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京方舟農場】撰稿:青衣     校對:文小律

據《大紀元》4月25日報道,由於距中共二十大換屆只有不到兩年時間,習近平是否繼續留任成為西方關注的焦點。 4月21日,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佈了一份30頁的分析報告,題為《習之後:後習近平時代領導層接班人的未來方案》(After Xi: Future Scenarios for Leadership Succession in Post-Xi Jinping Era),對習近平不指定接班人的後果進行了詳盡分析。

中共近年來在國內與國際上變得更加專制和咄咄逼人,西方社會逐漸把源頭聚焦在中共黨魁習近平身上。去年底《華爾街日報》發文稱,後冷戰時代美國最大的戰略失算是誤判了習近平。因此,在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習近平是否繼續留任也就成為了美國和西方社會重點關注的焦點。

這份美國智庫的報告詳細分析了在2022年後,習近平去留的多種可能,包括交出權力、留任、遭遇政治對手挑戰或政變、突然死亡或喪失行動能力等。

報告中寫道,習近平的真正麻煩在於,以和平和可預測方式交接權力受到了挑戰。報告認為,習近平鞏固了自己的權威,卻犧牲了過去中共四十年來定期和平移交權力的慣例,將中共國推向了潛在不穩定的繼任危機,對國際秩序和全球商業產生了深遠影響。

報告稱,中共內部一直權鬥不斷,而最高領導人的繼承,幾乎是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政治的核心戲碼,高崗、林彪、華國鋒、胡耀邦和趙紫陽等,都是犧牲品。

鄧小平在1982年通過憲法對國家領導職務實行任期制。而在這之後,江澤民為了阻止喬石和李瑞環留任,分別在1997和2002年,將政治局常委年齡限制在不超過70歲和68歲。之後,中央委員會委員不超過63歲、政治局委員不超過68歲這個年齡限制制度成了中共所謂的慣例。任何超過63歲的人都不能成為省級黨委書記、省長或國務院高級官員。一直到2018年初,這個慣例都在黨內被廣泛接受。有學者稱:「最多連續兩屆的五年任期已經進一步確立,並成為中(共)國領導體制的主要特徵。」

然而自習近平上任後,這種共識被打破。2017年,胡春華和孫政才這兩名潛在接班人都被淘汰出局。隨後,在2018年3月的全國人代會上,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被取消。同時,習近平發起意識形態運動,嚴格控制言論,擠壓異議空間。此外,習近平還大大削弱了國務院的權力,之前的總書記和總理並肩作戰的日子一去不復返,黨和政府之間的分工消失,前者將後者納入其中,國家總理李克強在政策制定方面可以說完全被降級。

此外,習近平還積極宣傳自己來鞏固權力。從2016年自封為中共中央「核心」,到2019年初頒布相關的「兩個維護」,均是為了要求所有黨員「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

習的權力因此得到了鞏固,但卻沒有任何他的指定繼任者,他把中共國及其未來帶到了一個巨大的未知領域。美國智庫的報告因此詳細分析了習近平2022年是否留任的多種可能性。

情景一:習2022年交權或留任。

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將在明年秋天的中共二十大上,把權力移交給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的一人。而他的三個最高頭銜,至少有兩個——中共總書記和軍委主席,可能被移交,以讓人相信這是真正的權力移交。

習這麼做的理由有兩個:首先,習近平在兩屆任期內,通過集權強化了中共的領導。現在他的許多改變已完成,他可能會覺得,能安心放棄權力;其次,習近平可能感到不得不下台的一個更直觀的原因是個人安全。一個制度化的繼位規則能確保權力內部人員的預期,防止了政變的可能性,最終降低了領導人面對政變的風險。

習近平可能意識到全面集權或會激起中共內部的聯合反抗,因此他可能會選擇提前退休。有學者研究發現,41%的獨裁者在卸任後一年內經歷過流放、監禁或死亡;而民主國家領導人的這一比例僅為7%。戈爾巴喬夫就是一個例子,正如俄羅斯一家報紙2021年3月在這位前蘇聯領導人90歲生日之際所調侃的那樣:「他是俄羅斯千年歷史上第一位自願下台的領導人,他一直活著,而且很自由。」

如果習近平認為自己可以退休,那他必須確定有一個可以保證他安全的繼任者。近年來,由於習近平反腐運動中的大清洗,樹下了數以百計的強大敵人,無論習近平選擇誰作為他的接班人,都必須堅定不移地表達忠誠。值得注意的是,即使習近平指定了繼任者,並交出了所有三個領導職位,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他將繼續幕後指揮。

情景二:習在2022年不交權,即留任。

情景三:習遭遇挑戰或政變。

推翻習近平的「陰謀」並不是憑空幻想。習近平在2016年發表的一份內部講話中,就談到了旨在「破壞和分裂黨」的「政治陰謀活動」。同年,時任中共證監會主席的劉士余,指控包括孫政才和周永康在內的失職官員,「陰謀篡奪黨的領導權,奪取國家政權 」。

當然,對政治陰謀和政變的擔心,是大多數威權主義領導人的常態。研究表明,絕大多數獨裁者的權力,都是從高層內部被奪走,而不是普通群眾。即使習近平是最有權勢的領導人,也要靠各種集團的支持。雖然習近平與中共精英之間達成的交易尚不清楚,但經濟急劇放緩以及對國際危機的反復處理不當,可能會使習近平團隊更加脆弱。

儘管如此,成功組織一場針對現任領導人的政變,尤其是在馬克思列寧主義一黨制國家的政變,是一項艱巨的挑戰。首先的一個障礙是要在不驚動現任領導人及其安全機構的情況下,取得軍事和安全部門關鍵成員的支持。因此,在沒有系統性危機的情況下,目前對習近平發動政變的可能性非常小。

耶魯大學政治學者丹·馬特利(Dan Mattingly)通過研究一萬多份中共軍方任命的數據發現,習近平監督了中共軍隊的人事輪換,掌握了他們的民族、階層和意識形態背景。而習近平對國內安全部門的控制力也越來越強。儘管中國共產黨和軍方高級成員擁有巨大權力,但他們缺乏基本行動的能力,無法在習近平無所不知的安全機構面前行動和溝通。

在政治局或整個中央委員會的正式會議上挑戰習近平,可以看似自發地發生,但這需要眾多官員的協作,即使有人表示異議,也不可能知道有多少人願意加入推翻習近平的行列。

情景四:習意外死亡或喪失行動能力

最高領導人的任何嚴重疾病或絕症,都會被視為國家機密。習近平今年67歲,一直吸煙,體重超標,工作壓力巨大。而有關習近平健康的信息十分缺乏,中共一直嚴格控制中共國境內有關習近平健康狀況的報道,還因此威脅要取消外國記者的簽證。

報告為簡單起見,拋開嚴重疾病或絕症等因素,僅假設習近平突然或意外死亡。

一旦習近平死亡,根據中共章程,總書記只能從政治局常委會的現有成員中選出,在中央委員會的全體會議上「當選」。憲法規定,黨的中央軍事委員會成員由中央委員會決定,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因此,假設按照程序運作,在習近平去世的情況下,中共中央委員會將被召集起來,來決定在剩下的政治局常委中,誰當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

目前還不清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否需要按照中共國憲法的規定召開會議,以正式確定國家主席的職位。但在實踐中,新領導人的選擇將通過非正式的協商和交易來決定,然後再由中央委員會批准。

然而在權力真空的情況下,政治局內部有可能會陷入內訌,習近平的盟友也可能會分裂成不同的派別,支持不同的繼任者。那些曾被習近平懲罰或邊緣化的人,可能會將此視為重新掌權的難得機會,因此他們也可能會爭奪控制權。這一過程如何發展無法預測,更實際的做法是設想一下,哪些跡象可以表明繼承過程順利或領導層出現分裂。這些跡象包括:

還有一種重要的情況需要考慮:習近平因健康問題而喪失行動能力(如中風、心臟病)。與領導人死亡不同的是,喪失工作能力會迫使體制進入一個時間不確定的政治不確定期,在這個過程中,習的支持者和反對者,都試圖同時在習康復和死亡之間維持平衡。

美國智庫的這份報告,的確分析得十分詳盡和全面。然而,中共還能有二十大嗎?習近平還能連任或會有繼任者嗎?這也是個值得探討的問題。中共目前在全世界已成為過街老鼠,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的帽子已牢牢扣上。更重要的是,中共向全世界釋放「超限生物武器」——中共病毒這一真相,已漸漸大白於天下,世界還能容忍習近平領導的中共再繼續殘害世界嗎?定性中共為「跨國犯罪黑社會集團」或許已不遙遠,那麼接下來全球攜手滅共便會勢不可擋,成為正義的必須。筆者堅信中共已是窮途末路,習近平和中共或許不會再有什麼二十大和接班人了,接下來的每一天都將可能成為習和中共的末日。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 

  1. https://twitter.com/dajiyuan/status/1386180677113204737
  2. https://twitter.com/aboluowang/status/138623428398392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