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明澈|责编:文旺

图片来自:http://hk.epochtimes.com

据《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近日报导,去年中共国取消了与美国官员有关中共违反《生物武器公约》(BWC)“秘密制造生物武器”的线上会议。国务院本月发布的年度合规武器报告披露,中共以不愿说明的技术问题取消了会议。这是四年来中共第一次拒绝与美国官员交涉。

报道称,国务院的年度合规武器报告审查了美国和其他国家有关遵守核扩散、生物化学武器以及导弹试验的国际协定纪录,并对中共国、伊朗、朝鲜、叙利亚、俄罗斯提出了批评意见。报告指出,中共国军队进行了军民两用的生物研究活动。2021年的报告将中共从事“潜在”军事用途活动中的“潜在”一词取消,这表明有关情报已经更新。这一更新可能来源于一名带著中共生物武器项目细节逃亡至欧洲的人民解放军(PLA)医生。

报导指出,1984年,中共国签署了《生物武器公约》,该公约第一条规定,签署国 “在任何情况下”不能生产非和平用途的微生物或生物制剂,不得制造生物制剂或毒素的武器或运载系统;签署国应当披露当前和过去的生物武器工作。现在中共国境内有40多个由军队管理的研究机构,据说这些机构都秘密从事著生物武器研发工作。

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艾薇儿·海因斯本月告诉国会,中共冠状病毒的起源有两种理论:1.病毒实验室洩漏;2. 蝙蝠病毒起源论。中共秘密製造生物战计画的证据越来越多,病毒实验室洩露理论不应该被否定。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在去年披露,中共国秘密生物战工作包括利用病原体攻击特定族裔群体的工程武器。该官员今年5月说:“我们正在研究中国对其少数民族进行的潜在生物实验。”

2020年12月,退役以色列中校,研究中共生物战计划专家丹尼·肖翰姆(Dany Shoham)发表文章指出,人类干预在实验室中製造冠状病毒的可能性,高于自然发生、自发进化的可能性。

报导称,一些中共军队官员的公开言论,为有关中共研製针对族裔群体的生物武器的情报提供了证据。退役中共将军张世波在2017年的一本书中写道,生物技术的进步增加了使用进攻性生物武器的危险,包括那些能够对“特定民族基因进行攻击”的生物武器。在2011年联合国关于《生物武器公约》的会议上,中共官员正式提交的一份文件首次披露,中共国担心针对特定群体的生物武器可能用来攻击某个特定族裔。根据有12国参加的《生物武器公约》会议,这种担心被写进了联合国的指导手册中。

国务院的年度合规武器报告表示,美国政府的分析家们不认为中共国已经按照公约的要求完全消除了其生物战计划。作为历史性生物武器计划的一部分,中共国可能已经将蓖麻毒素、肉毒杆菌毒素和炭疽病、霍乱、鼠疫、土拉菌病的致病剂武器化。中共国不但拥有生物技术基础设施,并与未指明的“有关国家”合作。美国情报分析家认为,中共国的活动可能违背了公约中关于禁止开发、生产或储存非和平用途的生物制剂或毒素的限制。中共国的进攻性生物武器计划始于20世纪50年代,一直持续到80年代。批评者认为,中共国没有按照公约的要求披露细节。

报导称,国务院在1月份提供了关于中共国军事生物武器研究的第一个公开信息,其中包括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的概况。信息指出WIV是一个拥有高度安全级别实验室的综合机构,该机构从事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导致了中共病毒疫情。中共国“对保密和控制的致命迷恋,牺牲了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公共健康。”

概况介绍首次披露,WIV几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出现了类似中共病毒的症状。“这让人们对WIV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公开声称WIV的工作人员和学生对SARS-CoV-2或SARS相关病毒是‘零感染’的可信度产生了疑问。”“实验室的意外感染已经在中国和其他地方引起了几次病毒爆发,包括2004年在北京爆发的SARS疫情。”

报告还显示,自2016年以来,世界疫苗研究所的中共国研究人员一直在对一种名为RaTG13的病毒进行实验,这是一种蝙蝠冠状病毒,与中共病毒高度相似。报告称,“WIV有进行‘功能增强’研究以设计嵌合病毒的公开记录,”“但WIV在研究与COVID-19病毒最相似的病毒方面的记录并不透明或一致,包括RaTG13,它在2013年几个矿工死于类似SARS的疾病后从云南省的一个山洞里取样获得的。”但世界卫生组织-中共国政府对中共病毒来源的调查在其最终报告中没有提到国务院的事实。调查报告的结论是,实验室泄漏的理论 “非常不可能”,暂时不值得进一步科学研究。

报导认为,中共国一直不遗馀力地否认病毒来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批评者说,中共国正在散布关于病毒来源的虚假信息。中共官员表示,该病毒起源于美国的一个实验室,由来访的美国军队带到中国。还声称病毒是通过冷冻食品包装进入中国的,专家们认为这不太可能。

国务院报告说,对该病毒的彻底调查必须包括对武汉实验室为什麽明显地改变和删除有关RaTG13和其他病毒的在线工作记录及全面说明。概况介绍还称,武汉的设施正在进行重大的秘密军事研究,包括至少自2017年以来代表中共军方进行的实验室动物实验。报告称,“保密和不披露是北京的标准做法,多年来,美国公开表达对中国过去的生物武器工作的关切,尽管中国在《生物武器公约》下有明确的义务,但北京既没有记录也没有明显地消除这些工作。”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在2015年通过总部设在纽约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向WIV提供了300多万美元的资金。川普政府在2020年4月切断了这笔资金。国务院说,美国和其他WIV资助者或合作者“有权利和义务了解我们的研究资金是否被转用于中国的秘密军事项目。”国务院的报告说,披露该研究所 “只是揭开了隐藏COVID-19病毒中国发源地的面纱。”

报导指出,国务院的报告还涉及其他军备控制问题,比如中共国继续在其位于西部的罗布泊核武器试验场加紧工作。这些活动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即中共国正在违反暂停试验的规定,秘密地进行核武器试验。报告说,“近年来,中国可能准备全年运行其罗布泊试验场,而且其核试验活动缺乏透明度,这引起了人们对中国是否遵守美国零产量标准的关注。”报告指出,“整个2020年,中国持续不断地在罗布泊核武器试验场工作。”中共国违反了1987年的一个非正式的反扩散协议,即控制导弹技术协议,继续向外出售导弹和相关技术,也没有遵守2000年向美国作出不协助任何国家发展能够运载核武器的弹道导弹的承诺,在2020年向伊朗出售导弹和设备。

报告说,“尽管美国要求中国调查并制止此类活动,但其中大部分案件仍未得到解决。”去年,美国根据《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不扩散法》对八家中共国公司实施制裁,因为它们向伊朗转让导弹技术。

>>原报道链接>> China nixed meeting on biowarfare concerns as coronavirus queries increa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