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明澈|責編:文旺

圖片來自:http://hk.epochtimes.com

據《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近日報導,去年中共國取消了與美國官員有關中共違反《生物武器公約》(BWC)“秘密制造生物武器”的線上會議。國務院本月發布的年度合規武器報告披露,中共以不願說明的技術問題取消了會議。這是四年來中共第一次拒絕與美國官員交涉。

報道稱,國務院的年度合規武器報告審查了美國和其他國家有關遵守核擴散、生物化學武器以及導彈試驗的國際協定紀錄,並對中共國、伊朗、朝鮮、敘利亞、俄羅斯提出了批評意見。報告指出,中共國軍隊進行了軍民兩用的生物研究活動。2021年的報告將中共從事“潛在”軍事用途活動中的“潛在”一詞取消,這表明有關情報已經更新。這一更新可能來源於一名帶著中共生物武器項目細節逃亡至歐洲的人民解放軍(PLA)醫生。

報導指出,1984年,中共國簽署了《生物武器公約》,該公約第一條規定,簽署國 “在任何情況下”不能生產非和平用途的微生物或生物制劑,不得制造生物制劑或毒素的武器或運載系統;簽署國應當披露當前和過去的生物武器工作。現在中共國境內有40多個由軍隊管理的研究機構,據說這些機構都秘密從事著生物武器研發工作。

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艾薇兒·海因斯本月告訴國會,中共冠狀病毒的起源有兩種理論:1.病毒實驗室洩漏;2. 蝙蝠病毒起源論。中共秘密製造生物戰計畫的證據越來越多,病毒實驗室洩露理論不應該被否定。國務院一位高級官員在去年披露,中共國秘密生物戰工作包括利用病原體攻擊特定族裔群體的工程武器。該官員今年5月說:“我們正在研究中國對其少數民族進行的潛在生物實驗。”

2020年12月,退役以色列中校,研究中共生物戰計劃專家丹尼·肖翰姆(Dany Shoham)發表文章指出,人類幹預在實驗室中製造冠狀病毒的可能性,高於自然發生、自發進化的可能性。

報導稱,一些中共軍隊官員的公開言論,為有關中共研製針對族裔群體的生物武器的情報提供了證據。退役中共將軍張世波在2017年的一本書中寫道,生物技術的進步增加了使用進攻性生物武器的危險,包括那些能夠對“特定民族基因進行攻擊”的生物武器。在2011年聯合國關於《生物武器公約》的會議上,中共官員正式提交的一份文件首次披露,中共國擔心針對特定群體的生物武器可能用來攻擊某個特定族裔。根據有12國參加的《生物武器公約》會議,這種擔心被寫進了聯合國的指導手冊中。

國務院的年度合規武器報告表示,美國政府的分析家們不認為中共國已經按照公約的要求完全消除了其生物戰計劃。作為歷史性生物武器計劃的一部分,中共國可能已經將蓖麻毒素、肉毒桿菌毒素和炭疽病、霍亂、鼠疫、土拉菌病的致病劑武器化。中共國不但擁有生物技術基礎設施,並與未指明的“有關國家”合作。美國情報分析家認為,中共國的活動可能違背了公約中關於禁止開發、生產或儲存非和平用途的生物制劑或毒素的限制。中共國的進攻性生物武器計劃始於20世紀50年代,一直持續到80年代。批評者認為,中共國沒有按照公約的要求披露細節。

報導稱,國務院在1月份提供了關於中共國軍事生物武器研究的第一個公開信息,其中包括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的概況。信息指出WIV是一個擁有高度安全級別實驗室的綜合機構,該機構從事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導致了中共病毒疫情。中共國“對保密和控制的致命迷戀,犧牲了中國和世界各地的公共健康。”

概況介紹首次披露,WIV幾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出現了類似中共病毒的癥狀。“這讓人們對WIV高級研究員石正麗公開聲稱WIV的工作人員和學生對SARS-CoV-2或SARS相關病毒是‘零感染’的可信度產生了疑問。”“實驗室的意外感染已經在中國和其他地方引起了幾次病毒爆發,包括2004年在北京爆發的SARS疫情。”

報告還顯示,自2016年以來,世界疫苗研究所的中共國研究人員一直在對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進行實驗,這是一種蝙蝠冠狀病毒,與中共病毒高度相似。報告稱,“WIV有進行‘功能增強’研究以設計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但WIV在研究與COVID-19病毒最相似的病毒方面的記錄並不透明或一致,包括RaTG13,它在2013年幾個礦工死於類似SARS的疾病後從雲南省的一個山洞裏取樣獲得的。”但世界衛生組織-中共國政府對中共病毒來源的調查在其最終報告中沒有提到國務院的事實。調查報告的結論是,實驗室泄漏的理論 “非常不可能”,暫時不值得進一步科學研究。

報導認為,中共國一直不遺餘力地否認病毒來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批評者說,中共國正在散布關於病毒來源的虛假信息。中共官員表示,該病毒起源於美國的一個實驗室,由來訪的美國軍隊帶到中國。還聲稱病毒是通過冷凍食品包裝進入中國的,專家們認為這不太可能。

國務院報告說,對該病毒的徹底調查必須包括對武漢實驗室為什麼明顯地改變和刪除有關RaTG13和其他病毒的在線工作記錄及全面說明。概況介紹還稱,武漢的設施正在進行重大的秘密軍事研究,包括至少自2017年以來代表中共軍方進行的實驗室動物實驗。報告稱,“保密和不披露是北京的標準做法,多年來,美國公開表達對中國過去的生物武器工作的關切,盡管中國在《生物武器公約》下有明確的義務,但北京既沒有記錄也沒有明顯地消除這些工作。”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在2015年通過總部設在紐約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向WIV提供了300多萬美元的資金。川普政府在2020年4月切斷了這筆資金。國務院說,美國和其他WIV資助者或合作者“有權利和義務了解我們的研究資金是否被轉用於中國的秘密軍事項目。”國務院的報告說,披露該研究所 “只是揭開了隱藏COVID-19病毒中國發源地的面紗。”

報導指出,國務院的報告還涉及其他軍備控制問題,比如中共國繼續在其位於西部的羅布泊核武器試驗場加緊工作。這些活動引起了人們的關註,即中共國正在違反暫停試驗的規定,秘密地進行核武器試驗。報告說,“近年來,中國可能準備全年運行其羅布泊試驗場,而且其核試驗活動缺乏透明度,這引起了人們對中國是否遵守美國零產量標準的關註。”報告指出,“整個2020年,中國持續不斷地在羅布泊核武器試驗場工作。”中共國違反了1987年的一個非正式的反擴散協議,即控制導彈技術協議,繼續向外出售導彈和相關技術,也沒有遵守2000年向美國作出不協助任何國家發展能夠運載核武器的彈道導彈的承諾,在2020年向伊朗出售導彈和設備。

報告說,“盡管美國要求中國調查並制止此類活動,但其中大部分案件仍未得到解決。”去年,美國根據《伊朗、朝鮮和敘利亞不擴散法》對八家中共國公司實施制裁,因為它們向伊朗轉讓導彈技術。

>>原報道鏈接>> China nixed meeting on biowarfare concerns as coronavirus queries increa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