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据4月28日《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报道, 辉瑞公司正在测试一种治疗中共病毒感染的口服药,该药可能在年底前准备投入市场。辉瑞CEO说这种口服药可能成为第一个家庭治疗病毒感染的方法。在过去一年里,该病毒已经感染了全世界至少1.49亿人, 并导致至少300万人死亡。

辉瑞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布拉(Albert Bourla)表示,到今年年底,对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人只需在家里口服一粒药丸来治疗和改善症状。该药物含有一种名为PF-07321332的抗病毒代码. 该代码被归类为”蛋白酶抑制剂”,旨在抑制病毒细胞的”脊柱”,防止病毒细胞在人体细胞中复制。 蛋白酶抑制剂过去曾被用来治疗其他病毒,如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

 辉瑞公司药用化学主管达菲德·欧文(Dafydd Owen)在3月份的一次私人研讨会上说,辉瑞公司的研究人员去年夏天开始研制这种药丸,到7月份,他们已研制出该化合物的第一个7毫克(相当于雨滴大小)。10月下旬,100克的化合物已经形成,两周后,超过了一公斤——这是210名研究人员的努力成果。

这家制药公司正在进行早期临床试验,试验计划持续约五个月,分为三个阶段。参与者健康、无不良生活习惯,年龄在18~60岁之间。 根据《每日电讯报》获得的文件,试验的第一阶段将测试药物的耐受性程度,如剂量增加,或者单独服用。 第2阶段测试相同,但给予多剂。而第3阶段将测试片剂和液体形式的药物,以及服用药物后进食的效果。 正式的第三阶段试验也将测试该药物是否对接触过病毒的人有效。

辉瑞执行总裁阿尔伯特.布拉于4月23日在比利时Puurs的辉瑞工厂讲话
图片来源:JOHN THYS /POOL

布拉在CNBC电视节目SquawkBox上说,如果成功并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这种药物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在美国各地销售, 这将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

健康专家希望这种药能治疗新感染病毒的人,并节省他们住院和治疗的费用。这不由使人想起去年初疫情爆发后不久,我们新中国联邦人通过”路德访谈”嘉宾莫博士夫妇透露的信息得知,一种用于抗疟疾治疗长达65年,在世卫”WHO最安全药物名单”上数十年的廉价老药——硫酸羟氯喹——可防治中共病毒感染。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尽管遭受了所有健康官僚机构的压制诋毁,该药在民间和世界许多国家已经被广泛使用于预防和早期治疗中共病毒感染,拯救了无数生命。传染病专家史蒂芬·哈特菲尔博士(Dr. Steven Hatfill)也证实,“硫酸羟氯喹类是针对中共病毒的有效防治药物。之所以被极度压制,是因为药商和医疗官僚们需要最大限度地推动试验性中共病毒疫苗的开发和使用。有了硫酸羟氯喹防治CCP病毒感染,根本没有必要接种疫苗。”现在各国的中共病毒疫苗接种的人数逐渐递增, 变种病毒变异株也随之增加。从传染人类速度增加了5~10倍的伦敦变种,到最近印度出现的极度高传染性的新变异株,大规模的疫苗接种并没有阻止病毒持续大爆发。眼见疫苗控制疫情的计划要落空,描绘了一年多的停滞社会经济运行的隔离政策换取中共病毒销声匿迹的愿景也已化为乌有,一款新口服药有着全世界巨大,并供不应求的市场。好一个旱涝保收的赚钱计划!

与此同时,大制药商默克(Merck)也声明正在研制一款口服抗中共病毒药物。

而有效,廉价,早已在WHO安全药物使用清单上的伊维菌素和硫酸羟氯喹,却被美国CDC排斥在新冠病毒感染救治用药范围外。郭文贵先生发起的爆料革命告知世界新冠病毒在实验室里被恶意增强了功能。所以,依照自然来源理论去寻找解决之道,是得不到终结大流行的有效疫苗和方法的。世界要摆脱今天的困局、危局,只有向中共追查其人工基因改造病毒的真相,并要求其对世界经济、社会秩序等次生灾难负全责。

参考链接:

Pfizer testing a home-cure pill for COVID-19 that could be ready by end of year: CEO | National Post

https://thebl.tv/politics/dr-fauci-is-guilty-of-hundreds-of-thousands-of-deaths-for-interfering-with-hydroxychloroquine-use-says-medical-expert.html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