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喜馬拉雅櫻花團 / 鹽和光


圖片來源

傷痕累累的孩子們躺在醫院裏,可能被打上了“病危”,可能在急癥室中危在旦夕。他們不明白為何突遭襲擊?又為何無緣無故災難降臨?我們不妨看看鄰國的日本,他們也曾發生過兒童砍殺事件,看看他們對事件的處理…

2001年6月,一個叫宅間守的日本人,拿著一把菜刀溜進池田小學,在那十分鐘後,整個學校被死亡籠罩!令人唏噓不已。

看到小孩,他馬上揮起屠刀,一個冷血的殺人惡魔!兩個女老師站在他的面前,沒有逃命,勇敢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女老師胸口被他刺了一刀,可女老師仍然抓住他,並使勁地向後面的孩子喊道:“跑!你們跑吧!”隨後校長和體育老師一起趕到,最終將宅間守制服。

池田小學無差別殺人,造成8死21傷,這8個死者,全是無辜的孩子。事件之後,日本人都幹了些什麽?是麻木不仁?還是等著傷口愈合?沒有!沒有!大家都采取了行動!

警察逮捕了宅間守,他自稱是精神病。眾所周知,為了逃避法律制裁,精神錯亂是最佳借口。警方找到了一系列證據,證明他意識清楚,試圖利用精神錯亂逃避責任。代理該案的檢察官早川幸延,哭泣著向受害兒童的父母保證:“即使拼了這一命,我必須給他判死刑。”

在被拘留期間,在法庭之上,宅間守沒有一絲悔意,他還冷血的向著遇難兒童的家長諷刺道:“每天的交通事故都會死很多人,這件事和車禍並無二致。”事實上,從沖進學校砍殺孩子開始,宅間守已準備好去死,人們不禁要問,他為什麽這麽殘忍?

“我本想自殺,但我自己無法下決心,因為自殺者是很痛苦的。因此,殺掉了那些孩子,處死那些孩子,讓警察痛快地打死我吧。”

死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法院竟然把他關進了黑暗的監獄。判決的結果雖顯而易見,但卻遲遲不判,直至2003年終於宣判死刑。可宣判之後又遲遲不執行,超過了明確規定的死刑執行時間。

這一切使他生不如死,受盡折磨,思想一天天地崩潰。他甚至多次提出訴訟:“我要死!我要死了!拜托各位,等著死,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2004年9月14日,宅間守才終於離開了人世,他沒有想到,死亡,是一件如此艱難的事情。

除了司法機關,日本社會各界也都在努力著!

為了讓池田小學幸存的孩子們能夠暫時忘記傷痛,職業足球俱樂部“大阪Gamba”特地組織起足球教室,讓孩子們把註意力轉移到足球上,俱樂部的每場足球比賽,都邀請孩子們免費觀看。

日本教育部則對8名受害者家屬,發放了4億日元賠償金,鼓勵他們堅強地活下去。

殺人犯宅間守未被視為精神病,但因這件事日本的許多社會團體,對精神病人犯罪非常重視,並推動日本頒布了新法:精神病犯殺人罪,搶劫罪,強奸罪;會被關進精神病醫院,通過觀察和治療,阻止它們再次危害社會。

池田小學的做法更是令人敬佩,他們沒有將此事件視為學校的汙點進行掩埋、遮蓋、遺忘,而是選擇了永遠銘記!

每年的6月8日,池田小學都會舉行悼念儀式,一是懷念不幸的孩子,二是為了警醒整個社會。2006年,在經歷了苦難的孩子們的畢業之際,池田小學還特地向8名遇難的孩子授予了畢業證書。

而從池田小學開始,日本的中小學、幼兒園、托兒所全部行動起來,建立了有效保護孩子的機制!給學校安裝攝像頭,讓外人無法輕易進入。甚至連家屬想進入校內,都得仔細核對信息。並且每個教室都配備了,催淚噴霧、鋼叉等武器,對孩子的安全又上了第二層保險。

學校還專門設立了安全課,指導孩子逃生、防範的技術等等,讓他們很小就懂得什麽是危險,並且碰到危險時,可以條件反射做出反應。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文小白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東洋武士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 煙火1095

0429C13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