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草山写作2组 桃花水母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朱华⼭,1964年1月生人。20岁参加工作,23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绝对是年轻有为前途⽆量,官⾄云南省教育厅副厅长(正厅级)之位却嘎然⽽⽌。2020年7⽉接受纪委监委调查,2021年3⽉20⽇被提起公诉。还没有看到法院判决结果,中共纪委⽹站已经登出朱华⼭的认罪悔罪报道。根据该报道,我们来分析⼀下朱华山如何打脸中共党教育,后悔没听妈妈的话。这也验证了爆料⾰命的口号,跟着共产党,⾛进⽕葬场。

朱华⼭⼀路晋升很顺利。从云南省教委学⽣处主任科员,云南省招⽣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到云南省招⽣考试院院长(副厅级),云南省教育厅副厅长(正厅级)、党组成员、省委教育⼯作委员会委员,再兼任省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不可谓之不顺。这也是中共官员攀升的标准之路。朱华山⼀直在教育口,负责考试,这可是个肥缺。如果这个肥缺背后的靠山倒了,此人必会受牵连,但这更多地反应出中共体制这个染缸把人心都染黑了。

朱华⼭的痛苦忏悔:

“我后悔没有听从父母的教诲,‘做善事、积功德、做好⼈、有好报’,以致走到今天的地步”; “我后悔没有听进妻⼦的劝告‘要那么多钱⼲什么’,被金钱物欲所击倒”;“我后悔没有把‘从小贫穷’当成一笔财富,没有对现实待遇倍加珍惜,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我后悔……”中共官宣公开这三句话,得到的结论是:“不把权⼒当责任和担当,⽽是当作享受的资本,醉⼼于投机钻营,朱华⼭的权钱交易营⽣,最终只是黄粱⼀梦”。

我看到这三句话,看到了三句话背后的母亲的善良和妻⼦的疼爱。“做善事,积功德,做好⼈, 有好报”,“要那么多钱⼲什么”,我相信朱华⼭在听到母亲和妻⼦的话后⼀定仔细思考过,但中共官场,⽆权⼒就⽆尊严,⽆权⼒没有⼈瞧得起你。

中共权⼒的内涵中,本⾝就没有什么责任和担当,他们从来没有为⾃⼰⾏使权⼒产⽣的错误,造成的损害承担过责任;中共权⼒的内涵就是特权,就是享受的资本,权钱交易是中共权⼒的核⼼内容,⽤权获得钱,再⽤钱买更⾼的权⼒,获得更多的钱,就这样⼀步步,在世⼈对权⼒的敬畏中享受着权⼒带来的优越和快乐。“最终只是黄粱⼀梦”这是句⼤实话 。上⾄习近平做着皇帝梦,下⾄⼩科长,做着黄粱梦,没有真⼼为百姓做事的⼈。有多少像朱华⼭这样,听党的教育跟党⾛的⼈,最后都是监狱等他们。

朱华⼭的痛苦回忆:

“小时候,家⾥穷,穷得不愿回忆。”童年,食不果腹,通过读书走出大山,改变命运,成为一个有出息的⼈。1981年考⼊⼀所中专学校,学费和⽣活费都由国家负担,毕业后分配到昆明⼯学院(现昆明理⼯⼤学)⼯作。

中共官宣结论是:“从贫苦的农家娃到光荣的教育⼯作者,没有党和国家的政策,就没有朱华⼭⼈⽣命运的转折”。此⾔着实差矣。在解放前,通过苦读都可以改变命运。⽽中共统治下, 阶级划分,城乡固定,禁⽌流动的规定剥夺了多少成才的机会。没有中共党限制考试的政策,百姓⾃由选择,⼈⼈都有改变命运的机会。贫苦命运是由中共造成的,反过来负担了你的学费和⽣活费,又得感谢中共,这是地道的“把你卖了让你数钱”,“打你巴掌给你个甜枣”的逻辑。限制的政策是中共所定,放开了还需要你感谢它,这是何等荒谬的强盗逻辑。

朱华山的“接天线”过程和手段:

生活中的接天线,是收音机或电视机为了获得信号而向户外接一根电线。原来中共黑帮体制也有“接天线”之说。顾名思义,就是找找靠 山。1995年4月,31岁的朱华⼭被调到省教委⼯作,5年后,他被提拔为省招办副主任,正式⾛上领导岗位。2001年上半年,省委组织部决定派朱华⼭到勐海县挂职副县长。他通过湖南籍武警

⼲部李某搭桥进⼊省委领导居住的⼩区,结识了时任云南省委组织部部长的秦光荣及其妻⼦黄⽟兰。他以想要攻读博⼠学位为由,希望省委组织部取消下派他到勐海县挂职的决定。由此,朱华⼭开始进⼊秦光荣的视野。朱华⼭“从秦光荣枕边⼈黄⽟兰着⼿。他左⼀句黄⽼师,右⼀句黄⽼ 师,嘘寒问暖,从国内外多途径为黄⽟兰买⾐服、鞋⼦、⼿表、服饰等特⾊礼品,表现得体贴⼊微⽽又谦卑温厚。他故意不送秦光荣⼤钱,⼀⽅⾯演绎⾃⼰的清贫,另⼀⽅⾯以‘三心’标准服务秦光荣——工作上努力做出成绩,让他称⼼; 交办的事项竭尽全⼒办好,让他放⼼;逢年过节前去拜访,让他欢⼼。靠着这些攀附⼿段,他逐步⾛进了秦光荣的‘小圈子’。”

中共官宣认为,这是朱华⼭为了实现“当官、发财、享受”的人生“三部曲”的精心布局,想方设法进⼊到秦光荣的“⼩圈⼦”,不理解组织培养⼲部的良苦⽤⼼,顺势借题发挥。“朱华⼭的‘付出’有了‘回报’。2008年底,省招办升格为副厅级单位——省招生考试院,时任省招⽣考试院常务副院长的朱华⼭找到黄⽟兰,希望时任省长秦光荣推荐⾃⼰当院长。2011年8月,秦光荣升任省委书记,朱华⼭为了牢牢攀上秦光荣这棵“大树”,他“收集整理秦光荣发表的各类⽂章讲话, 雇佣写⼿撰写⽂章,⼤⼒吹捧秦光荣的治理思路和治省政绩。他极尽谄媚之态,试图以‘文字’换 ‘位子’,以期被提拔重⽤”。2012年9月,朱华⼭任昆明学院院长兼省招⽣考试院院长,顺利晋升正厅级,成为云南官场炙⼿可热的⼈物。

笔者认为,朱华⼭这么年轻,⾃然是需要继续攀升。接天线,找靠⼭,朱华⼭是在积极贯彻中共中央“弯道超车”政策。有投资,就的有回报。朱华⼭对秦光荣能做到让他称⼼,放⼼,欢⼼的“三⼼”效果,⾛别⼈不⾛的路“以⽂字换位⼦”的创新思维,⾛群众之枕边的夫⼈路线,⽆⼀不是中共的治国理政政策的落实。按照官宣,朱华⼭⽇常⼯作勤勤恳恳,乐于助⼈,作为家⾥唯⼀的厅级⼲部,为家族亲属上学买房都尽了⼼,是家⾥的顶梁柱。官宣没有说他拿钱包⼩三,没有说⽣活腐化。作为管理教育之⼈,利⽤职务便利,为特定群体在⾼考分数,志愿录取,提供保障,采⽤点招遗留问题等⽅式处理⾼考录取和中⼩学就读等问题,认为严重⼲扰了云南省考试秩序,破坏了教育公平。其他这些罪状在任何⼀个主管考试招⽣的官员都不⾜为奇。

结束语:

“⾔语上恭维、思想上腐蚀,⾦钱上收买”,在中共腐败的蓝⾦黄⾯前,还处在中共腐败的初级阶段。“ 一面讲对党忠诚,⼀⾯对抗组织审查调查;⼀⾯讲党风廉政,⼀⾯⼤搞腐败”,中共培养的“两面人”不是一天形成的,是中共一党专制的必然结果。 一位对母亲善有善报教育牢记在心, 对妻⼦嘱托不能忘怀的⼈,在不腐败就被淘汰的中共体制⾥,浪奔浪涌的清洗下,你就是那朵⼀闪⽽退的浪花。

参考来源:

热衷攀附进圈子 苦心经营一场空
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朱华山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校对/发稿:雪梨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4_April.jpg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