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北京4月14日報道 – 中國央行微信公眾號周三發布工作論文稱,中共國人口衰減的速度超乎想象,教育和科技進步難以彌補,建議全面放開和鼓勵生育。

中共國的人口生育政策在其統治的七十年裏,可謂一波三折,迂回反覆,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建國初期中共國政府曾鼓勵生育,並一度效仿前蘇聯,授予生育多的婦女“英雄母親”、“光榮母親”的稱號;1971年,中共開始首次實施限制人口出生的政策,鼓勵少生;從70年代末起,開始嚴格實施“獨生子女”政策;1982年更是提出了“一胎上環,二胎絕育”的強制上環、強制絕育的政策。

據法廣(rfi)報道,截止到2013年,40年間,中共國總計實施了3.3億次墮胎手術,1.96億次絕育手術。在計劃生育政策實施過程中,不乏野蠻舉措,包括圍追堵截、強制引產、結紮等,對被迫墮胎、引產的婦女身心健康造成很大傷害,遭致多方批評。

期間,在廣大鄉村常見的宣傳口號不乏:“寧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個,”“一人超生,全村結紮”等,令人觸目驚心。

而執行計劃生育幾十年後,凸顯以下社會問題:

1.因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中共國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2.獨生子女的父母步入老年後,家庭“養老問題”沈重;
3.獨生子女不幸早夭去世後,大量失獨家庭孤苦無依;
4.盡管有罰款等措施,富人權貴階級依然可以通過各種渠道超生。

實際上,根據文貴先生的爆料,早在上世紀70~80年代,紅色權貴家族早已開始著手實施“建築藝術項目”,繪制起自己的海內外“基因圖譜”,不少人繁衍了幾個、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私生子。

說到底,計劃生育政策,不過是根據需要,為草根階級量身定制的一道統治枷鎖

而隨著獨生子女政策帶來的越來越嚴重的人口結構問題,中共最終在2015年秋,又開始全面實施二孩政策,以此試圖扭轉社會人口老齡化和適齡勞動力逐年短缺的問題。

田間地頭,原先的標語被覆蓋上新的大紅字體,充斥著諸如:“二胎獎,一胎罰,丁克不育都該抓”, “一人拒絕多生,全村人工授精”等宣傳口號。

一會兒全村結紮,一會兒全村授精,貌似調侃、不無威脅!人耶?豬耶?自由意誌都沒有,何談人權?!其荒誕程度,堪比前社會主義國家-羅馬尼亞歷史上曾出現過的“月經警察”。

上世紀六十年代,隨著人口出生數量急劇下滑,為了補充勞動力,羅馬尼亞共產黨在1966年10月頒布了《770法令》,旨在通過限制人民的墮胎和避孕,創建龐大的羅馬尼亞人口。

自此,在羅馬尼亞,女性墮胎和避孕在規定的幾種情況外均為非法(如婦女年齡在45 歲以上,或已經生育4個孩子等),違者會受到監禁等處罰。

在該法令下,整個國家,跟女性生育有關的一切信息都被嚴密監控起來。

首先禁止離婚、每對夫妻要求至少生四個孩子;在商店買不到避孕藥;不能受孕的女性要交罰金,社會地位也會低人一等。

各單位都有執法者對育齡女性進行嚴格監控,甚至婦女的月經情況也會受到嚴格地盤問檢查,以確保她們沒有使用避孕工具。各個醫院都潛伏著秘密警察,嚴密監視著醫院內跟墮胎流產相關的各項手術。

這些執法者,史稱“月經警察”。

無一例外,這種人工強制幹預的後果也是災難性的:

由於醫療保健設施並沒有跟上人口急速增長的速度,羅馬尼亞的兒童死亡率一路飆升到鄰國的十倍以上。

其次,由於較低的生活質量,許多兒童營養不良,再加上條件有限,這些也都加劇了兒童的死亡。

最後,同中共國一樣,再嚴苛的法律,富裕權貴階層依然能夠通過各種手段逃避監管,包括非法獲得避孕藥具,或者賄賂醫生墮胎等。最後倒黴的還是草根,不少底層婦女意外懷孕後,只能偷偷用原始的墮胎方法鋌而走險,導致感染、不育甚至死亡。

2007年榮獲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獎的羅馬尼亞電影《4個月3星期零2天》,講述的正是在這段荒誕不經的歲月裏,一個意外懷孕的女大學生,私下找醫生在一家酒店房間裏冒著生命危險墮胎的故事。

看來,共產主義獨裁政權的共同點之一就是試圖全方位監控老百姓的一切:管天管地管空氣,中間還要管你的生殖器。

當然,羅馬尼亞獨裁統治的最後下場,全世界有目共睹。雖然他們建立了一套號稱比前蘇聯還要細致嚴密的秘密警察體系,用以監視公民的生活,以維持其高壓統治,但80年代以來,隨著其國內經濟陷於停滯,人民生活水平低迷,貧困率、嬰兒死亡率的持續走高,在1989年12月,羅馬尼亞人民最終奮起,做出了歷史的選擇!

參考鏈接:

1.中国“十年一度”人口普查数据公布在即 央行发“通俗”论文警告人口衰减风险

2.40年间堕胎的中国妇女人次达3亿3千万

3.《4个月3星期零2天》-维基百科

4.770法令-维基百科

5.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维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