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thetrumpet.com

随着法国非法移民和伊斯兰主义带来的社会和国家安全问题日趋严重,法国的宗教和族群矛盾近日再一次被推到台前。据《每日邮报》报道,法国当地时间 4 月 21 日,右翼杂志《现实价值》(Valeurs Actuelles)周刊发表了一封引起法国军政两界震动的公开信。这封名为“为了国家领导人荣誉的回归”的公开信由 25 名前将军领衔签署,包含 1500 多名前军官和现役军官联名签署。

该信有 600 多字,措辞激烈、观点鲜明地向时任法国总统隔空喊话,一针见血地指出当前法国社会频发的暴力事件和社会矛盾问题是由于马克龙政府对伊斯兰主义泛滥思潮和非法移民的妥协和宽容政策造成的。在信中警告说,如果当局政府不对法国现有的“郊区大军”,即大城市周边以非法移民为主的流动人口,实施强力有效的行动,最终将会导致成千上万人流血的内战冲突,而当局政府(暗指总统马克龙)就必须为此承担一切责任。

法国人民这几年饱受伊斯兰组织恐怖袭击伤害,2015 年 11 月 13 日的极端组织制造的“巴黎恐怖袭击案”更是造成了多达 132 人遇难,300 多人受伤。根据维基百科显示,作为外来宗教,伊斯兰教近几年在法国发展迅猛,已占法国总人口比 8.8%。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有很多法国人没有伊斯兰教的信仰,但大约八分之一的法国人口拥有穆斯林血统。在法国,非本土出生的穆斯林共有 300 万,大多数来自法国前殖民地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

伊斯兰教最初其实在中东也只是很小一块地方信奉,但是由于他们有强烈的排他性和传播意识,使得凡是以伊斯兰教作为国本的国家,都是遵从宗教至上,而非遵守法律治国的理念。也就是,当宗教高于法律时,就会令法国失去立国之本。意识到伊斯兰宗教对法国的危害,2021 年 2 月 16 日法国国民议会一读通过了饱受争议的《反伊斯兰主义分裂法草案》。令人诧异的是,反对此法案的群体非常多元,从黄背心到媒体记者协会,再到反宗教歧视者等等。这不禁使外界感叹,法国社会意识形态之分裂,早晚可能都会被穆斯林侵蚀和占领,成为“鸠占鹊巢”的西方国家。

看到法国社会问题日益严重,此时连政治上保持中立的军人都坐不住了,再不大声疾呼、发出最后叫醒民众的呐喊,法国可能就彻底沦陷了。众多站起来发声的军人在信中声称,“为了阻止法国可能即将爆发的内战,可能需要一场军事政变”。

事实上,法国难民和非法移民问题早已呈积重难返之势。由于执政当局倾向于支持欧盟的难民收容政策,对外国入境非法移民过度宽容,导致具有伊斯兰信仰的大量难民涌入法国。这些难民和非法移民入境后在各大城市周边的郊区落地生根,逐渐形成围绕大城市形成的“卫星营地”。

有右派观点认为,这些非法移民和穆斯林对于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几乎没有贡献。相反,他们的生育能力相当惊人。在欧洲这种高福利的地方,孩子多就意味着可从政府领取更多的抚养费。这无异于对社会只有索取,没有贡献。

对于此信,“国民联盟”党魁、2022 年法国总统最强有力候选人、在法国深耕多年的资深女性政治家勒庞积极地向署名者们抛出“橄榄枝”。她在信件下留言中写道,“我邀请你们加入我们的运动,并参与这场正在展开的法国之战。作为一位公民和一名女性政治家,我赞同你们的观点,并分担你们的挣扎”。

法国当局政府在沉默数日之后,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接着勒庞的回信开始借机发难。首先是法国司法部长莫雷蒂(Eric Dupond-Moretti)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警告勒庞,不要将军队政治化。随后,法国国防部长帕利(Florence Parly)也就此公开表达了愤怒,指责勒庞妄图让“军人干政”的行为将彻底削弱法军。最后,法军参谋长勒肯特(Francois Lecointre)重拳出手,据《巴黎人报》28 日最新消息称,最高参谋长经过调查已发现有 18 名在信上署名的在职军人,而“他们都将接受高级军事委员会的处分”。

就在此信公开发表的一周后,《费加罗报》等媒体 28 日报道,巴黎郊区一名女警被突尼斯移民割喉杀害。据法新社知情人士消息,袭击者在行动时曾喊出了“Allah Akbar(真主至上)”的口号,该事件再次暴露出马克龙执政的最大“软肋”——安全问题。目前,86%的法国人表示会把安全议题作为明年大选的主要投票指标。内政部长达尔马宁也于 28 日在部长会议上提交了新版反恐法案。外界普遍认为,马克龙政府此举颇具政治含义和象征意味,这只是为彰显马克龙为解决选民心头大事所做出的努力,显然是给 2022 年竞选连任铺路。

一封 1500 名军人,包括 25 名军中威望甚高的前将军,联名发表的公开信,不但将法国内部矛盾摆在国际社会的桌面上令马克龙政府极为难堪,更具有标志性意义,或许法国另一次“政治大革命”也在酝酿之中。而引领这次革命的不是普通民众,是再也无法坐视法国撕裂社会而不管的军界精英,这是否意味着此次法国的变革要么是由内战结束,要么就是由 2022 年法国总统改弦易张为极右翼的勒庞而重生呢?

参考链接:

[1] French generals who called for military rule if President Macron cannot stop ’Islamists’ from ’disintegrating society’ will be punished, government declares – Daily Mail – 27/04/2021

[2] 退休将领发表公开信批评时政引发法国政坛热议 – RFI(法广)- 28/04/2021

[3] 法国下院通过反伊斯兰主义分裂法巴黎人怎么看 – RIF(法广)- 18/02/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