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由發佈者個人引用自互聯網,以供讀者自行品讀思考,其中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意見。)

因爲各種不如意和重負,逃離北上廣的年輕人天天有。但是恐怕從來沒有哪一位青年,頂着如付國豪這般的耀眼的愛國光環,風光而來,又詭異而去的,這其中的算盤,倒是一件頗值得他的老上級再叼盤一次的事情。

就職於《環球時報》的付國豪,前日在他那位號稱“1979年的老兵”的父親的代言下,突然發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微博,這個微博很長,但是各種感謝的委婉言辭後面其實就是一個意思:我這樣的愛國青年,居然流血又流淚,沒有得到相應的待遇,桑心了,走了。

那麼,付國豪到底有什麼資本發這個牢騷?

時間回到2019年8月在香港機場,一場名爲“和你飛”的集會正在進行。作爲環時特派記者的付國豪,到現場近距離拍攝示威者,並大義凜然的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現場民衆懷疑付國豪的記者身份,要求其出示記者證。付國豪拿不出來,並試圖逃跑,隨後被逮住並被塑料拉鍊束在行李車上,遭到痛毆。

事件發生後,迅速成爲內地熱點。人日專門爲其站臺,發表評論厲聲質問“新聞自由何在?法制何在?”付國豪的上級胡錫進也在微博高調喊冤,稱付國豪剛剛入職不久,沒有記者證是因爲在走審批程序,時間較長,很多前線媒體工作者都沒有記者證。胡主編爲什麼會派一個剛剛入職此前從無記者履歷的年輕人去如此重大的新聞一線接受錘鍊,這細想起來是個多麼驚人的決斷,也許胡主編都說不清。

付國豪唯一的媒體經歷,就是入職環時前,曾在有海外喉舌之稱的“多維網”負責香港與臺灣新聞的編輯工作兩年……爲何突然搖身一變成爲環時記者,殊爲神奇。

沒有記者證的付國豪因爲這場意料中的機場遇襲,回來後成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胡主編專門爲其召開表彰會,當場發放10萬元獎金。無數爲其鼓舞的內地民衆的問候更是紛至沓來,一時間風光無二。

但是,按照他父親的說法,這個愛國青年卻抑鬱了。

自稱老兵的付成學在微博上公開上述消息稱,兒子付國豪在《環時》已經快3年,“與老胡(總編)及《環時》的同事們合作的非常愉快”,但 “以他目前的收入及經濟狀況,很難在北京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安身之所”,且年邁父母“也無法允許這個獨子在北京漂泊”,因此決定離開北京和《環時》。

“他內心欠下的債太多了,承受不了”。付成學這個口口聲聲把參戰老兵掛在嘴邊的老父親,雖然把兒子抑鬱說成是關愛無法承受,但是在這句話之前,卻幾乎用了90%的篇幅說付國豪在環時的待遇是多麼差——名滿天下挑戰香江的英雄,居然交不起北京的房租,還要家裏補貼才能生活。

這位城府不淺的老父親,自爆多次給老胡發微信——要求往兒子身上“加擔子”,“不要太關照”。在中國語境中成長起來的人,恐怕一眼就能看出箇中用意。

所以聯繫這位老父親的前言後語,恐怕就會對付國豪“抑鬱”的前因後果有更明晰的認知。環時的待遇如果真差,記者們應該早就掀起離職潮,也不至於二把手要跳出來爆老胡的大瓜。

一個10萬塊獎勵都留不住心的年輕員工,在“民族英雄”的幻覺中,站在工具人的角度生出要挾談判的籌碼,這是很正常的。畢竟,愛國愛到這份上,沒點好處怎麼說得過去呢?你愛國愛得盤滿鉢滿年入千萬,我兒子10萬塊就打發了?

愛國這種情感是不好估量的,但是利益取捨是可以數字化的。英雄也好,老兵也罷,衆多的鋪陳,最終都落在了現實的利益兌換上。要錢要房要待遇,這就是付老頭長篇大論的核心。再多再大的光環,居然也敵不過北京的房租和光宗耀祖的“擔子”,這是何等悲涼而又喜感的故事。

當年付國豪意氣風發的在香江高喊“你來打我呀”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有一天要靠老父親在微博發文討要待遇呢?或者說,他的勇敢,是來自於投名狀的必須,還是血酬兌換的算計?

很顯然,沒有成功。就在欲說還休之際,在香港,被控告襲擊付國豪的三人被裁定暴動及襲擊傷人等罪名成立,分別判監4-5年不等。

付國豪被爆離職後,還清空了自己的微博。大戲還在繼續,可主角卻已經因爲片酬退場,這個劇本,真是令人唏噓。當然,走了一個付國豪,自然還會有張國豪、李國豪、陳國豪頂上來,愛國這項事業,那是歷久彌新,從來不愁後繼無人。

2021/4/22


發佈:牆內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