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伦敦喜庄园 – 兴国

中国能变成真正自由民主法治的现代化国家吗?中国人能享有真正自由民主法治吗?

这曾经是1989年六四后,中国人不再奢谈的话题……

30年后,2020年六月四日,我们有幸见证这样历史时刻:眼见着郭先生和班农先生在海上升起新中国联邦国旗,耳听着郝海东先生铮铮立国誓言……多少因谎言和暴力而麻木的心,那一刻,被激情和希望唤醒!

中国人因为勇敢智慧,矢志不渝的郭先生和无数勇于奉献的仁人志士,获得有史以来最接近实现自由民主法治梦想的新希望,新选择。

支持爆料革命,探寻历史真相,消灭ccp,建立自由民主法治新中国联邦的过程中,我们尤其需要放眼世界,寻找可以学习的榜样,发现可以避免的问题—–

为什么德国,日本能够从集权国家变成富裕文明的自由民主法治社会到今天?

为什么实行自由民主法治联邦制的阿根廷,巴西却进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潭难以自拔?

为什么苏联共产党倒台后,却又一次回到强人集权社会?

要真正实现自由民主法治新中国联邦的目标,除了坚定支持爆料革命,我们普通人还能做什么?

虽然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时代在变迁,人性却没有,所以这些问题,历史可以给我们提供答案。

人类社会通过无数血与火的实践证明:“自由民主法治联邦社会”和“自由资本主义制度”,虽不完美至今仍是世界上纠错能力最强,相对最好的政治,经济制度。

只是真正的自由民主法治绝不会从天而落,也不会在没有基础条件下,抄袭模仿就能实现。

英国,德国,美国因为各种机缘,成为现代自由民主法治联邦国家的三个标杆。他们分别体现出现代自由民主国家的三个突出特点,也是我们中国人想要拥有自由民主法治现代新中国必须具备的三种基本品质:制度精神,科学精神,自由融合创新精神

只有学习和拥有这些基本特质,再加上中国人的勤劳进取精神,我们才更可能抓住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风云际遇的历史机会,真正站上世界舞台,实现和享有真正的自由民主法治,赢得自我和别人的认可与尊重。

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建设新中国联邦的路上需要您我的基本共识。

英喜庄园财经商栏目特意准备了这个系列,希望我们能学习榜样,使命必达。 

                    他山之石榜样国家—英国(四)

                                —英国革命:内战和复辟篇

前几章我们都在说明一件事,英国能以弹丸海岛之地崛起为自由民主法治现代社会的发源地,至今唯一的“全球帝国”,历经时间洗礼,依然是世界上经济政治社会稳健发展的标杆国家,最大的秘密就是英国人尊重人性的制度精神

既然英国人有制度精神,擅于用制度而不是武力解决问题,为什么还会发生“英国革命”呢?

前面介绍英国《大宪章》时,我们知道英国通过《大宪章》确立“王在法下”的制度,并在接下来几百年间不断地确认和加强这种观念。但国王查理一世觉得这种约束很难容忍。这个国王就是后来被革命推翻,英国历史上唯一以国王身份被审判砍头的查理一世。

我们可能习惯认为:被起义或革命推翻的帝王都是让人无法忍受的暴君。但查理一世并不是这样的暴君,他本人克服健康缺陷成为骑射高手,性格害羞,有贵族精神,想发展和造福英国。他的问题在于相信国王的权力是上帝给予的,所以要求用绝对王权进行统治。这和《大宪章》约定并成为社会传统观念—-“王在法下”的制度理念发生冲突。

议会说:查理一世破坏了从《大宪章》就开始的“制度限制王权”。双方矛盾逐渐激化,直到革命派和保王派爆发内战,英国革命开始。

所以从起因看,英国革命就是独特的,和后来欧洲发生的大多数革命都不一样。

比如法国大革命,列宁领导的俄国革命,焦点都是“权力”,参加革命力量的组成也不同:英国革命派的领导层全部是土地贵族,参与者底层,也几乎根本没有新兴资产阶级。

从参与者的阶级成分来看,英国革命派和保王派实际上都以农民为主。

所以说英国革命不是“资产阶级或无产阶级革命”,而是为维护和巩固“王在法下”的制度和观念而进行的内战。

这场17世纪的“英国革命”对英国崛起具有重大历史意义。

这场革命可以分为上下两篇,这一篇主要介绍“内战和复辟”。

上一章我们介绍了英国是欧洲大陆唯一通过制度方式实现宗教改革的国家,英国新教禁止对人的崇拜,反对奢华的教堂和繁复的仪式,回归信仰上帝的本质。有一派最彻底、最极端的,把享乐看成罪恶,要求严格遵守各种清规戒律的新教徒,被称为清教徒(Puritan)。

清教徒中,一位叫奥利佛·克伦威尔的议员,从1642年到1651年,为恢复“王在法下”的制度传统,参与领导了英国议会派与国王查理一世保皇派之间的二次武装冲突,史称“英国革命”。也被英国辉格党历史学家称为“清教徒革命”。最后以议会派胜利,国王查理一世被审判处死结束。

今天英国有皇家海军、皇家空军,但陆军却不叫“皇家陆军”?原因就是陆军在那个时期反对国王,最后杀掉了国王,所以英国王室到现在都不承认陆军是皇家陆军。

这次革命结果从表面上看,革命的对立面—-国王和保王派被摧毁,而且好像很彻底。但是对立面被摧毁不等于革命的目标达到了。英国革命的目标是要用制度来约束王权,焦点是制度。可是革命以后,制度却比革命之前还要弱。

因为革命派里的军事强人克伦威尔获得权力后也不愿意自己的权力受到约束。

革命前英国国王受到英国议会和英格兰政治传统的约束,查理一世要摆脱约束遭到清算,而克伦威尔创造的护国主这个位置比国王权力还要大,而且没有任何现成的制度可以制约,他死后由其儿子继承,也是世袭。

可见,这两场内战和革命根本没有实现用制度约束权力的目的,问题比革命前更严重。

所以当克伦威尔一死,英国再次发动革命,砍国王头的原班人马,又把国王的儿子请回来当国王,称为查理二世,实现了复辟。但前提是恢复“王在法下”。

查理二世回伦敦时,给他当仪仗队的就是当年打败国王的精锐,克伦威尔一手带出来的最亲信部队——铁甲军。这说明复辟几乎是革命派当时的整体要求。

因为克伦威尔推翻杀死国王查理一世,自己却比查理一世更加专权。加上克伦威尔是非常虔诚的清教徒,把享乐看成是罪恶,要求民众严格遵守各种清规戒律。所以英国百姓不喜欢克伦威尔,这次复辟也顺应了民意。

那么复辟后的英国加强巩固了“王在法下”的制度吗?

答案是没有。

查理二世的儿子获得王位后也不愿意接受约束,英国人不屈不挠,继续抗争,迎来 “光荣革命”,最终为英国快速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夯实了“制度精神”这个观念基础。英国也从此告别革命和内战,拥有了和平发展的坚实基础。

可见,为实现上至国王,下至平民百姓都能从自身做起尊重法律和制度—-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拥有“制度精神”这个共同观念,英国人付出极大努力,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他们对制度精神的坚持执着也换来英国引领世界,屹立于世界,成为民富国强的典范。

我们下期专门介绍彪炳千秋的,英国人用智慧和制度精神实现的,不流血的“光荣革命”。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