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奋斗

校对/译评:枳实

编辑:文泓

图片来源:武毒所官网

译评:

外媒此篇文章点出三位西方知名病毒学家费尔博士、利普金博士、盖丁教授,他们都曾与武毒所有过合作,也帮武毒所和中共洗地,媒体也整理了他们与中共合作的公开信息。这三位科学家在中共的生物武器项目中应该算不上直接参与者,中共不会信任他们,只会利用他们。作为科学界的大佬,他们当然十分清楚病毒绝不可能来源于自然,但却昧着良心在媒体上说谎帮中共洗地,掩盖病毒真相,也许他们可以得到一些中共的赏赐,但是中共病毒对世界造成的危害已难以挽回。现在全球每日新增超过80万感染者,很多病人得不到氧气在窒息中挣扎,印度火葬场超负荷运转只好当街烧尸体。当前人类面临的种种惨状,这些说谎的“科学家”如果无动于衷、甚至助纣为孽,那么请参考一下纳粹“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博士的下场。

译文:

《国家脉动》透露,一些大媒体利用几名科学家驳斥了有关COVID-19起源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说法,而这些科学家此前曾参加过武毒所活动或接受过奖项。

这些研究人员与中共的关系——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在媒体报道中被省略了,相反,媒体报道将这些科学家作为中共病毒起源调查的公正裁决者。

2020年3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科学撰稿人约瑟夫·费尔博士(Dr.Joseph Fair)呼吁特朗普政府“停止将病毒爆发归咎于中国”,尽管有越来越多的证据(即使在当时)表明,中共国隐瞒了信息和数据,并让揭发者噤声。

费尔博士曾把现在越来越主流的实验室泄漏理论称为“阴谋论”。

2013年,费尔博士访问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他出席了“葛洪精英论坛”。根据一份会议纪要,他作了题为《生物安全四级遏制研究与重组生物学:分子生物学进展如何推进体外产品设计》的优秀学术报告。包括陈新文主任和胡志宏、魏宏平(译者注:这三位中文名都是音译)等研究人员在内的许多师生听取了报告。会议纪要中还说,“约瑟夫·费尔博士目前正在从事全球病毒预报机构(GVFI)的危险病毒快速诊断工作,并期待未来与该研究所在相关研究领域进行合作。”

费尔的推特账号上也有描述WIV(武毒所)研究人员为“合作者”、“同事”和朋友的帖子,并补充说“这些年来,我非常喜欢与他们一起工作。”费尔赞扬了实验室“在共享数据方面的开放性”,尽管该研究所在2019年末删除了16000个病毒样本,并在整个病毒大流行期间继续这样做。

2020年2月5日

想念我在武汉的好朋友和合作者。请尽可能地照顾好自己和家人,要知道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都在用各种可能的方式与你们在一起。你们在这场灾难中坚持进行扎实科学研究的能力至关重要。

2020年1月14日

我从未怀疑过我来自武汉的同事们,他们做这项工作的能力,以及他们在分享数据方面的开放性。他们的研究所是最先进的,这些年来我非常乐于和他们一起工作。

2017年12月7日

我在武汉的朋友的出色工作。好极了!

以上都是费尔的推特内容。

伊恩·利普金博士(Ian Lipkin)声称“没有证据表明COVID-19是在实验室中产生的”,这一说法被CBS和《今日美国》等媒体放大。他也2015年的去武毒所上发表了讲话

武毒所的一份总结揭示:“在石正丽教授主持下,他(利普金)为我们学院的师生们做了一个关于‘小猎物狩猎’的精彩报告。”《国家脉搏》之前也曾报道了利普金接受了中共颁发的奖项,还自称是共产党政权的“顾问”。

埃洛迪·盖丁(Elodie Ghedin)是另一位2016年参加武毒所会议的研究员,她出现在《60分钟》的节目中,支持COVID-19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武汉菜市场的理论。“人们一直说那是一种基因工程病毒。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通过观察基因信息,查看编码就知道。这个代码里面信息非常丰富”。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