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譯:花岗岩
校對/編輯:七彩光

图来源:ShanghaiEye

作為國家安全公民委員會成員的勞倫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在美國調查冠狀病毒起源方面擔任著重要角色。近期,他在推特上頻頻發推,揭露中共病毒的實驗室起源。他是美軍退役上校,曾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前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參謀長,阿斯利康疫苗公司全球運行總監,NIH撥款管理人,病毒顧問專家,美軍情專家。

塞林博士4月28日在Gateway Pundit再次發表重磅文章揭露中共軍方在2019年10月軍運會期間故意將美國軍人運動員暴露於#Covid19的環境中,意圖傳播中共病毒以阻止川普連任。

首先,文章披露了中共政權在1949年強占中國大陸時,中國人民解放軍控制了日本731部隊和其大陸科學研究院的馬病研究所。731部隊是日本關東軍在中國東北建立的防疫和水凈化部門的正式名稱,實際上它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帝國軍秘密的生化戰研究與發展中心,該研究所隸屬於該中心。

根據當年日本關東軍的回憶錄,獸醫研究和軍馬保健只是幌子,用以掩蓋設在中國東北的研究和生產生物武器設施的真正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不僅采用了它的資源,而且還采用了日本帝國軍的作案手法。

1953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的5所獸醫學校合並,在長春組建成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獸醫大學,隸屬於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這所大學距731部隊舊址僅140英裏。

於此同時,與日本帝國軍同名的“軍馬衛生研究所”或類似的中心,在北京,成都,廣州,南京和雲南分別建立,與地區軍事指揮相對應。

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領導,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監督的獸醫研究網絡是中國生物戰計劃的核心指揮和控制要素。其中兩名軍人獸醫,中國工程院院士,夏鹹柱和金寧一領導了該網絡。他們都是中國醫學科學院學術咨詢委員會的成員,並在坐落在長春市的軍事獸醫研究所和人獸共患病研究所一起工作。解放軍高級軍官曹務春,楊瑞馥和陳薇被認為是參與該計劃監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成員。

至少有四位夏鹹柱和金寧一的同事,何彪,範泉水,塗長春和吳誌強,已經從事大規模國內外病毒收集工作達八年之久。何彪與重慶第三軍醫大學的王長軍一起在分離舟山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中國爆料人閆麗夢博士聲稱舟山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是COVID-19的主要骨幹。

根據這種情況,為了應對川普政府日益增加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壓力,在2019年10月28日至31日之間,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授權人民解放軍,將來武漢參加世界軍事運動會的美軍運動員在等待離開武漢機場的情況下暴露於COVID-19。

目的是通過在美軍基地內的感染擴散使美軍戰鬥力衰弱,在美國平民中造成混亂,並阻止川普總統連任。

大約在美軍士兵暴露於該病毒的時候,在武漢市內也釋放COVID-19用於轉移視線並為中共反駁使用生物武器的指控提供自然的解釋。

雖然對美軍運動員的攻擊沒有成功,但對武漢市內的釋放已經失控,到2019年11月底,隨著感染人數的加速增長不斷擴散。

在針對美國軍人的最初直接行動失敗後,中共國國內面臨著災難性大流行的影響,北京領導人對這種危險撒謊,掩蓋和隱瞞,並允許COVID-19通過商業旅行在全球範圍內傳播。

評:現在全球疫情不容樂觀,已有1.5億人感染,3百多萬人死亡,而且正在幾何級增加。中共已經向美國,歐洲,印度,日本及全球發動了生物戰。如果沒有閆麗夢博士勇敢的站出來揭露中共病毒的真相,現在的世界不可想象。正如閆博士警告世界所說的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只有消滅共產黨,才能真正搞清楚病毒的真相,才能徹底停止這場災難性大流行!在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努力下美國和世界已經醒來,滅共已經成為共識!消滅中共是正義的必需!共產黨你玩了!

原文鏈接: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4/chinas-military-biowarfare-network-led-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