孩子对待自己的父亲都如此的自私,他还能对别人?文贵今天坐在这里,我是拿着我全家人的生命和自由和全部员工的未来和自由。我年迈的父母身体健康和生死和文贵千亿的财富和随时面对的生命危险。任何有良知的人在怀疑文贵,追求郭七条的的这种决心和勇气,当然是别有用心,要扪心自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任何评价别人的时候,或者批评别人的时候,先问问自己,自己做了什么?自己能做什么?⋯⋯

最后,我再次的希望我们的64的家属们,在这一刻不要流眼泪不要痛苦,因为世界上没有向你们活着的人当中,还拥有家里这样的英雄,这应该高兴。因为没有多少人家里有这样的英雄。我们的家人里面拥有的是大幅翩翩的贪官和嘴巴上的巨人和行动上侏儒的人。凡是那一天的英雄都会被铭记,都会被尊重,而且我相信会被传承。

文贵在此衷心的表示崇敬。64是郭文贵人生转折点,永远不会忘记。郭文贵没做任何事情,做的那点小事,现在想起来都不配说。但是文贵会把这个爆料行动郭七条走下去。等到三年时,希望你们给文贵一个评价。衷心的希望所有的推友们在此时此刻和文贵闭上眼睛想上几分钟纪念那些英雄们。

2017年6月28日 首先今天放的歌曲呢是“一无所有”。我知道知道刘晓波先生特别喜欢崔健先生的“一无所有”,我也是听着这个歌长大的,我死去的弟弟也是特别特别喜欢这个歌。诶,这个,这个被黑掉了啊。

那么,这个歌呢确实是伴随着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而且是激励了我们,让我们看清了真相。还有一个“新长征的路上”,我们也特别喜欢,这首歌呢是献给我们正在病中,危机的刘晓波先生,希望这个歌声能让他早日恢复健康。

2019年6月2日 我們大概在兩天後,就是三天吧,六月四號,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 30 週年。也就是在 30 年前,我的弟弟被他們給槍殺,我被抓進監獄 22 個月,現在在兩天前,推特全面封殺三萬兩千個支持班農先生和文貴爆料的戰友們,你像龔小夏女士,沒有公開支持過文貴爆料的,她是支持班農先生的,她都全部被屏蔽掉了,三萬兩千多人。這是全世界的一個重大的新聞醜聞。最後在盧比奧,龔小夏等美國共和黨人,和班農先生強烈呼籲下,推特出來道歉,部分恢復了戰友的推特使用,讓全世界人民看到中共在美國的黑暗力量。而且我們很多戰友,更加的感到了中共的危險和流氓,而且團結在了一起!

2020年4月19日 战友们凭良心说,几十年前我八弟死了后,我在看守所每天都在想,虽然这两个警察是接受命令,因为我给六四捐过款,去整我去,还喝了酒。当时如果说我有今天的境界,我一定束手待毙,抓我,抓我,马上,伸手给他拷去。因为他毕竟是执法人员,他喝醉了他也是执法人员。

然后我太太不过去问他,去跟他争,他就可能不会对我太太开枪,我弟弟就不会去救我太太,然后邦邦挨两枪就死了。

所以我每天都在问我自己,是因为我的暴虐的脾气,还有我当时的冲动,包括对法律之严谨的认识。很大程度上把我弟弟害死,把我太太差点害死。我这三个月的女儿,看着她的八叔就倒在血泊中。我弟弟就百分之百是我害死的。

我今天在看美国的病毒,这些天我去那么多岛。我没见一个人在外面,我感慨。你不能抗法,这就是规则。这就让咱佩服到……你看看这,一个人没有。他可以在自己的花园走出来呗,到公共绿地去呗,这么多公园,没有,人民守法。

2020年6月3日 ”八弟,你哥我和你嫂子没有一天不想念你。哥我用了30年,让时间再次回到了那年的6月4号。今天哥我虽不能使你复生,但我给了我自己和中国人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为了自由,我们中国人是要站着死!还是跪着生?!“–  The New Federal States Of China  新中国联邦!

2020年8月29日 30年郭先生的梦想就是要为弟弟、六四无辜惨死的学生、刚刚被气死的母亲,还有香港孩子等所有被害死的人,完成上天使命来灭共。

2021年1月21日 共产党它绝对搞错了,它了解了解郭文贵的历史,如果我刚才举例大家战友觉得还不过瘾的话,七哥一旦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我一想想清丰看守所、一想想我死去的八弟、我一想想清丰看守所吃掉了一个被子的棉花、一想想在清丰看守所当着我面被枪毙的那60个民主英雄,七哥浑身都是力量。

那今天我们达到的目的和生活环境和物理条件和遇到的挑战,和清丰看守所一比,那我就是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共产党你跟我玩心理战,你差太远了。你们这些狗R的东西,你们在中南坑,还有天天喝茅台、喝酒搞双修、身体空了、精神空了、自己骗自己,你肾不行了、你心不行了、你脑子也不行了,你跟我PK啥呀?如果你们共产党的人都在清丰看守所受过那种罪,见过那60个人被枪毙,能创造这样的企业、能经历过这样的起伏,你才有资格跟我斗!现在放眼看过去,中南坑无一人有资格跟我较量,离开中南坑要单对单,你真的吃郭文贵的痔疮你都不配。

战友们想想是不是?七哥吹牛了吗?七哥说的实在不?2017年我爆料的时候很多人说:“文贵,你这个爆料,那你没那么容易灭共,那你可能是3年5年10年”,战友们我说当时记得我说过的吗,我说:“郭文贵的年龄,我等它10年,我得把共产党等死你”。

我用过去的三年已经证明了我把共产党变成了世界上人类大屠杀、种族灭绝罪、过街的老鼠、非法的政权,还让世界知道你打开了你的潘多拉盒子——冠状病毒,威胁全人类。我三年都把你弄这样了,那再有三年我能把你弄啥样?你还能再控制一次美国总统选举?你还能在全世界再搞一次病毒?这两天还有个好消息,估计病毒会在未来的几个月逐渐消减,新病毒的释放可能会暂缓,这是大家全人类都幸福的好消息。因为共产党这个时候要让全世界看到,共产党要把病毒转移到美国和欧洲,然后共产党要提供全世界老中医的角色,继续把脉,帮你解决,卖疫苗,搞疫苗经济。所以新病毒它就少搞了,这是一个好消息啊。你放心,共产党一定这么走的,一定这么走,一定会的。

2021年1月26日 我们想灭共不是说,那2017年1月26号开始,没有三十年的积累、没有清丰看守所的积累、没有八弟那条命、没有八九六四我参与了这场运动,你不可能说出有那么有层次、那么深奥、这么牛叉的、这么有水平的话,凡是没理解保命、保财、报仇的人,他一定不是真正的灭共的。

2021年3月14日 八弟过世以后,爹娘给他找了个尸体的病故媳妇,一起合葬。老年丧子,本来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我娘能把一个从未谋面的,一个尸体的儿媳妇家人,照顾得如此之好。让我对母亲,那种做儿子的感动,特别骄傲。父母在忍受老年丧子之痛,还能面对七儿子带来的灾难。八儿媳妇这么样的善待,这是何等的善良。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44 – 1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有时也包含部分班农先生、路德社、闫丽梦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