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Filon | 校對:寧缺| 審核:寧缺| Page:青山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關於趙婷導演首先映入我視角的是她14歲年紀離開中共國去往英國和美國生活的這段經歷。離開了中共國往往就代表離開了思想的束縛和所謂人云亦云的社會標準,在自由的世界里活成了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的人。

在中共營造的愚民社會環境中,中共喜歡給人營造統一的標準,統一的臉譜,讓所有人按照一個模版活成一個模樣。對於孩子們從小的教育,其目的不是為瞭如何引導發散他們的思維,而是按照教條學習死背知識點應付考試;是研究如何消磨掉他們的奇思妙想,學會老老實實按照老師家長要求好好考試。所以老師們從小的授課都是依照教育部製定的一版一版的教綱,大部分老師在課堂上被要求不准超綱進行授課。在社會整個大環境中,大部分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口頭禪也是,別人怎樣怎樣,人家怎樣怎樣,互相攀比著那些毫無意義的考試成績。別人家的孩子怎樣,你就應該怎麼樣。

中共是不喜歡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大量存在的,對於中共來說,百姓胡思亂想對於他們想要維護的統治來說是十分危險的。在中共眼裡喜愛西方就是崇洋媚外,喜歡西方就是不尊重自己民族。可是大部分中國人喜歡西方的理由是西方文明世界所擁有的人權、自由、平等,是能夠被尊重的每一個個體。世界上沒有完全一模一樣的兩片樹葉,也不會有完全一模一樣的行為方式的人,每個個體都是不一樣的。只要不危害到他人,任何人都應該是可以按照自己喜好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沒有絕對應該的生活模式。這才是所謂西方世界吸引人的地方,也是中共不願讓每一個中國人所擁有的。

圖片來源:Chris Pizzello

趙婷導演能拍出引髮美國思考的電影正是因為她25年在西方世界的生活,對生活自由的思考。可以斷言,在中共國她絕對拍不出這樣有深度的電影。在中共國拍電影的她,第一條思考準則將是政治上這樣是否可行,所表達的藝術能不能被廣電總局給審核通過,她的一切藝術創作將都無法離開政治要求的框架。被政治捆綁的創作就不能稱之為藝術,那叫政治宣傳。任何個體的見識都有其片面性和局限性,所謂的廣電總局幾十個領導何德何能可以審核十四億中國人的思想,審核一切藝術創作。藝術好壞自有整個市場給予反饋。

趙婷導演的成功是所有中國人都應該受到鼓舞的。中共專制體制束縛了中國人民無限自由發展的巨大潛力。共產主義一切唯政治需求服務的體制,中國共產黨高壓的政治威懾讓中國人不敢有過多妄想,只敢按照中共設定的社會軌道一代又一代的活著,如行屍走肉般活著。在西方文明世界活著的中國人趙婷導演,活的像一個人,能自由獨立思考、成為一個嚮往美好的人,不是一個沒有思維的人肉機器。同樣這也是咱們新中國聯邦的願景,營造出一個可以讓每一個中國人有尊嚴、體面的活著,有勇氣有膽量,活出不同人生的自由世界。活得明明白白,懂的為什麼而活,為自己而活,活出一個人樣。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