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寶島農場
文╱Y.M.O

從一個政治正確走向另一個政治正確,用這句話來形容這兩年關於奧斯卡的種種新聞非常合適。先不管奧斯卡的選擇究竟如何,就從這幾天中共的反應來看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不僅是全網噤聲,甚至也有微信群因為討論奧斯卡而遭到封禁,如此表現讓我都替中共覺得丟人。今年奧斯卡的入圍片質量如何目前還無法評價,不過這樣的構成讓我想起了2018年的金馬獎,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但故事背後都有中共的從中作梗。

先來看看2018年金馬獎的這些入圍影片,《我不是藥神》、《地球最後的夜晚》、《風中有朵雨做的雲》、《誰先愛上他的》、《範保德》等等,不管什麼地方出品質量都有一定保證,就算是張藝謀的《影》即使內核不夠,外在的皮囊也還撐得住場面。不過當年的最佳劇情長片以及最佳改編劇本卻給了一部主流視野裡最名不見經傳的影片,胡波導演的《大象席地而坐》。當時胡波媽媽上台領獎,大屏幕上放出胡波遺像的場景至今我都不會忘記。為什麼這部電影能獲獎?為什麼導演會選擇自殺?這一幕也讓我開始去了解《大象席地而坐》,以及電影之外的種種故事。

滿洲里的動物園有一隻大象,它他媽整天就坐那,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也可能它就喜歡坐那。很多人跑過去抱著欄杆看,有人要扔什麼吃的過去,它也不理。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

這是一個在電影中貫穿始終的傳聞,而在經歷了相似且無望的一天之後為朋友出頭的韋布、為弟弟報仇的於城、陷入與教導主任不倫戀謎團的黃玲以及被家人趕去老人院的王金都選擇了離開,前往滿洲里看大象。整部影片都籠罩在一個灰黑色的氣氛之下,天氣是灰濛蒙的,鏡頭是背光的,你很少能看到人們的神情,因為對於沒有期望的明天不可能有任何表情。

“你根本就不知道活著是怎麼回事。我哪有精力去給你營造你喜歡的東西,我自己還一團糟搞不清楚呢。”
“我過得太慘了。”
“這都不是問題,一直這樣,我也這樣,你也一樣,就是這樣。”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

電影中壓抑到讓人絕望的氣氛也正映射了殘酷的社會現實。中共治下的這片土地為什麼人與人之間根本沒有對話,因為中共的剝削讓你為了活著連悲傷憤怒的時間都不能擁有,能看到的不就是一張張面無表情的臉麼?中共所至之處寸草不生,對於影片拍攝也是一樣。本來在中共國要拍攝出灰暗朦朧的畫面效果不是很難,然而在開拍前當地的工廠全部被關閉,霧霾全部消失,天天晴空萬里。所以只能在天濛濛亮和天黑之前這兩段時間拍攝,用章宇的話說,每一個鏡頭都是賭出來的。

完成這部電影用了一整年時間,而最終,沒有一幀畫面屬於我,我也無法保護它。它被外力消解掉了。

——胡波《牛蛙》後記

除此之外,電影本身只有60萬人民幣的預算,主演的演出費都非常低,而工作人員甚至是無薪工作。而在電影時長上胡波和投資公司冬春影業有著不一樣的意見,隨著分歧越來越嚴重,冬春影業通過抬高價格的方式將版權把持在自己手中,胡波也因為這一系列狀況上吊自縊。

一部時長達到4小時的影片能有票房麼?就算是後來有金馬獎加持,有這種疑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不同的是中共國的投資公司選擇了否定,而台灣則有人選擇了相信。 《大象席地而坐》在台灣的發行權競標竟然出現了各方爭搶的局面,最後繁盛映畫4萬美元的成交價比一般大陸來的影片成交價足足高出了4倍之多。而根據台灣一般的票房分成方式,《大象席地而坐》要賣到約248萬新台幣以上片商才能回本。結果呢,上映僅三週票房就突破了600萬新台幣,這樣叫好又叫座對於中共國無疑是一次狠狠的打臉,這個片子真的沒法刪減。

從2013年開始,我去除了語言的修飾,又剝離了美化和塑造,將寫作看作直面生活最有力的方式。於是從其中得到某種力量,以對抗世界的灰暗。

——胡波《大裂》後記

胡波本人既是一名導演,也在寫作小說。 《大象席地而坐》這部電影就是改編自他自己的短篇小說,電影在台灣熱映的同時小說也有熱賣。並且胡波是金馬電影學院的第六屆學員,在金馬電影學院的收穫也構成他電影精神的一部分。一名既寫小說又拍電影的導演,一名在金馬電影學院學習過的導演,這樣有才華的人最後卻被逼得上吊自殺。甚至如果沒有這個悲情英雄式的故事知道這部作品的人會少很多,金馬獎鼓勵他成為了一位真正的創作者,也用獎項對他表示最高的肯定,而中共國做的事情只會讓人寒心。

沒拿獎項的時候對於獎項十分看重,拿了獎項後又覺得獲獎者不符合自己的要求,正常人對於中共的思維絕對理解不了。胡波的故事雖然很具有悲情英雄特色,但對於一名導演來說,他更希望的是自己的作品可以正常在電影院上映,哪怕沒有票房起碼也完成了作為導演的探索與嘗試。然而中共能讓你留下像這樣悲情的結局已經不錯了,更多的情況是人間蒸發或者泯然眾人,雖然電影沒說,但小說描寫了大象席地而坐的原因,因為它的後腿斷了。

點擊此處閱讀更多台灣農場精彩文章

點擊此處觀看更多台灣農場精彩直播影片

點擊此處加入「台灣寶島農場」Discord伺服器

文章審核:zhong
文章發布:Little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