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來源:《政治報》POLITICO|作者:伍德魯夫•斯旺(BETSY WOODRUFF SWAN)和布萊恩•本德(BRYAN BENDER)|發佈時間:2021年4月26日
翻譯:隨波逐流|校對:Beicy-數學老師|審核:萬人往|Page:小雨

原文翻譯:

在四星級指揮官的罕見呼籲之後,間諜頭目希望解密情報

最高軍事領導人說,在信息戰中,美國落後於中共國和俄羅斯。

簽字人之一是傑伊•雷蒙德(Jay Raymond)將軍,他當時是美國太空司令部司令,現在是太空部隊的負責人,也是參謀長聯席會議的成員。| 美聯社照片/安德魯•哈尼克(Andrew Harnik)

美國的頂級間諜說,在一群四星級軍事指揮官發出罕見而緊急的呼籲,要求應對俄羅斯和中共國的信息戰中提供幫助後,他們正在尋求解密和釋放更多關於敵人不良行為的情報的方法。

根據這些指揮官的說法,這兩個國家採取了許多令人不安的行動——包括破壞美國與盟國的關係和侵犯其他國家主權的諸多做法,這意味著情報界必須做更多的工作,向世界展示俄羅斯和中共國目前的所作所為。

去年,9名地區軍事指揮官的備忘錄懇請間諜機構向他們提供更多可以公開的證據,以便他們可以作為打擊“有害行為”的一種方式,將之公佈於眾。

他們說,只有通過“在公眾領域公開真相以應對美國21世紀的挑戰者”,華盛頓當局才能獲得美國盟友的支持。但是他們補充說,過於嚴格的保密措施阻礙了在思想鬥爭中競爭的努力。

去年一月,負責監督在亞洲、歐洲、非洲、拉丁美洲美軍以及特種作戰部隊的指揮官致函當時的國家情報代理總監約瑟夫•馬奎爾(Joseph Maguire)說:“我們要求提供這種幫助,以便更好地使美國,以及延伸到其盟友和合作夥伴能夠不戰而勝,現在在所謂的灰色地帶作戰,並在正在進行的話題戰中提供彈藥。”

他們補充說:“不幸的是,我們繼續錯失澄清真相、反擊歪曲言論、刺破虛假敘述以及及時影響事件,以轉變局面的機會。”

《政治報》(POLITICO)看到的該備忘錄尚未公開。在過去的一年中,該備忘錄在五角大樓、情報界和國會山上引起了轟動,被人們稱為“ 36星備忘錄”。這不是命令或最後通牒;相反,它是懇求情報界做出重大改變。

熟悉備忘錄的多名政府官員說,這個由11名四星作戰指揮官中的9人簽署的備忘錄——除其中一名外,所有其他人仍在服役——幾乎是聞所未聞的。他們表示,這突顯了高層官員異常的警覺。美國中央司令部和網絡司令部的最高領導沒有簽字。

這封信是由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即將卸任的負責人菲爾•戴維森(Phil Davidson)上將組織的,並由當時的美國太空司令部司令員傑伊•雷蒙德將軍簽署,而傑伊•雷蒙德將軍現在是美國太空軍負責人和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

戴維森和雷蒙德的發言人拒絕對備忘錄或他們的擔憂發表評論。

該消息使美國國家安全領導人長期面臨的一些最棘手的挑戰得到了極大緩解:你什麼時候將機密情報公開?在全球輿論戰中,秘密扮演什麼角色?

備忘錄的接收者之一,當時身為負責美國情報和安全的國防部副部長的卡里•賓根(Kari Bingen)說:“特別是,俄羅斯和中共國已經將信息武器化了,軍事指揮官和情報專業人員對此提出了重大關切。”

她在一次採訪中補充說:“戰鬥人員的指揮是很危險的。他們的部隊每天都在與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互動,並觀察我們的對手每天都在做什麼。他們需要及時和相關的信息來揭露不良活動並應對他們所看到的情況。”

不良行為

中俄軍事演習,圖片:RIA news俄羅斯新聞社

俄羅斯和中共國軍隊日漸表現出挑釁姿態。今年春天,莫斯科方面在其與烏克蘭接壤的邊界沿線集結了一支龐大的戰鬥部隊,並已逐步入侵到北美和歐洲領空。因其持續干預美國選舉進程並進行網絡攻擊,俄羅斯也一直是美國不斷追加製裁的目標。

北京當局繼續向南中國海的爭議地區進行軍事擴張,最近的是菲律賓聲稱擁有的一系列島嶼。它還向台灣發動了一場挑釁行動以欺凌台灣,它認定台灣為一個分裂省份,包括本月大膽向台灣防空識別區派遣了20多架戰鬥機,。

同時,美國國務院表示,俄羅斯和中共國利用冠狀病毒大流行來推動反美陰謀論,包括該病毒是美國製造的生物武器,以及美軍應對其迅速傳播負責。

將軍和海軍上將的備忘錄未經保密,但貼有“僅供官方使用”的標籤,他們堅持認為現狀遠遠達不到他們對付這種宣傳所需要的條件,這意味著向世界廣播俄羅斯和中共國正在破壞全球秩序和民主機構。

軍方表示需要公開的情報領域之一是衛星圖像。五角大樓一位前高級情報官員說,該備忘錄暗示一些戰鬥指揮官因無法與盟國和夥伴分享有關敵人行為的衛星照片而感到沮喪。

另一位前國防官員也說,指揮官私下里吐槽說他們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情報,或者他們獲取的情報太遲,或者他們得到的情報的保密程度過高,以致他們無法傳播情報。

管理計劃

據負責戰略通信的副助理國家情報總監馬特•拉爾(Matt Lahr)稱,去年夏天,五角大樓和情報部門的高級官員小組召集了一系列的工作組,來回應軍事備忘錄並提出建議。

2020年12月拉爾在一份聲明中說,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要求情報機構“審查其現有程序,並改善其行為方式,以便以作戰司令部所要求的速度和規模支持他們。”

他補充說,今年一月收到了間諜機構負責人的“初步答复”。現在,國家情報總監艾薇兒•海恩斯(Avril Haines)和正在履行國防部負責情報和安全職責的副部長戴維•泰勒(David Taylor)“正在審查各間諜機構的進展,並強調打擊惡意影響仍然是重中之重。”

官員們概述了為回應軍方對失去信息戰的持續擔憂而做出的一系列努力。首先,這包括“對現有信息通訊(IC)程序的審查,以縮短時間表並提高披露、降級和解密程序的效率。”拉爾說,另一個目標是“優先情報的發布條件,是為了解決戰略消息傳遞和有害影響。”

換句話說,這意味著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正在告訴其他美國情報機構要更加關注敵對政府如何秘密或公開地試圖塑造全球公眾輿論。但是該聲明並沒有說明關注重點在優先事項表中的位置已移到多高級別。

聲明說,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還正在為情報官員和分析人員創建教育和培訓計劃,以了解如何發現對手的各種形式的錯誤信息或虛假信息。

需要速度

一些現任和前任國家安全官員告訴《政治報》,目前正在進行的工作進展太慢。

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情報和特別行動小組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的魯本•加萊戈(Ruben Gallego)上個月在一次聽證會上簡短地提到了這份備忘錄。他告訴《政治報》,備忘錄的作者要求的改變尚未實現。

他在談到備忘錄發布以來的15個月時說:“我認為這是有意義的一步。我還不能說這是一個改變,因為事情還在不斷發展。”

加萊戈說,在美軍作戰的地方,美國對抗敵方宣傳方面最有效因為需要分享情報以揭穿陰謀論或影響平民的緊迫性更大。

加萊戈表示,但是當在和平與全面戰爭之間的某種更黑暗的環境下,與像俄羅斯這樣的對手競爭時,美國很費力。

他說:“沒有最終的勝利,但是你可能最終會失敗。”

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對此表示了同樣的關切。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最高級別共和黨人,俄克拉荷馬州參議員吉姆•因霍夫(Jim Inhofe)告訴《政治報》,四星級的指揮官在發動“信息戰”時,“需要更多的工具來增強他們的能力。”

因霍夫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無法公開談論來自中共國和俄羅斯的真正威脅,這意味著許多美國人並不真正了解我們正在面對的一切。如果我們不能對這些威脅進行誠實的討論,就很容易爭論說要消減國防預算了。”

他補充說:“我知道這使得我們兩黨的許多同事感到沮喪——我們需要在這一領域的戰鬥中做得更好,我們的對手喜歡在暗處行動,與他們對抗的最好方法是大聲揭穿他們的謊言。”

這場思想鬥爭被認為只會擴大。在本月發布的一份新的威脅評估中,國家情報總監強調了俄羅斯和中共國為塑造全球輿論而進行的進攻性運動。

報告說:“北京當局一直在加緊努力塑造美國的政治環境,以促進其政策偏好,塑造公共話語,對中共國認為反對其利益的政治人物施加壓力,並掩蓋對中共國在諸如宗教自由和壓制香港民主等問題上的批評。”

同時,俄羅斯是“對美國構成最嚴重的情報威脅之一,它利用其情報服務和影響力工具試圖分裂西方同盟,保持其在後蘇聯地區的影響力,並擴大其在全球的影響力,同時破壞美國的全球地位,在美國內部引發不和,並影響美國選民和決策制定。”

將軍們在備忘錄中這樣說:“中共國和俄羅斯正在利用一切綜合國力的工具進行政治戰、操縱信息環境、侵犯國家主權、拉攏國際機構,削弱多邊機構的誠信並破壞我們的聯盟和夥伴關係。他們以他們的想法重塑世界,以擴散獨裁主義和推進其野心的做法是挑釁的、危險的和妨礙穩定的。”

但是,在那些近距離觀察的人看來,美國仍在追趕。

提到“信息挑戰的嚴重性和速度”時,指揮官們說,在公眾輿論上對付俄羅斯和中共國,“將採取高層領導人的積極和長期接觸,以加速轉型,來滿足我們需要的信息彈藥的數量、多樣性、準確性和速度。”

職業情報官員蘇•戈登(SUE GORDON)說:“我希望戰鬥指揮官能從IC那裡獲得更多有關敵人如何利用信息來獲取作戰優勢的通訊信息。”蘇•戈登在成為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排名第二的高官之後於2019年退休。

但美國在對抗中共國和俄羅斯方面也具有主要優勢。軍事委員會主席、參議員傑克•瑞德(JACK REED)表示:“真相在我們這邊,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更好地闡明和揭露這些活動。”

康納奧布賴恩(Connor O’Brien)對該報告做出了貢獻。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