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Tito

民国11年(1922年)7月,中共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大会代表12人,代表全国195名党员。中共二大制定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个党章,提出了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大会决定,中国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宣布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接受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的指导。为了加强对中国共产党的控制,自民国12年至16年(1923~1927年)大革命时期,苏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122次讨论中国革命的会议,作出了738个决议。 

“联俄容共”在中国历史中看来不过是一件小事,好像并没有影响到整个历史的进程。在中国人的印象中,第一次国共内战和第二次国共内战,才深刻的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但在我看来,并非如此,“联俄容共”就好像一颗邪恶的种子,在那乱世的土壤,生根发芽。

“联俄容共”这一个历史节点,外部,有各种复杂的国际形势,内部,有各种派系的军阀林立。这种动乱的情况下,让苏联有机可乘开始对中国输入革命。从上述史料表明,共产党是被共产国际控制之后才开始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

有种说法,意思是大陆文明的国家容易出现独裁,并且国民都有皇帝思想。起初我不过认为那是学者纯学术论点。但今天仔细思考“联俄容共”,会惊讶的发现,皇帝思想贯穿了整个事件。第一次国共合作从来没有民主共和的影子。国共两党从合作那一天开始就是互相利用,互相利用到了没有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政治就是利益,这个无人会质疑。但对比美国的政治体系,那个年代的中国政治没有表现出走向共和的可能性。

中国政治永远伴随着渗透和夺权,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各方军阀都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每个军阀上台都想坐一辈子。可谁能想到,最后拿下江山是共产党,而且一开始被苏联牢牢操控。

我总是提中国人爱幻想,始终在等待,始终在期待,最后来了一个苏联控制的党派。如果中国人没有这种等待会不会好些?如果中国人更多相信自己一些会不会好些?中国人是凭什么相信苏联能够给予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个外国势力,凭借革命输出进入中国,资助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就是为了解放穷苦大众?控制中国共产党就是为了解放国人?乞求控制自己的人给自己自由,并且还是对方投入了大量资金的情况下。

人很贪婪,中国人也不例外,很多时候中国人是希望遇见,遇见一个善良的人,给予他们所需的。如果没有遇见就是老天不公。那就求神拜佛。我看西方人的宗教,印象最深的是那一句“我有罪”,我看中国的宗教,印象最深的是下跪。毛泽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当初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情澎湃,对前苏联十分感激。可是今天接近真相的时候,更多的是对自己民族的茫然。一个下跪已久,崇拜皇权而又迷信的民族,看到十月革命,听说共产主义,想当然的就认为共产党捧的才是圣经。然后前苏联非常热心的把共产主义圣经送给中国人,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而解决的方式就是抢夺有产者。

历史的天空是血红的,总是在述说莫名的人性。下跪和乞求,永远得不到尊重,得到的,是永恒的欺骗。而中国人就在那个血红动乱的年代,下跪乞求到了一种以暴力斗争抢夺为基础的主义,并且把它发扬光大,一九四九年后,中国人身陷囹圄七十多年,直到今天。

中国人下跪了许久,乞求了上天,上天送来了可怕的“共产主义”。有人会说,这是我偏执的想法,“共产主义”未必那么可怕。但是在我看来,可怕的不是“共产主义”,而是国人那种病态的哀求。如果是光明正大的追求,人会有选择的心态,人会思考更多的利弊,人会考虑如何拒绝不适合自己的,人会想是不是应该更稳妥些,更多准备些。

我忽然想起来,“贫穷是产生共产主义唯一土壤”这句话。我也发现,穷人更容易被洗脑。因为一个无知的人,对未来无所适从的人,只能等待被给予,而穷人,大多时候也都是在哀求。穷人的哀求,被给予的会是什么呢?只能是永恒的枷锁。人不是神,能操控你,压榨你,为什么会不断施恩于你呢?

所以,在那个难熬的年代,国人幻梦般的乞求,得到的其实是一生的枷锁,进而成为共产主义的奴隶。这便是,“联俄容共”这个历史事件前后,国人的心理状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跟GNEWS平台无关。)

参考文献链接:🔗中国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


编辑整理/校对: Ting 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