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台湾宝岛农场 追寻自由

前阵子在华人世界引起一阵热议的华裔导演赵婷,在4月25日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上,顺利抱回大奖。不但在国际上大放异彩,更为华语圈的人们带来一阵旋风。早在3月底4月初时,媒体开始大肆报导,但随即关于赵婷导演的负面新闻就铺天盖地而来。这样巨大的落差,不禁令人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一件值得同为华人骄傲的事,瞬间变成一种必须「选边站」的闹剧?

为了理解媒体及网路平台上,讯息反转的落差,使用中共国的网路平台进行阅读后发现,在腾讯、微博、微信上资讯,都在传播一些关于赵导演的言论及立场问题。不外乎是针对她过去的发言,例如:我年少时的中国是「一个充满谎言的地方」;如今,美国是我的国家。有趣的一点是,在中共国可以掌控的平台上,赵导演的资讯如同被冻结般地静止在4月初。后续更新,已搜寻不到任何新资讯。唯一有的,仅剩下个人的资历,一些流水帐形式的文字。另外,从大纪元的平台去搜寻赵婷导演的报导,就可以看到很明显的时间轴变化。在2020年9月获威尼斯影展金狮奖,问鼎奥斯卡奖的呼声开始高涨。后来「被检视」过往言论,开始被扣上「辱华」的帽子,进而在中共国境内被封杀。网路开始出现一堆「换汤不换药」的指责性贴文。为什么要禁播《无依之地》(又译:游牧人生)?拿一个人过去的言论来量身订制规则,在一个正常社会里,是很怪异的行为。为什么这部电影会获此殊荣?

电影描述的背景是女主角由于经历经济变迁、丈夫过世,而选择住在自己的厢型车上,去寻找自己该如何生活下去的意义。实际上,看完这部影片后,更多启发是来自于,影片所刻划每一位游牧者的背后动机及人生故事的缩影。女主角从自己的父亲身上继承了如何让自己珍惜的人「永生」,就是让他永远存在于自己的回忆中。而女主角遇见的人物,有的是庸庸碌碌大半生,最后发现原来是一场空,而且重病缠身;有的则是无法承受失去至亲的伤痛而希望在自然中找到生命的寄托。尽管从旁人角度看,游牧者的生活方式是与社会脱节的,但是这在精神层面而言,却是一种值得尊敬的选择。人生际遇与终点绝对不是单一选项,而每一个选择所衍生出来的因果更是错综复杂的,所以唯有学会尊重个体差异,尊重每个人不同的选择,这样才能从别人生命的故事中,见证到生命的升华。

既然影片内容获得外国文艺界、影视界的肯定,那么为什么中共国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封杀?赵婷导演在颁奖典礼上表示,自己深切感受到「人之初,性本善」的理念。 「我把这个奖献给通过展现出信心和勇气,来珍守自己的善心,并对彼此保持善心的人,不管有多艰难。」把她的这段话,对应到影片里所刻画的内容,确实可以令人内心澎湃。人生是一连串选择的过程,每个人最初都心存善念,而能有信心和勇气坚守到底,是难能可贵,且该备受尊敬的。中共国之所以要封杀电影,连颁奖典礼都不播,从这些内容可以推敲一二:

「中共不想让人民有选择」,这个理由,从「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这个口号,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共要对人民从小洗脑?因为一切都听党的安排,也就是人民不需要有多余的选择,只可以选择党给的选项。不选的话就是封杀、放生,剥夺一切资源和机会。

「中共国体制里,讲真话就排除」,为什么会导出这个理解?从赵婷导演这一连串的事情演变,很难不令人有此理解。中共的标准、中共的政治利益,必须优先被满足,剩下的才能轮到小老百姓。中共代理人《环球时报》在26日发表社论,引用赵婷导演作品,并借此延伸到中美政治关系上,不但引发强烈反弹,更让人质疑中共又在为自身的政治利益做谋划。主因是,此篇社论仅发表英文版,但却没有中文版。也就是讯息进行屏蔽。而该篇英文版社论,又在周二傍晚被删除。

共产党在中共国境内施行的教育,就是「标准化」教育,不允许差异化产生,而且也禁止「宗教信仰」,只能信奉共产党。这样的体制与环境,连想要维持内心良善都必须偷偷摸摸,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令人痛苦。但即使如此,赵婷导演已经给我们最佳的解答了。生命会为自己找出路,坚持良善的心,做对的事。不向任何困难妥协,终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以上论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

点击此处阅读更多台湾农场精彩文章

点击此处观看更多台湾农场精彩直播影片

点击此处加入「台湾宝岛农场」Discord伺服器

文章审核:zhong

文章发布:Little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