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和風

編輯 銀河 星河 上傳 銀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第一卷  根基

英格蘭歷史:從原始時期至都鐸王朝

第五章 血鷹

截止九世紀初,英格蘭大體上有三個主要王國:威塞克斯、麥西亞和諾森比亞(Northumbria),他們為了霸主地位相互競爭,與此同時,在他們周圍爭鬥的小王國是:東安格利亞,肯特,蘇塞克斯和埃塞克斯。七世紀時,諾森比亞占主導地位,八世紀時,麥西亞表現突出,九世紀時,威塞克斯取得優勢地位。這些是具有管理和稅收綜合系統的高級國家,容納了大量的公共設施,諸如建設了98公裏的奧法堤(Offa’s Dyke)土木工程。在某種意義上,他們效仿了自己史前的祖輩。隨著銀便士的普及,大量的貨幣流通帶來了大規模的貿易。


這三個王國最終因為戰火和屠殺走到了一起,在某種程度上,一個聯合王國的興起被看作是對外來威脅的絕望反應。790年,挪威(Norwegian)三條船上的人在多塞特海岸邊的波特蘭(Portland)登陸,一個從多爾切斯特(Dorchester)鎮騎馬過來的官員以為他們是熟悉這個地區的商人,所以準備領他們進入該鎮。他們圍住他,把他殺了。他們是武士,不是商人。


三年後,從挪威船裏下來的人攻擊了林迪斯法恩島(Lindisfarne)的聖·卡斯伯特(St Cuthbert)修道院。這次攻擊出乎意料,同樣也是不受歡迎的。洗劫了修道院,用劍殺死許多僧侶。一位編年史作家寫道:“在英國,我們之前從未遭遇過異教徒像現在這樣的恐怖行為,也不認為從海上有這樣的入侵。”一年後,傑諾(Jarrow)的修道院遭到攻擊。沒有人將這些人看作是入侵軍隊,因為之前來的北方人都是和平的商人。他們是做買賣的好手,後來他們在約克和都柏林定居後,證實了這個事實。這種打劫很久之前就開始了,他們是東安格利亞的斯堪的納維亞(Scandinavian)移民所為。我們發現八世紀《貝歐沃夫史詩》中描述的位置,在斯堪的納維亞的南面。


挪威在此時被稱為諾斯曼(Norsemen),或者英國人最初說的維京(Vikings)。丹麥也被稱為維京,但在最初階段,挪威武士的力量占優勢。維京人是“從挪威海岸邊的峽灣過來的”。他們出走是因為自己的領土受到幾個新出現的中央集權王國的擾亂,這些王國反過來鼓勵武士組成編隊去燒殺搶掠。丹麥的土地還受到法蘭克帝國(Frankish Empire)國王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的威脅,進而削弱了統治精英的權力。有100艘船發起了襲擊,這是唯一一個讓人害怕的時刻。而在這個時期,維京大戰船的設計是最佳的。風向確實有助於諾斯曼人的航行。


我們發現這些血腥征服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林迪斯法恩和傑諾不是隨意受到攻擊的,它們是被挑出來做復仇樣本的。基督徒查理曼大帝對北方“異教徒”的猛烈攻擊導致了他們神社聖所的毀滅。這位偉大的國王砍倒了挪威人的聖樹約翰穆爾(JÔrmunr)。還有比毀掉敬奉基督教上帝的根基更好的報復手段嗎?去挪威的基督教傳道士實際上是從林迪斯法恩出發的,所以毀滅它是經過周密計劃的。這是所謂反基督聖戰的開端。這一年,這座修道院被燒掉,其發出的征兆震撼了英國大地。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中有這樣的記錄:793年,“恐怖的征兆彌漫在諾森伯蘭(Northumberland)的上空,讓人悲痛和擔憂,天空出現了劇烈的閃電,有人看見幾條火紅的大龍在天上飛舞。”


然而,這些早期的搶劫實際上僅僅是一個警告,大火爆發之前,大地會出現顫抖。英國人變得越來越緊張了,考古證據顯示,許多人把有墻的城堡看作安全的地方。最早的修道院大事記是在這個時期寫的,後來被合並到盎格魯-薩克遜編年史的第一個版本中。僧侶的頭腦可能受到這樣一種意識的影響,即世界正在向更壞的方向變化。


830年,搶劫又開始了。“異教徒”的軍隊是沖著土地、奴隸和女人來的。833年,他們在北肯特海岸邊的謝佩島(Island of Sheppey)登陸。就像該島的名字一樣,島上到處是綿羊和優良牧場。這就是戰利品。諾斯曼人在畜牧業方面的技能是很著名的。在接下來的三十年裏,發生了二十次攻擊,特別是來自丹麥人的攻擊。肯特和東安格利亞是一個有吸引力的目標。英國歷史上第一次海戰就發生在肯特的三文治(Sandwich)外海,侵略者被挫敗,但南安普頓(Southampton)的港口被他們破壞了。倫敦和羅切斯特(Rochester)遭到攻擊。諾森伯蘭的軍隊在戰鬥中被打敗。威脅來自四面八方。

根據有些武士穿得衣服和他們在戰鬥中發出的吼叫,人們叫他們“狼大衣”。他們舉著長風箏樣式的盾牌,向受害人揮舞著戰斧。其他武士被叫做“狂人”,因為他們沒有盔甲,卻瘋狂地沖擊敵人。長篇故事中講述了一個武士,他被稱為“孩子們的男人”,他不像自己的同伴,拒絕用長矛尖刺穿孩子。這些就是英格蘭人恐怖的原因。


對真正的侵略來說,這些搶劫簡直就是序曲。865年,大量的丹麥人來到東安格利亞。這是他們先輩非常熟悉的地區,許多人已經在此生活了。新來的人沒有去搶劫,他們是來定居的。斯堪的納維亞的人口在那個時期有顯著地增加,這不是巧合,這裏的土地正變得更加稀缺。


他們乘坐幾百艘船,有幾千人登陸,每條船載客不超過三十人。這些人在東安格利亞居住了十二個月,控制了當地資源,尤其是組編了一支良馬軍團。他們建立了要塞或者防禦營地,通過它們控制周圍的土地。866年,他們騎馬去攻打約克市,並占領了它。他們的統治延續了大約100年。以約克為根基,他們取得了諾森伯蘭的控制權。然而,他們騎馬向南,占領了諾丁漢(Nottingham)。麥西亞國王請求威塞克斯國王的援助,但最後,他被迫去賄賂敵人。

丹麥人現在得到了諾森伯蘭和東安格利亞兩個王國。兩個國王在“血鷹”儀式上被處死,有人從他們體內取出肺,再放在他們肩膀上,使得他們看起來像折翼的鷹。教區記錄裏曾經記載的兩個王國的憲章,它們是經過裝裱的書,現在失蹤了。對這片的土地上的地主來說,這是一個災難性的時期。


870年,丹麥人在雷丁建起了一個大營地,準備去侵略威塞克斯王國。在這個時期,英格蘭歷史上出現了阿爾弗雷德(Alfred)。他哥哥之前曾去援助麥西亞人,那時他與丹麥人對抗過。現在他是國王。然而,我們不能說,他最初的行動全都是英雄壯舉。經過一系列戰敗後,他用硬幣和財寶去收買丹麥軍人。在這個過程中,他因為竊取了阿賓登(Abingdon)僧侶的財產,所以招來他們的憤怒和仇恨。在僧侶的歷史記載中,他被稱為“叛徒猶大”。丹麥人撤退到他們現在控制的倫敦。曾經有一段時間,阿爾弗雷德降為附屬國國王,被迫從丹麥人那裏取銀子來鑄造自己的貨幣。


侵略者又組織了進一步的攻擊和入侵,他們仍然企圖控制整個蘇塞克斯。蘇塞克斯現在是英國存在的最大王國,是取得最高統治權的關鍵。當丹麥軍隊進行搶劫或者獲得更多土地時,阿爾弗雷德的絕大部分軍人似乎是在尾隨他們,但在切本哈姆(Chippenham)慘敗後,阿爾弗雷德被迫到薩默塞特(Somerset)的濕地上去避難。他在阿薩爾尼(Athelney)建立了一座城堡。在逗留期間,他用濕地泉水烤蛋糕的故事,曾經被幾代英國小學生熟知,但這是十一世紀時的一篇虛構小說,目的是強調他在最終取得勝利之前的困境。一個勝利到來了。


878年春天,他在一個稱為“埃格伯特之石”(Egbert’s Stone)的地方,集結了薩默塞特、威爾特郡(Wiltshire)和部分漢普郡的軍隊。在威爾特郡的埃丁頓(Edington)與丹麥領導人古什魯姆(Guthrum)打了一個大仗,丹麥人被打敗。古什魯姆接受這個結局,他和自己的幾個指揮官在基督教儀式上接受了洗禮。在這個單獨的皈依行動中,阿爾弗雷德就像古什魯姆的擔保人一樣,後者取了一個威塞克斯新名字阿特爾斯坦(Athelstan)。在異教和基督教的戰鬥中,基督教贏了。宗教戰爭和領土戰爭是一樣重要的。

為什麽阿爾弗雷德和古什魯姆能發展成一種宗教或者邪惡的聯盟哪?他們有同樣的血緣。古什魯姆和撒克遜人阿爾弗雷德都是偉大的國王,他們有相同的宗教習俗。阿爾弗雷德雖然是一個基督教徒,但他也是主神沃登皇室的後代。德國人和斯堪的納維亞人有著深厚的聯系。除了與康沃爾和德文的人分享所有東西外,他們有太多的共性。在某種意義上,他們是親戚。所以,他們能在瓜分英格蘭上達成協議。
阿爾弗雷德沒有處在支配位置上。在威塞克斯仍然有丹麥軍隊的陰影下,談判開始了。古什魯姆已經是東部從泰晤士河到亨伯河這片地區的國王,他沒有放棄對英格蘭的企圖,所以他保留下通過武力征服的那個部分。阿爾弗雷德肯定也送給他錢財了。條約中的一段話是這樣的:“我們以同樣的價值來評估英國人和丹麥人”。換句話說,他們兩人的統治是平等的。


十一世紀之前,這個國家的統治建立起來了,人們稱之為“丹麥律法施行地區” (Danelaw)。實際上,它包括了英格蘭北部和東部的大部分地區,還有英格蘭西北部挪威人的一塊殖民地。移民的遷徙更加熱烈了,身處英格蘭的丹麥軍官組織了連續的移民潮,移民來自歐洲的西北海岸。編年史中用了土地被“分攤”這個詞,說明存在著某種高級管理。後來的移民不得不比先來的人拿較差的土地,但英格蘭的土地仍然是有用的。丹麥農民被安置在由丹麥軍人控制的設防城鎮或者“自治都市”附近,從這裏,我們派生出自治市鎮這個詞。這些城堡被用來做防衛或者公共集會。


最重要的施行丹麥律法的屬地被劃分為五個自治區:諾丁漢,萊斯特,德比(Derby),斯坦福德(Stamford)和林肯。當然,這些自治區現在還在,除了斯坦福德外,其他所有的都是縣城。然而,斯堪的納維亞的外來語現象證明,整個東部和北部都被新移民同化了。這裏有幾百個丹麥和瑞典語的原名字,最明顯的是那些結尾帶by或者thorpe的名字。Streoneshalch被改成惠特比(Whitby),Northworthig改成了Derby。過剩的Kirbys或者Kirkbys(丹麥語:教堂)說明,“通過教會接收移民”是由入侵者組織的。但英語地名能保存下來,有些是因為與新命名的地名很接近,這說明,土著人簡陋的房子沒有受到侵擾。


丹麥人為他們治理下的地區帶來了貿易和繁榮。十一世紀,最富有的三個郡是:諾福克郡,薩福克郡和林肯郡,它們都是丹麥律法施行的地區,這並不讓人感到驚奇。在這個王國裏,約克是其中一個最富裕最繁榮的城市,它被牢固的城墻守護著,發掘出的東西證明,這裏有窄街道,緊湊布局的房屋以及工廠和庫房。珠寶工匠和金屬制造工人居住在木工和紡織工附近。每一個地方都有商人,他們與愛爾蘭人、法國人,當然也與斯堪的納維亞人做生意,他們的生意範圍包括:胡椒、醋、魚、紅酒以及奴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