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喜庄园 – 碎片的记忆

从15、6岁开始,身体自我出现的反应多起来,还有随之带来的冲动情绪也多起来,需要经常花心思、精力去平复,困惑占据的时间越来越多。以前是偶尔有,但不为所困,理智可以控制,读书、拉单双杠、跑步、思考其它事情等转移注意力,能脱离那种状态。而15、6岁后年龄越大,那些方法的作用越来越小,如果理智强制用那些方法,会觉得烦躁。再有,这时期意识到死亡这件事,时常因思考死亡带来的阴沉情绪而迷茫。

但那时,自己思考不清楚,从小到大家外、家里对信仰、宗教很少谈,能接触到的庙、教的信息感觉不好,学校没有可以好好讨论分析的氛围、地方,暴躁情绪增多。家里一直以来的压力,加上我在学校发生的其它事情,整个人的状态忽然变差。记忆力、思考力下降,学习篇幅大的文章开始吃力,逐渐思维出现了混乱,之前不是这样的。那时起,总想思考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了个状态,可思考不出所以然,还因此勾起了小时候的阴影,心理问题变大,很困惑。

持续了一段时间,偶然看了动画《死神》,里边有个有关“本能”的桥段,那是艺术里带来的启发,把以前的困惑拨开了一点。同时发现了《火影忍者疾风传》,其中人、人的关系、情感的演义,社会行为的演义,民族、国家的关系、战争行为的演义,夹着对人生、生死的讲解。是我很重要的人生导师,有唤醒,有启迪,有新的认知,有疗愈。一个非常深的记忆,开始能舒畅的睡着醒来,这很多年没有了。逐渐的,记忆力、思考力有了起色。

到2013年,有了第一台智能手机,能在许多状况下常上网,有了更多合适的空间、时间去多看信息,有了仔细讨论、思考的方向。因此,了解到8964,从新认知了文革、民国、法轮功,……,随着看的信息增多,思考增多,认知也增多,知道了共产党的邪恶,意识到共产党对我的影响,对信息转发、讨论,找到了一些曾经问题的答案。同时接触到了自由,民主,人权,新闻自由,信仰,宗教,言论自由,公民,宪政,政治转型……等的一些比较多的信息(之前只有学校里政治课上、电视里的信息),逐渐参与到网络上的事里,觉得那里有解决我所发现遇到问题的答案,以为这样逐渐能解决社会中存在的各种困境。然而到2016年,参与的越多,发现了更多的问题,加上被国安找,被拘留,在网上说话越来越隐晦,心情低落,郁闷,迷茫,累积下,出现了远超从前的巨大困惑。

这时期,看过龚小夏、腾彪的微博,以为他们是良知、正派人士。如果没有文贵先生爆料革命,我绝对蒙在鼓里,某天很可能会被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在文贵先生爆料革命中,听到九层妖塔,我才意识到,曾经参与的网络上那些政治转型、民主自由、宪政、人权……等的事,太多是迷宫陷井。墙内的,有的即使开始不是,但都会被改变,要么消失,要么变成迷宫陷井。

断播门后,知道了文贵先生,看文贵先生的视频,冲淡了一些低落迷茫的情绪。网上隐晦的转了一点,线下是给家里人看,并与他们讨论,希望他们改变对共产党的认知。如果他们不想看、不想讨论,我都会基于尊重人权,不再继续。然而,他们说我是汉奸、反动派,说我得精神病疯了,甚至用“我生你养你”“你怎么知道你没有精神病”等言辞手段威迫让我去精神病院。我为证明没疯去了精神病院,这一抉择真是太后悔,现在看来自己像《让子弹飞》里的老六。   

进去容易,想出去可由不得自己,家里人签字同意才行。进去前,以为那里能有一些自由,其实和拘留所差不多,而且是自家花钱去。之前在做的、想做的事情都不能做,手机不能用,郁闷想出楼房外走走也不行。精气神掉了很多,真是本来没病也能憋屈出病来。这期间有警察找医生问我的事,真是自己把自己关到了笼子里,这才意识到人家有着笼子的大数据,随时可以定位,深感惊恐。为了出去,向家里妥协,承诺出去后听家里的看管安排。

出来后接受家里看管,只能逮着空档听文贵先生的视频,后来逐渐可以带手机外出,可以认真仔细看。文贵先生的视频就像大海里的灯塔,我在灰暗迷茫的状态里感到的唯一光亮。香港的事情,那句“香港是华人的耶路撒冷”,深感震撼,曾经读一篇李旺阳的信息有过这样的感觉。

我高中是学理科的,了解生物病毒破坏的可怕。2020年,病毒的事情,深感恐惧,我给家里说有关这个病毒、疫情的信息,解释病毒的可怕,希望他们能醒悟一些。可是,没讲多少,家里又开始让我去精神病院里。能缓解紧张情绪的,只有文贵先生爆料革命信息。郝海东先生的出现是惊喜,宣读《新中国联邦宣言》,那是第一次听他的声音,底气十足,有力嘹亮,醒神醒脑,振奋精神。

第一次加的农场群是喜韩,比以前墙内群里的氛围好太多了。后来因为自己的目的转到为子孙爱七哥农场(后改名为纽约七星会农场),虽然目的没达成,但参与战友们的交流讨论多了后,对我激发很多,能感受到一种力量,很开心顺畅的交流讨论、思考、做义工。再到英喜农场,与战友的交流越多,对比其它网络平台信息,看Gtv、Gnews信息,认知到:没有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这个世界绝对坠入黑暗永无回头之路,而我身在这个世界必然被黑暗吞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是神眷顾人类的正义之心未死赐予的怜悯。

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驱散了我很多曾经的阴影,驱散了我的迷茫困惑,我看到很多希望,找到很多问题的答案,看到曾经的一些理想在这里变成现实。相信在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一定能找到我思考的所有问题的答案,必然能实现我思考的理想。曾经想过,自己死掉,会有很遗憾的事情,会想着怎么去面对曾经为中国真正正义奋斗过的英灵?怎么对自己的灵魂做交待?而现在,豁然也,即使现在死掉,死而无憾!见到那些英灵,可以讲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那里有你们曾经的理想,那里没有忘记你们的意志,那里在消灭共产党,共产党必然完蛋,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必然实现你们的理想。       

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正道主义信仰,已经做到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正义事业,必会做到世界上新的人类文明事业。       

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一切已经开始,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