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來源:《POLITICO》|作者:Stuart Lau |發佈時間:2021年4月25日
翻譯/簡評:大和凱多|校對:SilverSpurs7 |審核:萬人往| Page:青山

簡評:

歐盟對中共的態度發生轉變,正在變得強硬。6月,拜登總統將赴布魯塞爾參加美歐峰會,中共問題將成為峰會熱點。歐盟在最近公開的一份報告中呼籲採取進一步強有力的措施來應對中共國帶來的挑戰。

自克里與楊娘娘在上海西郊賓館會面之後,全球滅共的步伐步步緊逼。歐盟與美國、英國等西方世界國家正形成聯盟共同應對中共對全球帶來的威脅。中共對全世界投下的CCP病毒,對新疆維吾爾穆斯林的種族滅絕,對香港民主運動的血腥鎮壓,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關注。全世界都在關注著中共揮著假擀麵杖子走向瘋狂的極端。同時,滅共大潮浩浩蕩盪,勢不可擋。

歐盟發現無法將經濟與人權完全分開,中共國的戰狼外交和強勢態度也迫使歐盟審視歐盟內部問題以及聯合美國共同對付中共國的緊迫性。

原文翻譯:

歐盟猛烈抨擊中共國向“專制威權轉變”以及違背經濟承諾

隨著喬·拜登計劃於6月訪問布魯塞爾,而北京很可能會被提上日程,預計對中共更展示強硬的立場。

上週歐盟在一份公開的報告顯示,北京當局在過去兩年採取了“更加強硬的路線”。圖片來源:Nelson Ching 蓋蒂圖片社

歐盟對中共國的立場正在加強,華盛頓當局應該好好學學。

在北京和布魯塞爾達成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投資協議僅僅四個月之後,政客新聞(POLITICO)看到的一份高級別內部報告顯示,歐盟現在對商業利益與政治事務分開處理越來越悲觀,他們認為習近平在向“專制威權轉變”。這種更強硬的語言反映了歐盟官方對中共國的一種新態度。

歐盟關於中共國的“進展報告”也抨擊中共國在承諾的經濟方面只取得“很小進步”,特別是在開放數字和農業市場、解決鋼鐵產能過剩和控制工業補貼方面。隨著中共國的經濟正在快速從冠狀病毒大流行中復蘇,歐盟呼籲採取“進一步有力”的措施來應對中共國帶來的新挑戰。

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和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佐瑟·博雷利(Josep Borrell)在4月21日給歐盟理事會(該理事會由27個歐盟國家的領導人組成)的一封概述報告信中說:“現實情況是,歐盟與中共國之間存在根本分歧,無論是在經濟體系和管理全球化、民主與人權方面,或者是在如何與第三國交往方面。這些差異注定在可預見的未來會保持不變,一定不能被忽視。”

博雷利的一名發言人周日證實,有關中共國的一封報告已提交給歐盟理事會。

烏爾蘇拉·馮·德萊恩和佐瑟·博雷利說:“要使歐盟充分發揮作用,我們還需要與其他夥伴密切合作。美國新政府已經明確會與多方機構重新接觸,並與盟國和夥伴密切合作的意向。在中共國問題上也是如此。我們必須要在世界舞台上敞開雙手,攜手合作,同時也要堅持我們自己的立場和利益。”

歐盟的報告旨在評估自從中歐戰略前景於2019年發布以來不斷變化的因素。歐盟承認現在的環境“更具挑戰性”,這反映了自去年12月以來外交關係出乎意料的迅速惡化。從那以後,國際社會對中共國在台灣的軍事邊緣政策、對新疆地區的維吾爾族穆斯林的鎮壓以及對香港民主人士壓迫的擔憂不斷加劇。

歐盟委員會與中共國在12月簽署的《全面投資協議》的決定引發了爭議,以及拜登政府即將對布魯塞爾的訪問,預示著歐盟在下一步行動之前會先與華盛頓當局進行磋商。歐盟消除了這些擔憂,並做出了一項協議,該協議會給在中共國設有工廠的歐洲汽車製造商一個巨大的鼓勵。

法國和德國仍然對習近平保持好感,他們都拒絕了拜登的意見。拜登提議歐洲應與美國合作一起建立對抗中共國的聯合民主戰線。

然而,在三月份,歐洲試圖將商業利益和人權問題分開的計劃失敗了。當歐盟對中共國官員因鎮壓新疆地區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實施低調製裁時,北京當局升級了衝突,對外交官、歐洲議會議員和歐洲智庫工作的學者進行了報復性制裁。許多歐洲議會議員已經明確表示,在他們的同事受到製裁的情況下,他們絕不會批准中歐投資協議。

上周公開的歐盟報告指出,北京當局在過去兩年採取了“更加強硬的路線”。該報告稱:“隨著繼續關閉國內政治空間,加強社會控制以及對新疆和西藏的鎮壓,中共國繼續向專制威權轉變。中共國還打壓香港的基本自由,這只會對中歐關係產生負面影響。在南中國海的和平與穩定方面,歐盟有著明顯的利益攸關。近期台灣海峽緊張局勢的加劇應該密切關注。”

連接大西洋兩端

現在,隨著拜登計劃訪問布魯塞爾美歐峰會,預計中共國的問題很可能會成為熱點話題,這種態度與美國的態度越來越接近。

為了保持在某些事務上有著共同點的希望,歐盟仍然堅持認為“保持充分相關”,不僅將中共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和系統對手,同時在包括氣候變化和“緬甸的民主化過渡”的問題上保持“合作談判夥伴”。

但是歐洲比以前的報告中更傾向於對抗性立場。該報告稱:“多方面的方針應該仍然是歐盟與中共國打交道的首選方式。同時,在執行現有行動和應對許多新挑戰方面,仍需要做出強有力的努力。”

在三月份接受對該報告提出疑問時,博雷利說,中共國對歐盟官員的製裁製造了“新的氣氛”和“新的局面”。他說:“我相信,當我們向歐盟理事會提交這份報告時,領導人將會對此進行討論,並將考慮到最近發生的事件。”

歐洲議會最大派系歐洲人民黨的領導曼弗雷德·韋伯說:“談到中共國,歐洲應該積極努力團結我們與美國的立場,捍衛我們的共同利益並堅決拒絕北京當局對我們全球盟友的侵害,這是緊迫而關鍵的。”

貿易與科技

歐盟已經與拜登政府制定了一項聯合議程,以解決與中共國有關的問題,特別是在貿易和技術領域。這兩個主題在內部報告​​中尤為突出,闡明了北京當局在兌現改革承諾方面的拖延戰術。

關於北京當局不公平地通過補貼將國家現金投入工業的話題,歐盟表示,中共國“迄今還沒有實質性參與,聲稱[中歐世貿組織改革工作組]的任務僅限於信息交流而不是談判。”

一個相關的問題是產能過剩。該報告稱:“隨著中共國鋼鐵產量的持續增長,病毒大流行導致的危機進一步加劇了這一問題。歐盟還擔心由於中共國的補貼導致現在或將來可能會遭受產能過剩的其他行業,例如鋁或高科技行業,某些類型的半導體。”

多年的無所作為之後,布魯塞爾現在威脅要迅速採取行動,從歐盟的公共採購市場即大型基礎設施招標中對中共國公司設置障礙。該報告指出,歐盟企業進入中共國採購市場面臨“新的政治勢頭和成員國意識日益增強”。

報告稱:“這項工作已經加強,目的是在2021年上半年葡萄牙總統任期結束前在歐盟理事會中達到一個共同立場。此後,將開始與歐洲議會和歐盟理事會進行三方討論,以期有望在2021年底通過共同立法者的提案。”

歐盟文件還對北京當局的市場准入承諾進行了分析,指出歐盟委員會所說的中歐投資協議的歷史性成就受到嚴重挫折。報告稱:“儘管中共國領導人提供了保證,包括在農業食品和數字領域的歐盟市場准入方面,但是除了金融服務領域取得了一些成果外,其他方面進展甚微。”

歐盟委員會的困擾不僅限於中共國,也指歐盟內部缺乏進展。由於有10個成員國仍未建立投資篩選機制,歐盟擔心有中共國支持的公司可能會利用大流行後的經濟下滑搶購歐洲的關鍵產業,就像十年前的金融危機他們對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口做的那樣。

該報告稱:“歐盟與中共國在技術優勢方面競爭、數字治理方面並沒有相同的原則和價值觀。展望未來,歐盟需要繼續加強其關鍵基礎設施和技術基礎的安全性。歐盟委員會隨時準備與成員國合作,以識別和解決與戰略和關鍵技術貿易相關的安全風險和人權問題,特別是網絡監控技術和其他新興技術方面。”

歐盟委員會和中共國駐歐盟代表團在周日未立即回應置評請求。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