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JingleChenge

《聖經》記載了神爲以色列人在應許之地設立了六座逃城,爲的是使誤殺人者可以逃入離他最近的一座,躲避報仇之人的追殺,得以保存生命,因報血仇者,不得進入城內報仇。但若誤殺人者走出城外,報血仇者則有權報複。並且若非真實誤殺人者,還要趕出城外依法究辦。以色列人所設的逃城是在四通八達的地方,周圍不得放有障礙物,逃命者才能便利地逃入。逃城有一條規矩,就是誤殺人者在逃城裏不得外出,要等到大祭司死後方可出城、恢複自由。 

美國的法律就是基于《聖經》記載的律法確立了無罪推定原則,爲老百姓設立了一座沒有邊界的逃城,讓過失殺人、過失傷人者有一個申辯的機會,不至于草菅人命。甯可放走一個罪犯,不可錯殺一個好人。

 那我們來看最近對 George Floyd 執法的警官 Derek Chauvin 的庭審。明眼人可以看出,非常的匆忙,似乎急于定罪。開庭前,Minneapolis Star-Tribune 違法公開了所有12位陪審團員的詳細資料,讓BLM、ANTIFA 很容易定位並威脅他們,將他們及家人的生命置于危險中。按理,這些信息必須是保密的。從庭審及定罪的倉促來看,陪審團員確實受到了威脅。 

BLM 和 ANTIFA 在庭審期間每夜在開庭所在地的BC搞事,甚至縱火法庭。再加上加州左派女瘋特地在宣判前兩天跑到 Brooklyn Center,在本已不可抑制的亂象上添油加醋,若不按他們所要求的定罪,他們將繼續鬧下去,而且將鬧得更大,甚至要挾Minneapolis市每一個人的生命。左派媒體當然一邊倒地美化 George Floyd,從一個體內有高濃度芬太尼和有七次被捕史的大混蛋美化成了一個好市民、大英雄。他們抓案例法和陪審團制度的漏洞,用暴力形成所謂的民意,綁架法庭。

 對 Derek Chauvin 的庭審和定罪有許多疑點。他執法程序有問題,但罪不至此。除了Rudy Giuliani,War Room 和幾個保守媒體對此有客觀的分析以外,其他媒體都放棄了他,要麽利用他的定罪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要麽害怕對自己不利。Derek Chauvin 成了一位從逃城中被趕逐之人。 

相信大家都讀過“起初他們”這首德國信義宗牧師馬丁·尼莫拉寫于二戰後1946年的忏悔詩,該詩敘述德國的知識分子與牧師如何屈服于納粹黨勢力,沈默地坐視納粹肅清一群又一群的無辜者。該詩意旨在闡明無視與自己無關的團體受迫害所造成的結果。這跟我們今天所處的環境很像,面對左派的共産主義意識形態,如果我們不站出來,Derek Chauvin 的結局也會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結局。 

由此想到,面對邪惡的 CCP,如果我們不站出來,我們和我們的子孫,將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滅共,是公義的必須。

參考:

1. https://amgreatness.com/2021/04/20/enemy-of-the-people-minneapolis-star-tribune-publishes-biographical-information-of-derek-chauvin-trial-jurors/

2. https://pandemic.warroom.org (EP 888)

3. https://getpodcast.com/podcast/rudy-giulianis-common-sense

4.

起初他們 起初,納粹抓共産黨人的時候,我沈默,因爲我不是共産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我沈默,因爲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我沈默,因爲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沈默,因爲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爲我說話了。 

校對/發稿:飛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中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Twitter(英文)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