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纽约香草山写作组 妖刀

2019年,美国开始对中兴、华为采取实质性的制裁,限制芯片供应。美国的这一制裁真的卡住了CCP的咽喉,使中共国在高科技领域 “繁花似锦”的假象迅速被戳破,习一尊的科技强国之梦瞬间惊醒,小小的一颗芯片成了中共国的噩梦。

缺芯问题对中共国各个领域发展的限制开始逐渐凸显,很多相关企业由于芯片断供,开始出现停产等状况。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缓解,在不远的将来,CCP对人民庞大的监控网络将因为硬件无法升级而使效率逐渐降低。CCP的党卫军也将因为武器装备、通信系统等无法更新换代而逐渐落后,变得更加不堪一击。因此缺芯问题成了CCP无法承受之重。

习一尊就此事和川普总统进行了沟通,希望美国撤销对中兴、华为等公司的制裁和对中共国芯片的限制,但未能如愿。走投无路之下,习一尊开始询问国内的各个大专院校和研究机构,重点询问了遍布全国各个高校、研究所和企业的450家国家重点实验室,探讨如何解决中共国的缺芯问题。随后得到的结果是这一问题目前无法解决,无一家国家重点实验室能做出“速效救芯丸”。习一尊因此大为恼火,要求裁撤这些“不堪大用”的国家重点实验室。

从2019年开始,CCP开始以大跃进的形式“大炼芯片”,计划出资9.5万亿元人民币砸出中共芯。一方面,全国各个高校和企业开始筹建“集成电路学院”“集成电路研究中心”。各高校和企业不管之前是否和芯片邻域有关,都开始大张旗鼓的上项目,只要能与集成电路和芯片有丝毫关联就会很容申请到经费,至于拿到钱以后怎么样就交给未来吧。

另一方面CCP开始启动对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重建,要求对这450家国重室重新评估,“推倒重建”,预计2023年完成重建。重建后的国重室将由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办公厅直接管理,重组后的国重室要能为CCP的重大战略目标比如集成电路芯片、人工智能、量子信息和量子计算、6G通信网络等方面提供技术支持,作为CCP未来2025、2035重大战略的科技支撑。于是各个国重室开始尽其所能的在评审领导面前表演老王卖瓜的戏码来保住自己的饭碗。

CCP祸害中国已经100年了,它们处理任何问题永远是以运动的方式,不考虑任何客观规律和现实。只要最高领导有什么想法,不管这位领导的学识和经历多么贫乏,他对全宇宙各个领域的想法和建议都是最正确的,最科学的,最有前瞻性的,最值得普通人学习的。不只各级官吏,所有的专家学者也都要谄媚和奉迎。这一点在当今习一尊领导的中共国表现得尤为突出。

以芯片为例,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是人类科学和技术王冠上最闪亮的一颗宝石。制造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几乎要涉及所有的先进科学和技术领域,包括数学、光学、量子力学、化学、半导体物理学、材料科学、微电子学、计算机科学、集成电路专业软件设计、精密机械与控制等。其制备工艺涉及的产业链条之广,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完全靠自身的实力和技术独立制造出最先的芯片。其中各个环节都有专长的公司属于不同的国家。比如最先进光刻机是荷兰生产的;光刻过程所用的重要原料光刻胶,质量最好的是日本生产的;最先进的绝缘层沉积设备是美国或日本生产的;最主流的大规模集成电路的画图软件的版权是美国的;此外还有一系列周边设备,超净间维持设备,芯片制成后的封装和检测设备等等,牵涉到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芯片从设计到代工厂生产制造的过程是所有发达国家科技和商业合作的结果,也是人类几十年智慧的结晶。

CCP统治的中共国改革开放了40多年。在这40年里,一方面西方各个发达国家没有实行严格的技术禁运,同时CCP派留学人员去西方学习,派技术间谍去西方偷取,即使这样腐败无能的CCP都没能独立造出性能和成本满足市场需求的芯片。现在面对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逐渐严厉的技术封锁和对留学人员的拒之门外,失去了技术交流和后继先进科技人才的补充,光靠暴发户般的砸钱,运动式的折腾现有的国内机构和科研人员是不可能改变芯片相关行业的整体落后局面,从而实现CCP的芯片梦的。

只有随着郭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带领中国人民推翻CCP,建立正常的法制民主国家,和西方各个发达国家建立千年的互信机制,同时解开对人民思想的束缚,并使每个行业的人员可以得到公平待遇和尊重,使他们可以踏实专心的从事自己的行业。凭着新中国联邦人的聪明和勤奋,我们才将拥有无限的未来。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中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Twitter(英文)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