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MIYA【㊙️翻Gnews原創組】
責編:Shifter

圖片來源:vanityfair.com/ 攝影作者:JUSTIN BISHOP

前不久剛剛榮獲美國金球獎最佳導演的趙婷,再次摘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項,在國際上屢獲佳績的她,卻遭遇在自己的出生地——中國猶如過山車般的境遇。上月初,趙婷還是中共官媒口中的“中國驕傲”,而如今,她與獲獎影片《無依之地》(又名Nomadland)卻在其出生國面臨著嚴格審查和全網性的封殺。

美國當地時間4月25日,39歲的華裔女導演趙婷與其執導的電影《無依之地》同時獲得2021年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及最佳電影獎。而早在今年2月份,趙婷就因該影片初獲美國金球獎最佳導演的獎項,當時的她一度受到中共官媒的褒獎和網友的熱議。但好景不長,一些網友挖出了她此前接受采訪時的言論,很快,她被批評“辱華”。

那是趙婷在2013年接受美國電影雜誌《電影人》(Filmmaker)的一段採訪,採訪中她回顧自己的成長環境時說,“我青少年時期的中(共)國是一個充滿謊言的地方,我小時候接受的信息,後來發現大部分是假的,並讓我變得很叛逆”。

趙婷很幸運,能在14歲的年齡離開那個被她稱之為“充滿謊言的地方”,前往英國倫敦度過自己的少年時期、到美國洛杉磯接受高中的教育,然後又分別在馬薩諸塞州修讀政治學和紐約學習電影製作。趙婷的父親是北京首都鋼鐵公司前總經理趙玉吉,繼母是中國著名演員宋丹丹。

自稱叛逆的趙婷,在即將進入不惑之年時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軌道,她在去年接受另一家澳洲媒體採訪時趙婷曾表示:“如今美國終究是我的國家。”趙婷的此番選擇,與電影《無依之地》中女主人公認定房車是自己的歸屬一樣,這種只有在自由世界才能體會到的人生意義,卻遭到中共媒體對趙婷國籍的捕風捉影和人身攻擊,她與該電影因此被封殺,中共在境內包括香港禁止了本次奧斯卡頒獎禮的任何報導。

《無依之地》講述的是在2008年美國經濟大蕭條的背景下,一位60多歲的美國女性失去了丈夫、家和固定收入後,選擇加入到居住在房車的現代游牧民群體,從此開始了一段“生活在路上”的漫長旅程。這是在美國高速發展的進程中,一些被社會邊緣化甚至被遺忘的人,為在殘酷的現實中找到獨立而有尊嚴的生存空間而自發組成的一個互助群體。女主人公在這個群體中從一名“菜鳥”,一步步開始與偶遇的群友彼此相互幫助和坦誠地敞開心扉,並逐漸適應和享受這種伴隨著無數聚散離合和無盡孤獨的漂泊生活,最終她忠於自己內心的選擇,怀揣著對一生摯愛的人和事的思念,繼續在未知的路上勇往直前。

趙婷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領獎時表示,拍攝這部電影讓自己回憶起兒時與父親一起玩中國古詩詞接龍遊戲的場景,其中讓她記憶深刻的《三字經》中有句話,趙婷特別用漢語念到: “人之初、性本善”,她強調正是因為這六個字,讓她至今保有心中的善和發現身邊人的這一面,並深信這是克服人生中一切艱難的勇氣和信念。由此可見,《無依之地》表面上反映的是純美國的社會現象,實則也呈現出導演的內心世界,即對趙婷產生巨大影響的兒時記憶——中國文化的美好一面。

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的當前,作為歷史上首位獲得奧斯卡導演獎的華裔女性,趙婷代表了絕大多數在自由世界生活的中國人的善良而光輝形象。她用電影《無依之地》傳遞一個跨國界而生生不息的內心善念能量:無論什麼膚色、什麼國籍,人性終有善的一面,無論身在何處,這都將是每個人積極思考和麵對人生的動力。與之相反的是中共用防火牆、商鞅“馭民五術”洗腦民眾,讓他們早已無暇探尋和放大內心深處的善,喪失信仰、迷失自我,僅為“活著”而疲於奔命、勾心鬥角。

趙婷與其電影的被封殺暴露出中共容不下“真”的根本原因是他們的恐懼和假騙,因為“真”會喚醒人民的“善”,真也會揭開中共假惡醜本質,這樣便會激發人民反抗勇氣和點燃內心嚮往真善和自由的希望。

參考鏈接:

2021奧斯卡金像獎:“局外人”趙婷成為好萊塢歷史締造者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