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ichael.Tonny

(圖片來自網絡)

4月13日,中共軍方門戶網站發文《馬雲湖畔大學被勒令關停!巨大陰謀浮出水面》。文章直言馬雲的湖畔大學,是比財閥本身更恐怖、更惡性的「黨閥」,冠以大學之名,用樹立朝聖形象的做法鑄起山頭,這比柳傳志的「泰山會」走得還要遠。文中把湖畔大學比作東林書院、黃埔軍校,馬雲想要成為蔣介石一樣有巨大政治成就的校長;暗指湖畔大學已經不再是一個民營企業學校,而是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試圖推翻CCP的一個越來越龐大的組織。

聯想到牆國媒體在之前報道過的一則新聞,2021年1月21日,成立了28年的富豪圈子「泰山會」被解散了,解散前共有會員16人:聯想柳傳志、四通段永基、萬通馮侖、泛海盧志強、復星郭廣昌、遠大張躍、信遠控股林榮強、巨人史玉柱、百度李彥宏和段永平、科海陳慶振、科瑞鄭躍文、思達汪遠思、橫店集團徐文榮、和光商務吳力、華誼兄弟王中軍。馬雲也曾經是該組織成員。

現在,諸如此類批判馬雲的文章,在牆國媒體上不少,這是對徹底消滅馬雲或者徹底收割所謂民營企業家的資產做輿論鋪墊嗎?筆者在此作一個膚淺的解讀。

湖畔大學,被中共媒體比作是比財閥本身更恐怖、更惡性的「黨閥」,因為它是堡壘式、搖籃式的。去年年底,佔地兩萬畝的湖畔大學雲南分校,被勒令暫停。

下面簡單歸納一下牆國媒體對馬雲批判和定罪的主要焦點:

一、馬雲被比作胡雪岩,形成獨立王國。

湖畔大學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傳道、解惑的學校,而是一個圈子,是一個牛叉商人的圈子。 「當資本壯大到一定規模時,容易妄自尊大、忘乎所以到僭權越位,到覬覦公權力,進而對社會造成危害」。前有呂不韋,後有胡雪岩。

湖畔大學這種招收精英、培育精英的模式,被稱為是變相否定中共國的人才選拔機制,是典型的脫離群眾,撕裂中(共)國人才群體,客觀上形成你們和我們!這被CCP認為是非常危險的信號。

二、馬雲、柳傳志、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等通過創辦湖畔大學緊密聯繫到了一起。馬雲成了商界領袖。「……創業經驗、三十名以上員工、納稅三年,必須有三位保薦人」,被CCP認為是馬雲籠絡人才的手段,為CCP所忌憚。

三、以講學的名義聚集勢力……最後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為一個巨大毒瘤。馬雲的野心,被比作東林書院、帝國危機之源。東林黨,敲響了明帝國亡國的喪鐘!馬雲的湖畔大學被中共認為是顛覆CCP的隱患。

「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於被操控的命運,要想獨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組織。商、官合流,形成新的生態;這個新生態系統的後面,必然有著更大利益訴求。」通過湖畔大學,資本巨頭們有著合流的趨勢。

牆國媒體甚至說,蔣介石就是通過黃浦軍校,實現了政治抱負。「這個學校不是一個民營企業學校,也不和國營企業去競爭……,那麼更大的訴求是什麼?」

其實馬雲以及最近被牆國媒體大肆批判的湖畔大學、泰山會,簡單來說,成員都是中共的白手套。在幫助中共維穩過程中,他們是幫助中共吸乾百姓血液的幫凶,而且也得到了極大的好處。但在和CCP一起作惡的過程中,他們對CCP的殘暴和黑幫作派應該有切身的認識,試圖徹底消滅另一派,應該是完全可能的。

究其原因,CCP目前有了消滅馬雲幫的想法,首先是緣於CCP內部黑幫之間的火拼,這與政治抱負、是否建立普世價值和民主、是否有益於全國普羅大眾的新中國沒有任何關係。馬雲幫不過是站錯了隊,跟錯了人而已。或者說,馬雲幫和王健,吳曉輝等人一樣,在CCP中南坑老雜毛的眼中,不過是一張手紙而已,現在,到了該扔掉的時候了。

中共本身就是一台絞肉機,CCP和幫凶,最終都會被這台絞肉機絞殺,馬雲、柳傳志,等等,甚至江澤民、習大神,概莫例外。毛臘肉死後不得入土下葬,劉少奇、彭德懷、賀龍……,這可能幾千頁都寫不完的名字活活被CCP自己整死。鄧小平,甚至連骨灰放在哪裡都不敢告訴世人。

無論如何,這是新一輪CCP黑幫內部互相絞殺的現實樣版。滅共者郭文貴先生早在2017年就說過:以美滅共,以共滅共。CCP殘殺自己人,比誰都狠,絕對是不爭的事實。

筆者無法過多評價馬雲的是是非非,但無論如何,這輪牆國媒體對馬雲和馬雲幫的批判,應當是馬雲幫即將被CCP拿來祭旗,開始新一輪收割中共國所有白手套的開端!馬雲、馬雲幫不知是否後悔當初沒有加入新中國聯邦,一起消滅CCP?

馬雲看清CCP真面目是不是為時已晚?就像他自己喜歡唱的那首歌一樣,只有雲知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聞鏈接:馬雲湖畔大學被勒令關停!巨大陰謀浮出水面


責任編輯:英國喜莊園 AN
编辑/校对:美国纽约香草山农场 七哩香
發佈:喜聯盟編輯部 Isaiah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