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京方舟農場】撰稿:青衣    素材採編:武漢老溫   校對:文小律

據《德國之聲》中文網報道,部分香港律師、外交官和人權團體向《路透社》表示,香港將在本週三(4月28日)的立法會會議上三讀通過《2020年入境(修訂)條例草案》,並於8月1日起生效。他們擔憂該條例將賦予香港當局近乎無限的權力,阻止居民和其他人進入或離開香港。 

對於這一條例草案,香港政府聲稱,只是為了能夠在大量的庇護申請中,從源頭辨識出非法移民,並不影響民眾的行動權利。不過,據《路透社》報道,一些律師表示,該條例授權當局可在沒有法院命令的情況下禁止任何人進出香港。

香港《蘋果日報》也報道稱,多個工會呼籲社會大眾關注此條例。他們指出,修訂中明訂保安局長可賦權入境處長,並指示任何運輸工具可否運載某乘客。他們擔憂入境處長可籍此運用相關權力禁止任何香港人出入境。

自中共2020年在香港全面實施港版《國家安全法》以來,港共政府已將香港推上了一條日益專制的道路。在去年民主派議員因參與抗議活動而導致多名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並集體辭職後,港共政府在立法會內已不再面對任何反對的聲音。

如今的香港,大多數著名的民主派政治家和活動家,不是被關在監獄里,就是因為《國家安全法》或其他原因面臨指控,或者是流亡海外。鑒於此,西方國家放寬了對香港人的移民政策,也向一些香港活動人士提供政治庇護。而新修例將極有可能限制計劃移民和尋求政治庇護人士離境香港。

律師和人權團體表示,該條例將賦予香港當局不受約束的權力實施「出境禁令」,就如同中共國使用的那些禁令一樣。「我們已經看到中共國是如何限制人們進出該國,並藉此鎮壓活動家和律師」 ,倡導民主的香港支聯會副主席、大律師鄒幸彤表示:「政府稱難民是他們的目標,但他們正在將他們的權力擴大到整個香港。」

根據一項國際公約,美國和歐洲當局要求運輸業者在旅程前向他們提供詳細的乘客和機組人員信息,港共政府因此稱修例只是在效仿這些國家。不過根據歐盟的明確規定,除了「預防、偵查、調查和起訴恐怖主義罪行或嚴重犯罪」之外,當局不得以任何理由使用這些資料拒絕乘客入境。歐盟還指出,任何限制行動的決定「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基於一個人的種族或民族血統、政治觀點、宗教或哲學信仰、工會會員資格、健康、性生活或性取向」。

然而,根據香港大律師公會(HKBA)2月份時的說法,該入境條例賦予了移民局局長「明顯不受約束的權力」,並「可以阻止香港居民和其他人離開香港」。該公會說條例沒有解釋為什麼需要這種權力,或如何使用這種權力,也沒有對旅行禁令的持續時間做出任何限制,或者提供任何防止濫用的保障。

香港保安局於上週五發佈了一份聲明稱,認為該條例將剝奪居民旅行權利的想法「完全是無稽之談」。保安局還稱,一些組織「一直試圖用情緒化和敵對的言辭散布謠言,以不良意圖誤導公眾,並在社會上製造衝突」。不過,律師吳思諾(Senia Ng)對此表示,對該條例的擔憂是真實的,確實沒有具體的措辭來限制其範圍。亞洲和西方國家的使節也擔心他們的公民會受到影響。

無論港共政府試圖以何種理由來解釋這個條例並不針對香港民眾,都不會被信任和接納。中共國限制民眾出入境自由的惡劣例子擺在那裡,而港共政府此次修例的目的,基本可以肯定就是為了跟從中共國這一惡行。然而,在民主黨議員被踢出立法會後,港共政府已經可以任意通過它們所需要的法例而不會受到任何阻礙。香港人的處境變得越來越艱難和危險,香港正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大監獄。惟望更多需要離開的人盡快逃離,惟望中共早日滅亡,香港人才可逃離苦海,重獲新生。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

  1. 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6-04272021110424.html
  2. https://twitter.com/dw_chinese/status/1386908381462503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