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香港部 圣城传声筒

民间人权阵线今日(26日)收到警方社团事务主任的文件,指控民阵涉嫌违反社团条例,要求民阵在 5 月 5 日前交代解释。民阵称将寻求法律意见,暂时未有其他回应。前召集人钟松辉向《立场》透露,有成员曾在 2006 年私自将民阵注册为“社团”,民阵及后因认为注册违背结社自由,而取消注册;初期骨干成员蔡耀昌则指,民阵为松散民间沟通平台,旨在讨论,所以并无注册。警方回复查询时,未有回应过去未有提出民阵或违法的原因等问题,仅表示会按实际情况处理。

根据民阵向传媒提供的文件,警方社团事务主任表示,民阵曾于 2006 年 7 月 18 日注册成为社团,在同年的 9 月 11 日申请取消。警方社团事务主任质疑民阵在其后依然以社团形式运作,涉嫌违反《社团条例》第 5 条“任何本地社团均须于其成立或被当作成立后一个月内,向社团事务主任申请注册或豁免主持”的规定,并就此要求民阵在 5 月 5 日前交出 6 项资料,包括:未有再申请社团注册的原因;民阵是否属于豁免社团申请的组织,如注册公司、已登记的职工会等;Facebook 专页及网页是否由“民阵”自行管理;由 2006 年 9 月至今,曾举办游行集会的日期及地点;所有收入来源、开支及用作收款的银行帐户。另外,警方同时就民阵联同支联会等28个组织,联署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 Jeria),敦促港府及中国政府改善人权一事,要求民阵解释参与联署的目的及原因。

文件发出人为警务处助理处长(支援)兼助理社团事务主任陈绮丽,并警告若没有根据通知递交资料,或递交不完整、虚假或不正确的资料,根据《社团条例》第16(2)及(3),及经简易程序定罪,各项罪名罚款为 2 万元。

召集人陈皓桓则表示,民阵将寻求法律意见,暂时未有进一步回应。《立场》就民阵在 2006 年短暂注册一事,向曾 2005 及 2007 年度担任召集人的钟松辉查询。钟松辉表示,2006 年的注册非民阵召开大会并获得通过而进行,而是其中一名成员自行将“民阵”主持成社团,事件被发现后,该成员自行取消有关注册。钟又指,在任期间至少两度开大会讨论注册问题,惟成员均认为注册违背人民享有结社自由,决定不将民阵注册为社团。

钟表示,对于警方在取消注册 15 年后突然指民阵或违法感到奇怪,“警方同我们开了二十年的会,警方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注册吗?现在这样讲太奇怪了”。另一早期骨干成员蔡耀昌则表示,在成立初期,成员均认为民阵为松散的民间沟通平台,旨在讨论,所以未有注册的讨论。

重犯社团条例者 可被判监 3 个月

翻查《社团条例》,即使社团未有进行註册,亦会受到《社团条例》规管。根据《社团条例》第 5 条,若社团未有自在成立后的1个月内申请注册,即涉嫌触犯第 5 C〈与註册有关的罪行〉,每名干事或声称是干事的人即属犯罪,首次违法者可处第 3 级罚款(即1万元),再犯者可被处以第 4 级罚款(即2.5万元)及监禁 3 个月,或可自首次定罪的日期起计,就该项罪行持续的每天,处以罚款 300 元。大律师何旳匡表示,一个组织有举办政治或社会相关的活动,理论上均须注册成社团、公司等形式。他提及,组织在未有注册时举办行动次数的多少,对罚则亦有影响;警方亦有机会就组织提供的资料,或循逃税等方向继续调查。《立场》已就事件向警方查询,警方回覆指社团事务主任根据《社团条例》的赋权採取行动,会按实际情况处理涉及社团的案件,惟未有回应过去 10 多年為未有提出民阵或违法的原因,及多次与民阵商讨游行安排等问题。 

在此之前,民阵最为人熟悉是2003年首次在香港主权移交纪念日,发起7·1大游行,反对香港政府为关于中国国家安全的《基本法》23条立法,据统计当日有50万人参与反23条大游行,人数远超当局估计,后来港府搁置23条立法,至今立法工作仍然未完成。

2003年后民阵除了每年发起7·1大游行,亦会针对不同的政治及民生等议题,组织游行集会,亦针对人权、警权问题,成立民生及民权小姐以及人权小组,成为保护香港市民自身合法利益的民间组织。

2019年特首林郑月娥不理会民间反对声音,推动《逃犯条例》修订,令香港人可能被引渡到中国即是“送中”受审,民阵在立法会二读前,6月9日发起反送中大游行,据民阵统计有超过100万人参与,掀起往后超过半年的大型反送中运动的序幕。

民阵最后一次发起合法大游行,是去年的2020年元旦游行,后来新冠肺炎疫情扩散,港府去年3月底实施防疫“限聚令”之后,一直没有再批准公众游行集会。

去年6月底北京透过《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直接实施《港区国安法》,多个本土及自决派组织,包括香港众志、香港民族阵线、学生动源等,即时宣布解散。

在国安法实施超过8个月后,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5日引述不具名消息指,早前网上流传民阵曾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简称NED)资助,举办反送中活动,香港当局正进行调查,一旦证实属实,民阵将有可能违反《香港国安法》,或被港府取缔。

该报道又引述不具名消息表示,民阵一直没有向港府作社团注册,有可能触犯《社团条例》。一旦罪成,民阵负责人最高可被判监禁3个月。

民阵有可能因违反国安法被取缔的消息一出,随即引发退出潮,首先宣布退出民阵的是街坊工友会,其后,公民党、新民主同盟、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以及民协等相继宣布退出,教协3月14日晚宣布,考虑到最近的政治形势,决定终止参与民阵的工作及会议,即时生效。

民主派最大政党民主党近日亦退出民阵。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星期三(3月17日)接受美国之音提问表示,他相信民阵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最“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平台,多年来亦都与警方充分合作。

罗健熙说:“我相信民阵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最‘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平台,亦都是这么多年以来警方跟它合作,你看它最近在法庭那些检控,那些主控官其实都说民阵‘最好夹’(协调),大家最易‘夹’的一个团体来的。”

罗健熙形容,要离开民阵对民主党而言是一个非常之困难的决定,但是考虑到国安法之下的时势,民主党要应付的国安案件太多,对继续留在民阵存有忧虑。

罗健熙说:“要去离开民阵我想对民主党来讲,都是一个非常之困难的决定。但是在这样的时势下,大家可能都是比较倾向有一些的考虑,就是一来可能实在太多烦恼了,我们要处理的问题亦都很多,亦都有很多案件已经要法跟进,特别是国安的案件。我们都有5位党友(被控告),即是有一个这样的忧虑我觉得是我们现在面对的一个状态,但是总的而言我们是相信民阵这么多年、一直以来做的工作其实都是最‘和理非’,完全没有任何犯过法的游行集会,即是这么多年以来民阵办的集会都是一些合法的集会来的,每一次都是得到(警方)不反对通知书它才去搞的。”

罗健熙对民阵过去的工作仍然非常肯定,认为民阵组织的游行集会都是合法,最能表达香港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精神,不过,在国安法的阴霾之下,很多事情难以估计,与香港人过去认识的法制差异很大。

罗健熙说:“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特别是国安法(通)过了之后,这几个月其实我想大家都可以感觉到的,即是都不要说民阵是怎样,其实你看就算(民主派)初选,其实大家都是用一个最和平的方法去表达意见而已,但是都所有人一齐‘落镬’(被控告),我想香港市民对于这些情况其实看在眼里,大家都明白其实同我们以前所认识的法制,同我们以前所认识的那套是很大差异,这个是一个大家都逃避不了的一个现实。”

罗健熙又表示,展望将来难以估计失去民阵这个民主派组织的平台,会带来什么影响,他认为过去9个月香港人已经感受到很多挫折,接下来唯有个人尽力做好自己的岗位。

罗健熙说:“在将来的日子如果再有一些更加多的、而我亦都相信可能会有、有更加多的不同的困难挑战来到的时候,我们都只能够是继续去承受,就是每一天我们怎样去做好自己的工作、每一天怎样去做好自己的岗位,你说有没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到,其实可能未必有很多,但是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做好自己的岗位,这样都是对于整个运动,对于整个反对派的力量都是最重要的。我没办法可以再讲到就是再失去了一些平台,或者再失去了一些不同的组织,这样还会有什么后续的影响,我觉得香港人已经、即是在过去这9个月,其实已经感受了所有的挫折,每一个挫折加下去当然都是会令到大家更加沉重的。”

社民连3月16日发声明表示,不会理会无凭据的消息,不接受不合理的指控,成为首个表明不会退出民阵的政党。

声明表示,民阵自2002年成立以来一直坚守和平、理性及非暴力的原则争取人权民主自由,是促进公民社会发展的重要平台。民阵透过各种合法方式展现民意,亦否认曾收取外国政府或机构资助,因此社民连认为,民阵并无违反《港版国安法》的理据,如果民阵不符《社团条例》的要求,社民连亦感到奇怪,何以警务处会与有可能视为非法的组织处理游行集会事务共18年﹖

声明又表示,如果当局以莫须有罪名打压一个主力举办合法游行及集会的平台,无疑是剥夺港人于《基本法》第27条中享有的结社自由,等同为市民和平合法地表达意愿的方式关上一道大门。

社民连主席黄浩铭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国安法之下连民阵都有可能被当局取缔,反映国安法不需要有足够的证据都可以随意被引用,他担心今年7月23日中共百周年党庆前,民阵可能会被“祭旗”。

黄浩铭说:“当国安法在这里的时候,它(控方)的证据其实很不充分的,譬如你看最近那47个的(民主派初选)被告,抓了上法庭然后那个控方说我还要3个月去调查,你为什么用3个月去调查,你不继续让他们保释呢﹖我觉得这个是匪夷所思的,这是为什么呢﹖我的猜测就是因为人大会议了,有些人要‘刷鞋’(献媚),告诉习近平我做了事情,于是就这样做了,你民阵我不知道它几时又拿民阵来‘祭旗’,因为今年7月23日就是共产党100周年了,随时好喜欢过时过节就要‘刷鞋’,然后找一些组织‘祭旗’,这样可能民阵就会成为这个代罪羔羊了,而当然你问我在道理上是讲不通的。”

黄浩铭表示,民阵这个提倡和平、理性、非暴力游行集会的平台,都不容于国安法之下,当局是否要所有香港人全部禁声﹖他担心如果支联会成为下一个被取缔的对像会怎样﹖

黄浩铭说:“如果一个民阵多年来提倡和平、合法去表达意见,集会、示威也好,一个这样的机构你都不容许,你是不是即是说叫香港人全部收声,以后不让他们出声﹖以及再第三点就是当民阵面对有这样的情况底下,它(当局)要民阵退、即是其他成员要退了,万一这个情况在支联会发生,我们又怎样处理呢﹖它可以将来又找不知哪里有个‘早报’、又或者有个‘晚报’吹个消息(发出报导),支联会又这样那样,我是不是又说支联会这样,我们又退了呢﹖是不是这样呢﹖”

黄浩铭表示,尊重其他民主派政党及组织退出民阵的决定,他希望各人在不同岗位上继续奋斗。

除了社民连,支联会、香港社会工作者总会以及职工盟等民主派组织日前亦表明,暂时无意退出民阵。

民阵副召集人、中西区区议员叶锦龙亦已经退出民阵,叶锦龙所属的西环飞跃动力同样已退出民阵。

社民连的声明表示,愿与民阵各团体继续同行,坚持结社权利;纵然或会因排山倒海的打压感到不安,只要结伴同行,就可战胜恐惧。身兼社民连行委的民阵召集人陈皓桓致函民阵各成员,呼吁各团体自行讨论去留问题。陈皓桓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除咗我会坚持到底,冇其他嘢回应(没有其他回应)。”

本栏小编认為,中共之所以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强推《国安法》,目的就是要将香港这个金融命脉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势必要将香港所有反对和质疑的声音消除。迫切要做的就是把香港所有反对者的阵营和组织瓦解后逐个击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而此举无疑也是揽炒之举,西方国家如若对港共政府实施制裁打击,一定会造成金融海啸。但现实是中共病毒的肆虐已容不得西方国家继续苟且曖昧,相信共產党,必然走进火葬场!

(以上主要内容引自立场新闻和美国之音)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