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六章 國王的手段

十二世紀初,在國王亨利一世(Henry I)統治下,宣布了碼(0.9米)的大小:它應該是這位國王鼻子尖到手臂伸開時拇指尖的距離。這說明英格蘭國王們如此重要和有控制能力嗎?他們在身體、精神和方法上都代表這個國家。在國家硬幣和司法程序上,在國家土地使用權和宗教生活上,他們是國家的象征。不對君主進行詳細地敘述,就寫不出英格蘭的歷史。在許多世紀裏,人們不能想象一個沒有國王的國家。人們相信,國王的健康影響整個王國的健康,並且國王的私人惡行會產生公共災難。英格蘭的形象就是國王形象的擴展。


人們找不到最初的君主政體。我們可以從新石器時代遺址的證據推測出:從公元前第四個千年開始,這片土地上就有權威了。誰安排了薩頓胡(Sutton Hoo)或者埃爾伯裏(Avebury)的大型工程哪?而死去的國王們已經進入地下了。


我們由此開始發現,占主導地位的君威在閃耀。早期撒克遜的國王們聲稱:他們是神靈的後代,尤其是主神沃登的後代,並且人們相信,他們擁有神奇的能量。甚至懺悔者愛德華(Edward the Confessor)也找出自己是異教徒沃登的後代。在世界處於更遙遠的年代時,國王可能是一個部落的高級牧師。也可能是,他真正的妻子是一個女神,他被允許與自己親近的人交合。這有助於理解後期英國國王的過度濫交,甚至直到近代,人們總是允許和期望他們保留情婦。


撒克遜國王們都是粗暴的男人,除了名字外,整個人就是暴君,但他們都穿著顯示神力的盔甲。無論走到哪裏,他們的旗幟都在自己前面。從十世紀開始,國王們都采用經典和帝王的稱號,諸如:凱撒,大將軍,巴塞勒斯(Basileus),奧古斯特(Augustus)。從他們的富麗堂皇中,我們可以看到古代英國國王的蹤跡,他們的憤怒和復仇,還有咒語和祭祀。事實上,亨利八世和伊麗莎白一世也行使了同樣的權力。


這就是連續性。埃德加(Edgar)國王在973年加冕儀式上的承諾又在亨利一世的加冕章程中重復了,開頭是這樣的詞:“以聖三一的名義!我向歸順我的基督教會眾承諾三件事:第一,上帝的教會和我領土上所有基督教會眾都應該保持真正的和平!”這個儀式是由鄧斯坦(Dunstan)大主教在巴思為埃德加設計的,它成為以後每次加冕的核心,例如,伊麗莎白二世在1953年加冕時,采用了它的大部分內容。在鄧斯坦的文字裏,尤其用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的獨白做序言:阿爾弗雷德(Alfred)國王體現了他本人的神聖力量,在這個王國裏,他是離上帝最近的人;上帝確實能被看成是“一位極其強大的國王”。世界末日詛咒的人與“國王面前遭到譴責的人”是一路貨色。


同樣的信息一代接一代地傳下來。君主被塗了聖膏,被賦予了神的力量;他或者她是被上帝而不是人民挑選的,是受聖靈祝福的。這就是為什麽,從十世紀開始,國王組織並控制了修道院和主教的原因;這個民族的實力和團結受到了世俗與宗教權力聯盟的鼎力支持。重要的牧師是國王的仆人,在和平和戰爭時都輔助他。國王是一個基督徒。


國王的主要任務實際上是領導他的臣民投入戰爭。通過擴張土地和財富,他使這個國家更加強大、更值得上帝的恩典。所有的土地都是他的。他擁有所有的道路和橋梁,所有的修道院和教堂,所有的城鎮和河流,所有的市場和集市。這就是為什麽從最早的時代開始,英格蘭人被一個有序而復雜的稅收系統控制的原因。硬幣是以國王的名義鑄造的。國王的聲音就是法律的基調;可以說,土地法就是他心裏想的東西。這也是撒克遜祖宗死去許多世紀後,理查德二世索求的事情。


因此,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不需要去創立強大和集權國王的角色,他直接管理他得到的那個部分。在人們俗稱的戴冠節儀式上,他一年內接受了三次授冠。我們可以想象一幅畫面:這位國王以沈默和威嚴,在接受大領主們對他的頂禮膜拜。八世紀有這樣的戴冠儀式,但後來就不存在了。一年中的這三天——聖誕節,復活節和聖靈降臨節——也被北部異教徒國王利用,他們借此日子為臣民舉行一次祭祀。所以君權政體有非常古老的根基。據說,威廉模仿了法蘭克人或者羅馬人或者拜占庭(Byzantine)帝國的文明,然而人們可能會發現,他真正的祖先是那些命令建造巨石陣的人。


金雀花王朝(Angevin)的國王們,其傳宗接代的順序是:亨利二世,理查德一世,約翰一世,他們本能地擁護甚至誇大神聖君主的意識。他們都是任性和無情的君主,並系統地開發國家資源以鞏固自己的重要地位。理查德在編著皇家憲章中,第一次使用“我們”這個復數詞。約翰最先稱自己是國家的國王,而不是人民的國王。在約翰統治時,絕對權力的提論自然地受到一些男爵的挑戰,而在他離世後,這種挑戰都沒有消失,它被後幾代人的混亂繼承權和王朝鬥爭掩蓋了。皇權是可不可能有的問題,而不是公平和正確的問題。在十三世紀,長子繼承制或者長子世襲權的原則首先被提出來。在亨利四世、亨利五世和愛德華四世統治時期,皇權是牢固的。理查德二世最喜歡強調君主有神聖權力。


君主與國家巨頭們聯合管治時,沒有在較自由或者仁慈的觀點上取得進步。只要條件合適,就像人們熟知的都鐸王朝開始時那樣,國王就會重申他的所有權威和力量,與挪威君主一樣地理直氣壯。


十二世紀的某個時間,人們突然相信國王的撫摸能治愈結核引起的皮膚病,而在更早的時期,懺悔者愛德華被相信有神力。為了治愈那些受疾病折磨的人,亨利二世可能是第一個做禮拜的國王,他的一個侍臣寫道:“皇家的油膏”顯然“能減輕腹股溝疾病和治愈皮膚病”。這個傳統起碼延續到1712年,那時女王安妮(Queen Anne)撫摸病危的三歲男孩兒塞繆爾·約翰遜(Samuel Johnson)。約翰遜平生都是一位堅定的保皇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