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wendy

圖片來源:Pexels免費照片素材庫;攝影師:Huy Phan

我出生在東北的一個美麗的小山村,村裡有幾十戶人家,一年四季分明,村子依山伴水,村前有一條小河,河水清澈,常年不乾涸。冬季還結冰,記憶中每到夏季的晚上,夜幕降臨,女孩子們就在河中洗澡,洗頭,嬉戲打鬧,周圍有母親們放哨。清清的河水中有魚兒遊弋。孩子們經常在河中抓魚,直到文革發生我家不得不離開那裡。但美好的記憶一直留在腦海。

幾年前,有一次我回到那裡去看望叔叔,一進村口,就讓我吃驚,村子破敗不堪,兒時的記憶丟失了,那條讓我魂牽夢繞的小河已不見蹤影,有一段甚至連河道都不見了,到處長滿雜草,下雨積水,甚至有一股股臭味飄來。村裡已沒有年輕人了,最年輕也是五十歲以上。剩下的幾戶人家,房屋破敗,都是老年人在守護,生活艱難,同樣靠種地為生。年近90高齡的叔叔孤身一人生活,還要種菜,甚至騎三輪車去幾公里外的菜市場賣菜掙錢。據說政府給60歲以上的老人每月生活補助已經漲到了200元人民幣——狗日的共產黨——90高齡的母親每月也是200元。母親經常跟父親說,我也有工資了,很開心,而我看在眼裡卻覺得心如刀割。

我經常想,為什麼日本能夠建設出那麼美麗乾淨的鄉村,日本的農民不用那麼幸苦的工作?中國的農村為什麼總是和髒亂差聯繫在一起。河道土地嚴重污染,環境過度開發,垃圾到處亂扔,沒有統一管理。原來山清水秀,植被鬱鬱蔥蔥的鄉村不見了。兒時經常采蘑菇打豬草的山坡變成了農民的種菜大棚。鄉鎮村幹部根本都不管這些事。

離村口不遠處有一個小鎮,那裡有個絲綢廠,每天都從那裡排出五顏六色的污水,還冒著熱氣,直接排入河道,尤其是冬天遠遠的就看到有一條飄著白霧的河。有些村民還去那裡洗衣服,他們不知道,這樣的污水對環境的傷害有多大,那條河流已經變成污水溝,臭味飄到很遠很遠,這樣的情況我每次回老家都能看到,沒有任何改變。已經30多年了!難道村幹部—共產黨的官員眼睛都瞎嗎?一個不為老百姓辦事的政府,它還有存在的必要嗎?每天只知道搜刮百姓,貪贓枉法的政黨,不推翻它,天理何在?

我知道,中國的污染從天空到地下,從陸地到海洋,無處不在。要想恢復到正常談何容易?需要我們幾代人的付出啊,有的是永遠都不可能恢復了,比如地下水。俗話說國破山河在,現在是國在山河破。邪靈共產黨霸佔中國70年,把祖國的大好河山糟蹋得不成樣子。把十四億中國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變成為它賺錢奴役的奴隸。難道我們還能再容忍它繼續下去嗎?決不可能!幹掉共產黨,重建我們的家園。是我們共同的心願!希望有一天我再回到兒時那美麗的小山村,她又溪水潺潺,鳥語花香……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