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撰:PEACEMAN ,叶落知秋(文秋)
审核:MiYa

资料照片:来自参考链接

根据一份新的报告,中共取消了去年与美国官员的在线会议,以讨论中共生物武器的秘密工作,可能违反一项国际条约的事项。

由于中共病毒的旅行限制,美国国务院军备控制官员和他们的中国同行之间的会议被计划为视频会议,而无需出席到现场。根据国务院本月发布的关于遵守武器协议情况的年度报告中的描述,中共官员以未指明的技术问题为由,没有出席会议。

这是四年来中共第一次拒绝与美国官员会面,讨论中共涉嫌违反1975年《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又称《生物武器公约》)的问题,这加剧了人们对中共正在研制生物或毒素型杀伤性武器的担忧。

最新的武器履约报告与去年的报告相比,在措辞上也有轻微但重大的变化,表明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澄清了有关中共生物战秘密工作的一些问题。2020年的报告说中共从事了有潜在军事用途的活动。2021年的报告省略了 “潜在 “一词,表明这一发现是基于有关研究的新情报。

新信息的一个可能来源是一名人民解放军医生,他去年带着北京生物战项目的细节叛逃到一个欧洲国家。华盛顿时报于9月报道了这一叛逃事件。

美国情报分析家认为,中共的活动可能违背了公约中关于禁止开发、生产或储存非和平用途的生物制剂或毒素的限制。被取消的在线会议本来可以澄清一些问题。从2017年到2019年,美国一直在与中共就该议题举行年度会议。

退役的以色列中校Dany Shoham是研究中共生物战计划的专家,他在1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人类干预在实验室中创造冠状病毒的概率高于自然发生的、自发进化的病毒适应。

根据该报告,中共军队开展了具有军民融合的生物研究。这些研究 引起了人们对中共是否遵守“生物武器公约”第一条的关注。

该公约第一条规定,签署国 “在任何情况下 “都不得生产非和平用途的微生物或生物制剂。它还禁止签署国制造生物制剂或毒素的武器或运载系统。中共在1984年签署了该公约,根据其条款,中共应披露所有当前和过去的细菌武器工作。

中(共)国有40多个由人民解放军管理的军事研究机构,据说它们从事秘密的生物武器工作。

退役的中共将军张世波在2017年的一本书中写道,生物技术的进步增加了使用进攻性生物武器的危险,包括那些能够 “特定民族基因攻击 “的生物武器。

中共拒绝参加生物战问题的中美会议并不奇怪。一方面显示了中共面对外界揭露其制造超限生物武器真相后的心虚。另一方面这是中共一贯不遵守契约的流氓嘴脸,中共爽约放鸽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近的一次是中共爽约2020年12月14日至16日与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举行的“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MMCA)。无论中共对话与否,也难以逃脱全世界对其制造超限生物武器罪行的追责,为承担对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及世界经济造成的巨大伤害,接受最终极的审判!

参考链接: China nixed meeting on biowarfare concerns as coronavirus queries increased

(文章只代表编者观点,与GENEWS平台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