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美食部 新世界的一员

事实上,老百姓并不完全都是傻子,有太多的人知道共产党的话不可都信。对于不打疫苗不让上班的规定,身边人骂爹骂娘的也不在少数。可人们的记忆力往往就只有几天,那怕已经有人出现了发热、无力、血压升高等副作用现象,依然抵不过共产党花言巧语的“都是为了百姓好”,抵不住这又是哄又是骗又是霸王硬上弓的流氓模式。

太多的人看似睡着,其实心是醒着的。比如我说起武汉的人死了很多,几乎人人都应答,那肯定的,共产党是不会说实话的。比如我说政府没有一个地方是清廉的,每一次说调控,房价反涨不跌,油盐酱醋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在你不知不觉中上涨一点再上涨一点,停车五分钟就有人突然街角落窜出来开罚单,这哪里是为人民服务,其实是害人民,想着法子抢人民的钱。大多数人通常都认可,还会骂上几句。比如我说教育不对,只管分数不重德智体,而且现在正课都不重视了,到处都补课学校,老百姓的钱就这样的被这样那样的吸走;一辈子存不了啥钱,劳保还得自己买,医保是报销多了,可过去一百可以看的小病小痛,现在报了还得加倍掏钱;吃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放心的,连空气、水都污染;他们却坐着办公室,喝着茶,聊着妹子,啥都不管,领高薪,坐豪车,住豪宅,这正常吗?人们通常也会觉得不满。

但是,很多人总认为没办法,觉得恶党是为了国家的稳定而不得不维稳,为了维持秩序不得不开罚单,不这样做那么大一个国家就会乱。只是一些底层的执行者比较坏,没做好,上面对这些事情是不知道的。这种理念是共产党从小一点一点灌输给我们的畸形思路。

当我说,假如上面清廉,下面敢不清廉?假如强拆没有上面的暗示指示,必须要依法办事的,那最恶的恶霸,敢强拆你吗?假如不通过药监局,医院敢涨价吗?……
人们都说我看的想的都太过偏颇,无奈的我有时像鱼儿,只能冒个泡泡……

我常问身边的亲戚朋友、熟悉的人,假如武汉病毒是我们自己的研究所跑出来的,你会怎么想?很多人都觉得我脑子有毛病,却没有人会去质疑恶党的邪恶用心,因为按照常理善良的人真的无法想象一个政党口口声声说的为人民服务却做着伤害百姓杀百姓的恶毒之事,人们总是愿意相信政党、政府是必须也必定是为人民谋福的。就像人们看到城管打砸老百姓的摊位,是觉得过分,尤其是觉得不能这样对待年龄大了为卖掉一些种的东西,就被拖走三轮车的恶毒现象。可人们总是会为这样的政府、这样言行找合理的说法,说是为了维护市场的正常运作。我对他们解释,电影电视里常放的古代人,甚至就近的民国时期,都是可以随地设摊的,也没有见过就把市场搞乱的。他们却只会觉得我思想偏激。现在,看到年龄大的叔叔阿姨们为卖掉点自己种的东西被赶来赶去、扔东西时,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假如我出面指责,只有少数人会表示支持,更多的人觉得市场就应该有市场的规矩,都这样的话市场就乱了。我问他们,这不更说明农民卖得便宜,市场卖得贵?不更说明有人在坑我们的钱吗?他们却多认为不能因为几个人、几个钱而破坏制度,没有人去想,为什么古时农民随处设摊,没见扰乱市场,而共产党的治下,却各种乱象频出?

我人微言轻,很少有人会相信一个平凡的渺小的我所说的话,但只要防火墙倒塌,真相蜂拥而来,我始终相信,像我这样一接触真相信息立马醒悟的人会有很多很多很多。因为共产党的所作所为日积月累,人们已经在内心深处有了质疑,有了反感,只要有机会接触到真相,国人醒来的时刻不会太遥远。

随着国际追责病毒真相的怒潮,我们爆料革命消灭共产党,新中国联邦人永不为奴的战争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中共你完了,中共你完了,中共你完了!!!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