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章家敦
翻譯:奮鬥
校對:枳實
編輯:七彩光

中共的极权主义魔爪已经伸向世界各地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師姐夫說說

在溫哥華的海底撈火鍋店,60多個監控攝像頭監視著30張桌子,並向中共國發送信號。經理潘瑞恩(Ryan Pan)解釋說,這些攝像頭是用來“追蹤人”的,是“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一部分”。

中共正在秘密收集加拿大一家流行餐館的視頻,用於國內的社會信用體系。

在加拿大溫哥華Kitsilano地區的海底撈火鍋店,60多個監控攝像頭監視著30張桌子,並向中國發送信息。經理Ryan Pan向Scott McGregor和Ina Mitchell解釋說,這些攝像頭是用來“追蹤人們”的,是“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一部分”。

這家餐廳是公司所有的,是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港口城市海底撈的兩家分店之一。全球共有超過935家連鎖餐廳,擁有超過3600萬名VIP會員。這家公司起源於中國四川省。

我們為什麽關心這個?

北京(中共政府)顯然正在將其極權主義控制擴展到世界其他地區。2014年,中國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到2020年建立全國“社會信用體系”的指導意見,該體系的數據來自約6.26億個監控攝像頭和智能手機掃描儀和其他多種來源。該系統旨在根據觀察到的行為為每個中國人分配一個不斷更新的分數。例如,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導致個人分數下降。這對得分低的人來說是有後果的。正如官員們所說,該系統的目的是“讓信得過的人走遍天下,而讓不信得過的人寸步難行。”得分低的人被剝奪了社會服務、抵押貸款,甚至是乘坐火車和飛機的權利。米切爾是一名調查記者,與麥格雷戈合著了即將出版的《馬賽克效應》一書,他告訴蓋茨頓說:“中國國內和國外的家庭、朋友、同事和企業也會受到相互株連。”

目前,中國各地社會信用體系已經形成,但還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一體化的體系。傑西卡·賴利、呂慕耀和梅根·羅伯遜在《外交家》網站上寫道:“今天,社會信用體系仍然是雄心勃勃的國家層面目標和指導、不同的地區試點項目和分散的大規模數據收集機制的混雜。”

今年1月,中共中央似乎已將2025年定為在全國範圍內實施這一制度的新目標。與此同時,正如賴利、呂和羅伯遜所寫,“大量的信息正在被收集。”

為什麽北京選擇潘瑞恩(Ryan Pan)餐廳進行如此密集的信息收集?首先,它位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對中國最重要的城市。“溫哥華,”米切爾說,“是中國共產黨進入北美的門戶,他們在那裏進行無處不在的外國幹涉活動,動員海外統一戰線的單位,以戰略上吸引政治和商業領袖,用金錢和其他激勵來推動黨的議程。”

不僅如此,這家特別的餐廳就在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為其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員工租用的房子附近。孟多年來一直在努力避免因涉嫌與逃避制裁有關的銀行欺詐而被引渡到美國,她被允許留在自己的一處住所。因此,北京很想知道她周圍的人在說些什麽,在做些什麽。

然而,中國官員也希望密切關註世界其他地區。例如,從2012年到2017年,他們通過華為服務器秘密下載了位於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非盟總部的電腦數據。

北京的雄心還不止於此。它向華為提供了數百億美元的補貼,使這家總部位於深圳的巨頭——全球最大的電信網絡設備制造商——能夠為全球5G網絡提供設備。5G——第五代無線通信——使物聯網成為可能,它將連接世界上幾乎所有的設備,從汽車到烤面包機再到起搏器。

中共國可以從這些設備中獲取數據,並將其輸入人工智能(AI)系統,從而使這些系統變得強大。人工智能依賴於數據。

除了對加拿大國家安全構成重大風險外,將視頻秘密傳輸到中國還違反了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地方法律,特別是該省的《個人信息保護法》。

你可能認為加拿大會在意中共從火鍋愛好者那裏竊取數據。但你錯了。 到目前為止,海底撈火鍋店和中共國都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只有不到15%的加拿大人同意渥太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惡意行為采取聽之任之的態度,其中還包括間諜活動,”麥克唐納-勞裏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海外利益促進中心的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在溫哥華事件曝光後對門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說。“人們想知道,中共對加拿大主權和安全的侵犯要走多遠,我們才能看到加拿大政治精英的任何反應,他們已經被中共代理人深深影響了。”

海底捞监控
這張照片拍攝的是溫哥華海底撈火鍋店的內部,在餐廳的一個區域的天花板上可以看到14個攝像頭。(圖片來源:Ina Mitchell)

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北京(中共政府)將能夠給地球上幾乎所有人打分。誠然,中國官員尚未克服障礙(主要是官僚障礙),為個人構建一個覆蓋全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但他們的成功只是時間問題。中國共產黨想知道任何地方發生的一切。到目前為止,西方民主國家似乎沒有進行太多抵抗。

中國的數億個地方,在溫哥華的一家火鍋店,中共正在創造《經濟學人》所說的“世界上第一個數字極權主義國家”。

不幸的是,這個反烏托邦系統正在向我們走來。

本文作者章家敦(Gordon G. Chang),是《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的作者,門石研究所(gatstone Institute)傑出高級研究員,門石研究所顧問委員會成員。

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