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草山寫作2組 桃花水母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朱華⼭,1964年1月生人。20歲參加工作,23歲加入中國共產黨, 絕對是年輕有為前途⽆量,官⾄雲南省教育廳副廳長(正廳級)之位卻嘎然⽽⽌。2020年7⽉接受紀委監委調查,2021年3⽉20⽇被提起公訴。還沒有看到法院判決結果,中共紀委⽹站已經登出朱華⼭的認罪悔罪報導。根據該報導,我們來分析⼀下朱華山如何打臉中共黨教育,後悔沒聽媽媽的話。這也驗證了爆料⾰命的口號,跟著共產黨,⾛進⽕葬場。

朱華⼭⼀路晉升很順利。從雲南省教委學⽣處主任科員,雲南省招⽣考試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到雲南省招⽣考試院院長(副廳級),雲南省教育廳副廳長(正廳級)、黨組成員、省委教育⼯作委員會委員,再兼任省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不可謂之不順。這也是中共官員攀升的標準之路。朱華山⼀直在教育口,負責考試,這可是個肥缺。如果這個肥缺背後的靠山倒了,此人必會受牽連,但這更多地反應出中共體制這個染缸把人心都染黑了。

朱華⼭的痛苦懺悔:

“我後悔沒有聽從父母的教誨,’做善事、積功德、做好⼈、有好報’,以致走到今天的地步”; “我後悔沒有聽進妻⼦的勸告’要那麼多錢⼲什麼’,被金錢物慾所擊倒”;“我後悔沒有把’從小貧窮’當成一筆財富,沒有對現實待遇倍加珍惜,既想當官又想發財”;“我後悔……”中共官宣公開這三句話,得到的結論是:“不把權⼒當責任和擔當,⽽是當作享受的資本,醉⼼於投機鑽營,朱華⼭的權錢交易營⽣,最終只是黃粱⼀夢”。

我看到這三句話,看到了三句話背後的母親的善良和妻⼦的疼愛。“做善事,積功德,做好⼈, 有好報”,“要那麼多錢⼲什麼”,我相信朱華⼭在聽到母親和妻⼦的話後⼀定仔細思考過,但中共官場,⽆權⼒就⽆尊嚴,⽆權⼒沒有⼈瞧得起你。

中共權⼒的內涵中,本⾝就沒有什麼責任和擔當,他們從來沒有為⾃⼰⾏使權⼒產⽣的錯誤,造成的損害承擔過責任;中共權⼒的內涵就是特權,就是享受的資本,權錢交易是中共權⼒的核⼼內容,⽤權獲得錢,再⽤錢買更⾼的權⼒,獲得更多的錢,就這樣⼀步步,在世⼈對權⼒的敬畏中享受著權⼒帶來的優越和快樂。“最終只是黃粱⼀夢”這是句⼤實話。上⾄習近平做著皇帝夢,下⾄⼩科長,做著黃粱夢,沒有真⼼為百姓做事的⼈。有多少像朱華⼭這樣,聽黨的教育跟黨⾛的⼈,最後都是監獄等他們。

朱華⼭的痛苦回憶:

“小時候,家⾥窮,窮得不願回憶。”童年,食不果腹,通過讀書走出大山,改變命運,成為一個有出息的⼈。1981年考⼊⼀所中專學校,學費和⽣活費都由國家負擔,畢業後分配到昆明⼯學院(現昆明理⼯⼤學)⼯作。

中共官宣結論是:“從貧苦的農家娃到光榮的教育⼯作者,沒有黨和國家的政策,就沒有朱華⼭⼈⽣命運的轉折”。此⾔著實差矣。在解放前,通過苦讀都可以改變命運。⽽中共統治下, 階級劃分,城鄉固定,禁⽌流動的規定剝奪了多少成才的機會。沒有中共黨限制考試的政策,百姓⾃由選擇,⼈⼈都有改變命運的機會。貧苦命運是由中共造成的,反過來負擔了你的學費和⽣活費,又得感謝中共,這是地道的“把你賣了讓你數錢”,“打你巴掌給你個甜棗”的邏輯。限制的政策是中共所定,放開了還需要你感謝它,這是何等荒謬的強盜邏輯。

朱華山的“接天線”過程和手段:

生活中的接天線,是收音機或電視機為了獲得信號而向戶外接一根電線。原來中共黑幫體制也有“接天線”之說。顧名思義,就是找找靠山。1995年4月,31歲的朱華⼭被調到省教委⼯作,5年後,他被提拔為省招辦副主任,正式⾛上領導崗位。2001年上半年,省委組織部決定派朱華⼭到勐海縣掛職副縣長。他通過湖南籍武警

⼲部李某搭橋進⼊省委領導居住的⼩區,結識了時任雲南省委組織部部長的秦光榮及其妻⼦黃⽟蘭。他以想要攻讀博⼠學位為由,希望省委組織部取消下派他到勐海縣掛職的決定。由此,朱華⼭開始進⼊秦光榮的視野。朱華⼭“從秦光榮枕邊⼈黃⽟蘭著⼿。他左⼀句黃⽼師,右⼀句黃⽼ 師,噓寒問暖,從國內外多途徑為黃⽟蘭買⾐服、鞋⼦、⼿表、服飾等特⾊禮品,表現得體貼⼊微⽽又謙卑溫厚。他故意不送秦光榮⼤錢,⼀⽅⾯演繹⾃⼰的清貧,另⼀⽅⾯以’三心’標準服務秦光榮— —工作上努力做出成績,讓他稱⼼; 交辦的事項竭盡全⼒辦好,讓他放⼼;逢年過節前去拜訪,讓他歡⼼。靠著這些攀附⼿段,他逐步⾛進了秦光榮的’小圈子’。”

中共官宣認為,這是朱華⼭為了實現“當官、發財、享受”的人生“三部曲”的精心佈局,想方設法進⼊到秦光榮的“⼩圈⼦”,不理解組織培養⼲部的良苦⽤⼼,順勢借題發揮。“朱華⼭的’付出’有了’回報’。2008年底,省招辦升格為副廳級單位——省招生考試院,時任省招⽣考試院常務副院長的朱華⼭找到黃⽟蘭,希望時任省長秦光榮推薦⾃⼰當院長。2011年8月,秦光榮陞任省委書記,朱華⼭為了牢牢攀上秦光榮這棵“大樹”,他“收集整理秦光榮發表的各類⽂章講話, 僱傭寫⼿撰寫⽂章,⼤⼒吹捧秦光榮的治理思路和治省政績。他極盡諂媚之態,試圖以’文字’換’位子’,以期被提拔重⽤”。2012年9月,朱華⼭任昆明學院院長兼省招⽣考試院院長,順利晉升正廳級,成為雲南官場炙⼿可熱的⼈物。

筆者認為,朱華⼭這麼年輕,⾃然是需要繼續攀升。接天線,找靠⼭,朱華⼭是在積極貫徹中共中央“彎道超車”政策。有投資,就的有回報。朱華⼭對秦光榮能做到讓他稱⼼,放⼼,歡⼼的“三⼼”效果,⾛別⼈不⾛的路“以⽂字換位⼦”的創新思維,⾛群眾之枕邊的夫⼈路線,⽆⼀不是中共的治國理政政策的落實。按照官宣,朱華⼭⽇常⼯作勤勤懇懇,樂於助⼈,作為家⾥唯⼀的廳級⼲部,為家族親屬上學買房都盡了⼼,是家⾥的頂樑柱。官宣沒有說他拿錢包⼩三,沒有說⽣活腐化。作為管理教育之⼈,利⽤職務便利,為特定群體在⾼考分數,志願錄取,提供保障,採⽤點招遺留問題等⽅式處理⾼考錄取和中⼩學就讀等問題,認為嚴重⼲擾了雲南省考試秩序,破壞了教育公平。其他這些罪狀在任何⼀個主管考試招⽣的官員都不⾜為奇。

結束語:

“⾔語上恭維、思想上腐蝕,⾦錢上收買”,在中共腐敗的藍⾦黃⾯前,還處在中共腐敗的初級階段。“ 一面講對黨忠誠,⼀⾯對抗組織審查調查;⼀⾯講黨風廉政,⼀⾯⼤搞腐敗”,中共培養的“兩面人”不是一天形成的,是中共一黨專制的必然結果。一位對母親善有善報教育牢記在心, 對妻⼦囑託不能忘懷的⼈,在不腐敗就被淘汰的中共體制⾥,浪奔浪湧的清洗下,你就是那朵⼀閃⽽退的浪花。

參考來源:

熱衷攀附進圈子苦心經營一場空
雲南省教育廳原副廳長朱華山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校對/發稿:雪梨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4_April.jpg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