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康州盤古農場–柯鎮惡
編一:康州盤古農場–Ara
編二:康州盤古農場–轟炸機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據媒體報導,中共國外交部長王毅上週五晚(4/23)與美國智庫舉行了視訊會議。在會議上,王毅表示,中美關係又來到了十字路口,中美“要合作不要對抗”。

筆者還清楚記得,1.20大選結果出來之後,中共牆內牆外的宣傳媒體,是如何的歡呼雀躍,又是如何的一頓吹捧。癡人做夢般地以為新政府絕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仿佛美帝就是他們的一個省,仿佛美帝領導人就是他們一個省長,省委書記都算不上。可是現實卻啪啪打臉,現在怎麼又“對抗”上了,怎麼又不“合作”了呢?

因為消滅邪惡中國共產黨已逐漸成為西方的主流民意。西方政客必須擺正立場,跟隨民意。中共現在才明白:哦,原來小丑竟是我自己。

除了中美關係話題之外,最引人津津樂道的,還是王毅在會議上對民主標準問題的討論。王毅(俗稱王公公)認為:“民主不是可口可樂,美國生產原漿,全世界一個味道。如果地球上只有一種模式、一種文明,這個世界就會失去了生機,沒有了活力。”

王毅王公公的這段比喻,真是讓筆者立即虎軀一震靈感湧現呐。

我依稀記得,常凱申(蔣介石)同志曾經感歎過:“共產黨搞宣傳工作,那是很有一套啊!”

共產黨搞宣傳工作,確實是有一套。除了編順口溜、貼大字報、將小黃歌改編成政治歌曲之外,“打比方”那必須是中共宣傳人員的必備技能。像“鞋子合不合腳,只有穿它的人才知道”、“擼起袖子加油幹”、“給世界經濟把脈,給全世界開藥方”等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段子,這次王公公又發明了一個自以為聰明的“可樂理論”。

王公公的“可樂理論”的含義是:民主與專制之間,沒有什麼標準。你有你的民主,我有我的民主。我說我自己是民主,那就是民主。

看完這個理論,我思緒萬千,恍惚之中我就進入了夢鄉。在夢中我仿佛看到了,王公公是如何將這個精妙的理論,運用到實際生活中的。

天亮了,美好的一天開始了。王公公起床了。王公公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必須是喝一杯牛奶,新鮮的現擠的牛奶。奇怪的是,王公公覺得今天的牛奶不對勁兒,有一股騷味兒。於是把管家叫來責問怎麼回事。管家回想說,我今天擠奶的時候可能把擠奶器懟在奶牛的xx上去了。王公公大怒:我讓你擠牛奶,你給我擠的啥?!

管家自信地說,我認真學習了您的“可樂理論”,進行了深入理解和深刻領會,並且將其貫徹落實到了日常工作中。根據您的理論,奶牛身上的液體到底是不是牛奶,各有各的標準。您說那不是牛奶,我說那就是牛奶。您不能因為我擠奶的方式不一樣,就否定那些液體是牛奶。如果全世界的牛奶只有一個味兒,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失去生機,沒有了活力。

喝完牛奶的王公公出門準備上班去了。可是王公公走在街上,路人都對他投來既驚訝又尷尬的目光。後來才有好心人提醒他,原來王公公衣服都沒穿,光著屁股就出門了。於是把私人裁縫叫來責問怎麼回事。裁縫解釋,我給您提供的是,“只有對党忠誠的人才看得見”的衣服。您為什麼會覺得自己沒穿衣服呢?王公公:放肆!

裁縫自信地說,您不要誤會。我認真學習了您的“可樂理論”,進行了深入理解和深刻領會,並且將其貫徹落實到了日常工作中。根據您的理論,一個人穿了衣服和沒穿衣服,各有各的標準。您說您沒穿衣服,我說您穿了衣服。您不能因為衣服的材質不一樣,就否定了您身上穿了衣服這個事實。如果世界上的衣服只有一種材質,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失去生機,沒有了活力。

王公公剛到辦公室,早已有訪客在等候。來者原來是有事相求。聽完原委,王公公悠悠吐出一句“這事兒不好辦呐”。訪客立即心領神會,緩緩遞上一個黑皮手提箱。王公公一邊嗔怪“你看你這是幹什麼”,一邊打開了箱子。可是,令王公公疑惑的是,跟他以前常收的美元相比,箱子裡面的紙幣的紙張要大很多,而且印刷極為粗糙,最關鍵的是,每一張面值都是100億元。王公公怒問:你這是什麼東西?你這根本不是美元,你這是冥幣吧?

訪客自信地說,您不要誤會。我認真學習了您的“可樂理論”,進行了深入理解和深刻領會,並且將其貫徹落實到了日常工作中。根據您的理論,紙幣是否是真的法定貨幣,各有各的標準。您說這不是真的陽間的錢幣,我說它就是。您不能因為它們的材質和印刷效果的區別,就否定了這是法定貨幣的事實。如果世界上的錢幣只有一種樣式,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失去生機,沒有了活力。

為人民服務的工作總是這麼辛苦而又充實。轉眼間下班時間到了。回到家的王公公準備先去洗個熱水澡,緩解一下今天的疲憊。王公公來到浴室,開始脫下衣服。。。哦,他今天本來就沒穿衣服。。。但是又有人說他有穿衣服。因為根據王公公的理論,大家也搞不清楚他到底穿沒穿衣服。到底穿沒穿可能只有他自己心裡知道吧。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因為一聲慘叫打破了夜晚的寧靜。原來王公公剛一隻腳踏進浴缸,他的腳就被燙掉了皮!據他估計,這“熱水”的溫度至少有98攝氏度!於是把管家叫來責問:我讓你給我燒洗澡的熱水,你怎麼給我燒成開水了?!

管家自信地說,您不要誤會。我認真學習了您的“可樂理論”,進行了深入理解和深刻領會,並且將其貫徹落實到了日常工作中。根據您的理論,洗澡水到底是熱水還是開水,各有各的標準。您說這是開水,我說這就是熱水。您不能因為水溫不一樣,就說這不是熱水。如果世界上的熱水只有一個溫度,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失去生機,沒有了活力。

洗完澡的王公公覺得自己美美噠,全身香香噠,於是準備去搞雙修了。王公公特意囑咐管家,今晚要安排一個驚豔的女子。管家照辦了。王公公走進臥室,正準備開始雙修的時候,卻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以至於這次可能導致王公公永久性的患上了“斷修魏症候群”。頓時將管家叫來怒問:不是讓你安排一個女人嗎,你怎麼給我找來一個男人?!

管家自信地說,您不要誤會,這是我從東南亞給您找的。我認真學習了您的“可樂理論”,進行了深入理解和深刻領會,並且將其貫徹落實到了日常工作中。根據您的理論,一個人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各有各的標準。您說這個人不是女人,我看這個人就是女人。您不能因為他/她的身體構造,就否定了他/她是女人。如果世界上的女人只有一個模樣,那麼這個世界就會失去生機,沒有了活力。

管家的最後這番話,一下子將我從夢中驚醒了。醒來之後我再也無法入睡,開始了沉思。

一杯液體到底是牛奶還是牛尿,一個是穿著衣服還是裸著體,一張紙它是美元還是冥幣,一缸水它是熱水還是開水,一個人類他是男人還是女人。這樣的問題,我相信只要是腦子沒有毛病的人,都能能夠得出正確的答案。

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不是民主國家,這個問題比上面那些問題更加簡單直白。如果王公公因為分不清牛奶和牛尿、也分不清男人和女人,以至於自然也說不清楚中國是不是民主國家,那筆者可以好心幫助一下王公公。

一個國家是不是民主國家,當然有標準。標準是什麼?無論共產黨怎麼玩文字遊戲,最基本的一條必須是:國家最高領導人是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相信99%的中國人(剩下1%中共的托兒),包括我自己,一輩子沒有見過中國的選票長什麼樣,也沒有投過一次選舉票。光憑這一點,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肯定不是民主國家。

“共產黨搞宣傳工作很有一套”,而且還很有效。但那是上個世紀資訊閉塞的年代。隨著網路社會的發展,看清共產黨醜惡嘴臉,逐漸覺醒的人越來越多。王公公和他所代表的共產黨,對他們這種“打比方”、“編順口溜”之類的宣傳技倆頗為自信,甚至是沾沾自喜。然而事實是,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樣,無論他們怎樣巧舌如簧地掩飾,其花巧語言下面,醜陋、腐朽、荒唐和罪惡的本質,已經被越來越多的民眾看清。

隨著爆料革命的發展和世界滅共形勢的推進,防火牆一定會被推倒。那時候我們且看共產黨這群光著腚的醜陋的老雜毛,如何在全國全世界人民面前裸奔!

本文靈感來源於 gnews @天滅中共 文章


洛杉矶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