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來源:時代報網絡版(德國)
記者:弗洛裏安·舒曼(Florian Schumann)
         特蕾莎·帕爾默  (Theresa Palm )
發表時間:2021年4月28日
圖片來源:全球醫生組織

首先, 先給大家普及一個概念, 什麽是慢性疲勞綜合癥:

病毒感染後持續存在或復發的癥狀通常被歸類為慢新冠(Covid)。 這個術語沒有明確定義。 根據NICE指南,像卡門·斯本本根(Carmen Scheibenbogen)這樣的醫生以此為指導,所有在病毒感染後4周內的投訴均被視為急性新冠(Covid)。

在長達十二周的時間裏,人們談到了持續出現癥狀的新冠(Covid-19)。 如果在感染期間或之後出現癥狀,持續超過十二周且無法通過其他診斷解釋,則稱為新冠(Covid-19)綜合癥。

如果人們在病毒感染後六個月仍然感到疲勞,並且還有其他不適,醫生會診斷為慢性疲勞綜合癥,也稱為肌性腦脊髓炎或簡稱ME / CFS。

卡門·斯本本根(Carmen Scheibenbogen)是德國少有的疲勞綜合癥的專家, 她接受了時代報的采訪。 采訪的內容很多, 我總結其中比較重要的信息供大家參考: 

長期以來,有些病癥導致很嚴重的後遺癥, 以至於醫生診斷出CFS:慢性疲勞綜合癥。 卡門·史本本根(Carmen Scheibenbogen)對這種疾病進行了多年研究,現在她的病人中越來越多的人是因為Covid-19感染後根本無法康復。

卡門·史本本根(Carmen Scheibenbogen):目前,我們僅接受新冠(Covid-19)感染六個月後仍具有明顯癥狀的患者。 一方面,因為我們已經發現,在大多數情況下,疲勞癥狀在許多其他情況下會在急性感染後三到六個月內消失。

現在來就診的人通常病得很重,不能再從事日常生活了。 許多人不能再離開家門,工作是根本不可能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患有病理性疲勞,即所謂的疲勞。這是一種嚴重的感染。 您會感到無能為力,完全精疲力盡,無法再進行思考,一切對您來說都是困難的。

那些感到疲勞的人通常很難設法去洗手間,而是想直接回到床上。 此外,還有運動上的障礙, 一點小的運動就會讓人感到非常疲勞。 有些人做一點園藝勞動後變得如此虛弱,以至於不得不臥床數周。 除了睡眠障礙,肌肉疼痛和頭痛外,還有各種認知障礙。有些受影響的人無法想到最簡單的單詞,他們根本無法精力集中。 有些人在去廚房的路上忘記了自己想泡茶,而另一些人則不記得一個小時前與誰通話了。

在英語中,這稱為腦霧。 自主神經系統的紊亂也是典型現象,例如,這可能導致血管無法再適當控制人體血液分布的事實。 當人們站起來時,他們立即感到頭暈。 如果患者符合這些標準,並且他們的病毒感染已至少六個月前,我們將診斷為CFS,即慢性疲勞綜合癥。

現在來就診的病人大多數是20至40歲之間的年輕人,相比較對女性的影響要大得多。 這與在其他感染(例如在普發的腺熱後)發生CFS的時間相吻合。 我們假設在新冠(Covid-19)之前,德國大約有25萬人患有CFS慢性病。 他們中約有一半病得很重,以致無法工作。 許多人無法再適當照顧家人。由於新冠(Covid-19),該問題現在再次嚴重增加。

簡評:

以上是我總結的疲勞綜合癥的專家接受記者采訪中的重要內容。中共病毒是一個多麽狠毒的殺人武器,也許這些得了後遺癥的人,他們的命運更加艱難。很多得了這些後遺癥的人群居然只有20-40歲之間,他們的美好讓生活或是剛剛開始,或是家庭的中粱砥柱,就被傳染這個病毒。他們可能要終生不得康復,很多人已患上了神經性的疾病。中共病毒的真相什麽時候才能大白於天下?什麽時候才能追討中共?一定要找中共索要解藥,否則還會有多少人會遭此不幸。多少個家庭從此失去歡樂,多少孩子從此得不到照顧。中共實屬罪惡深重,最終歸逃不掉全世界的追討。
 (本文只代表譯者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新聞原文鏈接:
🔗“Wer Fatigue hat, schafft es oft kaum noch, ins Badezimmer zu gehen”


翻譯/ 整理/ 評論: Shuizhuyu 編輯整理/校對: Ting 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