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文合 | 美工、發布:滅共小宇宙

“共產黨有解藥!共產黨有解藥!”4月21日,郭文貴先生在蓋特中震撼爆料。

記得郭先生曾經說過,今年不搞重磅,2021年的主旨是以毒滅共、以錢滅共。但是“共產黨有解藥”這個料實在是太大了,稱得上是重磅中的重磅。因為解藥的意義非比尋常。

眾所周知,CCP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是人工合成的病毒,是中共製造的生物武器。除了舟山蝙蝠本身的病毒片段以外,CCP病毒既鑲嵌有SARS病毒的片段,又加入了艾滋病病毒、乙肝病毒、埃博拉病毒片段,人工合成的跡象非常明顯。

中共製造病毒就是為了針對一切反對它和不順從它的國家和人民,病毒是中共稱霸世界和奴役人民的武器。2012年的SARS病毒就是中共的牛刀小試。病毒是為了殺人,但是解藥絕不是為了救人,起碼中共是這麼認為的。一切獨裁者都是怕死的,它們怕萬一發生不測,病毒同樣會要了它們自己的命。

所以,CCP在製造病毒的同時,下達了研製解藥的命令。據郭先生透露,逃離中共魔爪去往歐洲的科學家,明確告知了中共有解藥的事實,很有可能這位科學家就是解藥的參與人或知情人。同時,文貴先生一再強調,針對CCP病毒的所有疫苗都是假的,人類從來沒有在短短60天或6個月生產出任何一個疫苗。因為CCP病毒是生物武器,生物武器怎麼可能會有疫苗,這不僅僅是科學,同時也是常識。

疫苗雖然沒有,但解藥是可以有的。就像組裝一臺復雜而又精密的機器,少裝一個關鍵零件,這台機器就不能發揮不了它的作用,解藥就像是拆掉關鍵零件的那個扳手,而這個扳手就在中共的手中。憑中共對病毒的瞭解和幾十年的研究,在合成病毒的同時製造解藥,不但可能而且可行,完全順理成章。

文貴先生還爆了個大料:關於中共政治局、中共常委2020年工作方式的重要提示;習王隔著門指揮許其亮、習遠平,新的開會形式嚇傻了中南坑裡的一眾嘍啰;八一大樓和中央警衛局裡有戴口罩的、有不戴口罩的;韓正為家人討要解藥而犯了大忌。以上種種說明確有解藥存在。有解藥護體的不用戴口罩,屬於中南坑裡的核心人物和被信任的人;戴口罩的則是不被信任的人、非核心層的人。

解藥在誰的手裡?當然是CCP手裡。在CCP誰的手裡?當然是中南坑裡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主宰病毒的人就是主宰解藥的人,病毒的真相就是解藥的真相。解藥的事情,除了中南坑幾個核心人物,少數參與研製者也會知曉。解藥一定是機密中的機密,這就是為什麼病毒肆虐一年零幾個月後才得以暴露。爆料革命和郭先生強大的情報能力也只是剛剛知道。可見,CCP的保密工作還是有一定效果,因為中共知道解藥的重要性和嚴重性,能救他們命的是解藥,而要它們命的恰恰也正是這個解藥。

迄今為止,CCP病毒造成了1億多人感染,超過300萬人失去了生命。面對病毒,社會停擺,各國政府債台一再高築,世界經濟頻臨崩潰。各國政府能做的只是封城,甚至用有害無益的所謂疫苗麻痹社會、愚弄人民。CCP病毒是令人絕望的,但解藥又讓人看到了希望,即使這個希望可能會讓世界付出沉重的代價。

郭先生向世界呼喊:“要想活命,找CCP要解藥!要解藥!要解藥!”不管是總統、政要,還是普通民眾,要想活命唯一齣路就是找CCP要解藥,只此一路別無他法。要解藥的方式有兩種:文要和武要。

文要,就是答應不追究病毒的來源、不追究中共製造病毒的責任,暫時留中共一條命。武要,就是對中共進行製裁,強硬要求中共交出解藥,直至對中共進行熱戰。

中共面臨的選擇也有兩個:第一,拒絕承認、拒絕交出解藥,繼續裝瘋賣傻、嫁禍於人、撒潑打滾。那麼面臨的將是政治、經濟、金融、科技等全方位製裁,面臨著世界的聯合軍事打擊;第二,中共為了保住家族利益和海外資產,利用解藥提出交換條件,達到苟延殘喘的目的。

試想,如果中共交出解藥,那麼就證明病毒是他們研發的,病毒來源就一清二楚了,完全坐實了中共製造生化武器的犯罪事實,世界還會放過它嗎?一個殺人惡魔僅僅給了死者家屬一點安慰就該放過它嗎?世界如果放過了中共,中共可不會放過世界。

所有的生物武器都是反人道和反人類的,這在國際公約中有明確規定。中共從製造病毒、使用病毒的那天開始就是與全人類為敵,與全人類為敵就必須被消滅,一個沒有中共的世界才有可能成為一個和平美好的世界。

所以說,解藥救不了中共的命,恰恰相反,解藥必將要了中共的命。中共正面臨生死攸關的囚徒困境,不管其交不交出解藥,面臨的都是死路一條!主動交出無非晚死幾天,拒絕交出則會更快被滅。可以說,從郭先生正式爆料中共有解藥這一天,CCP的滅亡已經再次提速,滅共的第三道大門越開越大。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平臺無關)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