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倫敦喜莊園 – 興國

中國能變成真正自由民主法治的現代化國家嗎?中國人能享有真正自由民主法治嗎?

這曾經是1989年六四後,中國人不再奢談的話題……

30年後,2020年六月四日,我們有幸見證這樣歷史時刻:眼見著郭先生和班農先生在海上升起新中國聯邦國旗,耳聽著郝海東先生錚錚立國誓言……多少因謊言和暴力而麻木的心,那一刻,被激情和希望喚醒!

中國人因為勇敢智慧,矢志不渝的郭先生和無數勇於奉獻的仁人誌士,獲得有史以來最接近實現自由民主法治夢想的新希望,新選擇。

支持爆料革命,探尋歷史真相,消滅ccp,建立自由民主法治新中國聯邦的過程中,我們尤其需要放眼世界,尋找可以學習的榜樣,發現可以避免的問題—–

為什麼德國,日本能夠從集權國家變成富裕文明的自由民主法治社會到今天?

為什麼實行自由民主法治聯邦制的阿根廷,巴西卻進入所謂“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潭難以自拔?

為什麼蘇聯共產黨倒台後,卻又一次回到強人集權社會?

要真正實現自由民主法治新中國聯邦的目標,除了堅定支持爆料革命,我們普通人還能做什麼?

雖然歷史不會“簡單”重複,但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時代在變遷,人性卻沒有,所以這些問題,歷史可以給我們提供答案。

人類社會通過無數血與火的實踐證明:“自由民主法治聯邦社會”和“自由資本主義制度”,雖不完美至今仍是世界上糾錯能力最強,相對最好的政治,經濟制度。

只是真正的自由民主法治絕不會從天而落,也不會在沒有基礎條件下,抄襲模仿就能實現。

英國,德國,美國因為各種機緣,成為現代自由民主法治聯邦國家的三個標杆。他們分別體現出現代自由民主國家的三個突出特點,也是我們中國人想要擁有自由民主法治現代新中國必須具備的三種基本品質:制度精神,科學精神,自由融合創新精神

只有學習和擁有這些基本特質,再加上中國人的勤勞進取精神,我們才更可能抓住這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風雲際遇的歷史機會,真正站上世界舞台,實現和享有真正的自由民主法治,贏得自我和別人的認可與尊重。

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建設新中國聯邦的路上需要您我的基本共識。

英喜莊園財經商欄目特意準備了這個系列,希望我們能學習榜樣,使命必達。 

他山之石榜樣國家—-英國(四)

                                 —–英國革命:內戰和復闢篇

前幾章我們都在說明一件事,英國能以彈丸海島之地崛起為自由民主法治現代社會的發源地,至今唯一的“全球帝國”,歷經時間洗禮,依然是世界上經濟政治社會穩健發展的標杆國家,最大的秘密就是英國人尊重人性的製度精神

既然英國人有製度精神,擅於用制度而不是武力解決問題,為什麼還會發生“英國革命”呢?

前面介紹英國《大憲章》時,我們知道英國通過《大憲章》確立“王在法下”的製度,並在接下來幾百年間不斷地確認和加強這種觀念。但國王查理一世覺得這種約束很難容忍。這個國王就是後來被革命推翻,英國歷史上唯一以國王身份被審判砍頭的查理一世。

我們可能習慣認為:被起義或革命推翻的帝王都是讓人無法忍受的暴君。但查理一世並不是這樣的暴君,他本人克服健康缺陷成為騎射高手,性格害羞,有貴族精神,想發展和造福英國。他的問題在於相信國王的權力是上帝給予的,所以要求用絕對王權進行統治。這和《大憲章》約定並成為社會傳統觀念—-“王在法下”的製度理念發生衝突。

議會說:查理一世破壞了從《大憲章》就開始的“制度限制王權”。雙方矛盾逐漸激化,直到革命派和保王派爆發內戰,英國革命開始。

所以從起因看,英國革命就是獨特的,和後來歐洲發生的大多數革命都不一樣。

比如法國大革命,列寧領導的俄國革命,焦點都是“權力”,參加革命力量的組成也不同:英國革命派的領導層全部是土地貴族,參與者底層,也幾乎根本沒有新興資產階級。

從參與者的階級成分來看,英國革命派和保王派實際上都以農民為主。

所以說英國革命不是“資產階級或無產階級革命”,而是為維護和鞏固“王在法下”的製度和觀念而進行的內戰。

這場17世紀的“英國革命”對英國崛起具有重大歷史意義。

這場革命可以分為上下兩篇,這一篇主要介紹“內戰和復闢”。

上一章我們介紹了英國是歐洲大陸唯一通過制度方式實現宗教改革的國家,英國新教禁止對人的崇拜,反對奢華的教堂和繁複的儀式,回歸信仰上帝的本質。有一派最徹底、最極端的,把享樂看成罪惡,要求嚴格遵守各種清規戒律的新教徒,被稱為清教徒(Puritan)。

清教徒中,一位叫奧利佛·克倫威爾的議員,從1642年到1651年,為恢復“王在法下”的製度傳統,參與領導了英國議會派與國王查理一世保皇派之間的二次武裝衝突,史稱“英國革命”。也被英國輝格黨歷史學家稱為“清教徒革命”。最後以議會派勝利,國王查理一世被審判處死結束。

今天英國有皇家海軍、皇家空軍,但陸軍卻不叫“皇家陸軍”?原因就是陸軍在那個時期反對國王,最後殺掉了國王,所以英國王室到現在都不承認陸軍是皇家陸軍。

這次革命結果從表面上看,革命的對立面—-國王和保王派被摧毀,而且好像很徹底。但是對立面被摧毀不等於革命的目標達到了。英國革命的目標是要用制度來約束王權,焦點是製度。可是革命以後,制度卻比革命之前還要弱。

因為革命派裡的軍事強人克倫威爾獲得權力後也不願意自己的權力受到約束。

革命前英國國王受到英國議會和英格蘭政治傳統的約束,查理一世要擺脫約束遭到清算,而克倫威爾創造的護國主這個位置比國王權力還要大,而且沒有任何現成的製度可以製約,他死後由其兒子繼承,也是世襲。

可見,這兩場內戰和革命根本沒有實現用制度約束權力的目的,問題比革命前更嚴重。

所以當克倫威爾一死,英國再次發動革命,砍國王頭的原班人馬,又把國王的兒子請回來當國王,稱為查理二世,實現了復辟。但前提是恢復“王在法下”。

查理二世回倫敦時,給他當儀仗隊的就是當年打敗國王的精銳,克倫威爾一手帶出來的最親信部隊——鐵甲軍。這說明復闢幾乎是革命派當時的整體要求。

因為克倫威爾推翻殺死國王查理一世,自己卻比查理一世更加專權。加上克倫威爾是非常虔誠的清教徒,把享樂看成是罪惡,要求民眾嚴格遵守各種清規戒律。所以英國百姓不喜歡克倫威爾,這次復闢也順應了民意。

那麼復辟後的英國加強鞏固了“王在法下”的製度嗎?

答案是沒有。

查理二世的兒子獲得王位後也不願意接受約束,英國人不屈不撓,繼續抗爭,迎來“光榮革命”,最終為英國快速崛起,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夯實了“制度精神”這個觀念基礎。英國也從此告別革命和內戰,擁有了和平發展的堅實基礎。

可見,為實現上至國王,下至平民百姓都能從自身做起尊重法律和製度—-真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擁有“制度精神”這個共同觀念,英國人付出極大努力,進行了不懈的鬥爭。他們對製度精神的堅持執著也換來英國引領世界,屹立於世界,成為民富國強的典範。

我們下期專門介紹彪炳千秋的,英國人用智慧和製度精神實現的,不流血的“光榮革命”。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