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德文字幕翻译: 一斑

文稿作者: 铜豌豆

布莱特·万伊斯坦(Bret Weinstein)博士是一位美国进化生物学家,也是普林斯顿大学詹姆士·麦迪逊(James Madison)项目的客座学者。他也是自媒体秀“黑马”的主持人。在一次国会山电视台的采访节目中,他被问到对于《自然》杂志医学专刊上发表的一篇支持中共病毒自然起源文章的见解。

布莱特·万伊斯坦博士戳指SARS-CoV-2来源于自然的假说。他指出SARS-CoV-2
是功能增强研究的产物。实验室动物连续传代培育病毒的方法被提及。

布莱特·万伊斯坦博士认出了在科学领域上演的一出把戏。每个在进化生物学学术圈内的人都不会被愚弄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和他的同僚们在他们的这篇论文中写道:“基因数据不可辩驳的证明了SARS-CoV-2不是从任何已知的病毒骨架演化而来的”。布莱特·万伊斯坦博士认为他们的狡辩完全没有意义。

最重要的也是最后的制造中共病毒的步骤,正如闫丽梦博士在她的第一篇报告中所指出来的,是通过动物连续传代(serial passage in vivo)实验来实现的。进行动物连续传代和把像细菌、病毒这样的有机体从原生物体中分离出来并放到实验器皿中培养和观察,是功能增强研究(Gain-of-Function Research)的两个主要的关注点。英文中“vivo”这个词,来源于拉丁文,罗马拉丁语的意思是:“在活物里”。这意味着,在活着的植物、动物、甚至人类的身上测试一种细菌或者病毒感染的效果。这种病毒进化的过程可以被有险恶用心的人所利用。

通过密集的动物连续传代这种方法,从一种实验室动物到另一种实验室动物,比如说,从实验室小白鼠、到仓鼠、再到雪貂、最后到猴子,病毒感染的效果、还有病毒株的致命性都可以被充分的增强。对于那些服务于中国共产党(中共)长期生物武器项目需要的人来说,更方便的是,在实验室里模拟自然进化的情境下,在动物连续传代的一系列实验中,目标病毒自我复制时产生的随机变异比真正的自然进化中产生的随机变异还要少。

人们知道越多关于中共病毒是如何在中共的实验室中被制造出来的,中共就永远不可能在全世界人面前假装无辜。安东尼·孚奇(Anthony Fauci)博士拿走美国纳税人为美国国家上缴的税金,一而再,再而三,甚至在美国政府相关部门宣布停止功能增强实验以后,又重启了这项研究,源源不断的给武汉病毒研究所输送资金,对于他的谴责之声,正像洪水一般涌来。桌子底下的秘密交易终将被曝于光天化日之下。毁灭人类的邪恶计划注定失败。

视频来源

闫丽梦博士的三篇报告

工作人员团队
视频选材: birdie
任务发布: 美丽心情
视频剪辑: 马丁路德King
听写记录: 马丁路德King, birdie
德文校对: 可爱国
字幕挂放: 马丁路德King
字幕审核: 美丽心情
字幕压缩: 美丽心情
责任编辑: 可爱国,美丽心情,铜豌豆
封面图片: 铜豌豆
排版发布: 铜豌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