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jhajha

中共国的权贵以包养、玩弄女性为潮流,权位越大,包养和玩弄的女性就越多。利用女性,做着权和利的交易。在这种异样的社会环境中,有些女性为了金钱和权利,不惜付出身体健康的代价。拥有性伙伴越多,感染HPV(人乳头状病毒)的几率就越大,患宫颈癌的几率也越高。

网络截图

现代医学都知道宫颈癌的发病与人乳头状病毒(HPV)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那么感染了HPV就一定会得宫颈癌吗?答案是:不是所有感染HPV的人都会得宫颈癌,而是因为长期不断地感染HPV,导致抑癌基因P53失去活性,而导致宫颈癌的发生。这种致病因素和钥匙烂喜欢找钥匙行为相吻合!

在自然界中存在上百种HPV病毒类型,能够通过性生活传播HPV病毒的类型,只有几十种,而能够导致癌变的HPV病毒类型只有十几种,宫颈癌占比中的70%是由其中的两种类型16、18型病毒引起【1】。99.7%的宫颈癌是HPV感染所致【2】。因此,宫颈癌形成的最主要因素是感染HPV,性行为是感染HPV的主要途径。HPV病毒感染率与性行为人数呈正相关。美国2014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男性和女性在45岁之前,有超过80%曾经感染过HPV,截止到44岁,有单个性伙伴的女性有50%感染率,有15个或15个以上性伙伴的女性,感染率达到了100%【3】。由于人体存在自身的免疫功能,绝大部分女性感染HPV后,会自我清除而痊愈,不会发生癌变。只有少数的人,因为长期持续不断地感染HPV,人体免疫系统在不断地识别和修复过程中,如果病毒长期持续存在,会因病毒长期刺激而增加了导致人体细胞的抑癌基因P53 失去活性的几率,从而形成癌。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讲,HPV感染致癌的可能性,取决于感染病毒的数量和机体清除病毒的时间长短。【4】这就意味着性伙伴越多,(包括女性只有一个性伙伴,但是对方有多个性伙伴),患宫颈癌癌的风险就越大!

另外,还有其它导致宫颈癌的风险因素:宫颈癌家族史、年龄、社会经济地位、艾滋病毒感染、长期使用口服避孕药等,这些因素中的一些因素会伴随着增加HPV病毒的感染几率!

在生殖器治国的这些年,许多性病的感染率在上升,在医院的皮肤科,尖锐湿疣俨然成为了常见病,已经消失的梅毒亦有抬头迹象。钥匙烂因为喜欢找钥匙,感染HPV的几率的大大增加,并且感染能够致癌的HPV病毒的几率同样增加,达到100%的感染率,在长期不断的病毒刺激中,最终导致宫颈癌的发生!这也说明了,在以生殖器治国的中共国,依靠性关系出卖和维持的利益关系,是多么的邪恶,这个邪恶的体制不从根本上解决,中国人民就不会有美好的未来!

目前没有治疗HPV感染的有效方法,正确的性行为,可以帮助女性大大减少发生癌症的机率。对于性工作者,避孕套的使用,可以减少感染HPV的几率,但不能够完全避免感染HPV。女性的自律、自尊、自强、自爱、自我独立,有多重要!

本文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参考文献:

【1】Bosch, F. Xavier; de Sanjosé, Silvia. Chapter 1: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Cervical Cancer—Burden and Assessment of Causality. JNCI Monographs. 2003-06-01, 2003 (31): 3–13 [2020-01-03]. ISSN 1052-6773. doi:10.1093/oxfordjournals.jncimonographs.a003479.

【2】Walboomers JM, Jacobs MV, Manos MM; 等. Human papillomavirus is a necessary cause of invasive cervical cancer worldwide. J. Pathol. 1999, 189 (1): 12–9. PMID 10451482. doi:10.1002/(SICI)1096-9896(199909)189:1<12::AID-PATH431>3.0.CO;2-F

【3】 Chesson, Harrell W.; Dunne, Eileen F.; Hariri, Susan; Markowitz, Lauri E. The Estimated Lifetime Probability of Acquiring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2014-11, 41 (11): 660–664 [2020-01-03]. ISSN 0148-5717. PMC 6745688. PMID 25299412. doi:10.1097/OLQ.0000000000000193.

【4】Boulet G, Horvath C, Broeck DV, Sahebali S, Bogers J. Human papillomavirus: E6 and E7 oncogenes. Int J Biochem Cell Biol. 2007;39(11):2006-11. Epub 2007 Jul 19.

审稿:文筝   编辑:五饼二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