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报道:JULIA

责编:白夜

英国知名记者IAN BIRRELL周日报道,《星期日邮报》获得文件了一份文件,详细介绍了名为“由野生动物携带的动物传播病原体研究”的重大项目。2012年,该项目由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直接由中国国家机构领导并与军方有关,旨在寻找可以感染人类的生物并研究其进化。

报道中提及到的病毒狩猎项目领导团队中有大家非常熟悉的中共“军中毒王”曹务春和“蝙蝠女”石正丽。这个“科研”团队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许多论文,发现了4种新病原体和10种新细菌,而“使用宏基因组学技术发现了1,640多种新病毒”。项目领导人徐建国在2019年的一次会议上吹嘘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的庞大网络正在形成”。

此类研究以石正丽教授从中国南部洞穴网络的蝙蝠粪便和血液中采集的样本中提取遗传物质为基础,而如此大量的采样也让石教授去年迅速发现了RaTG13,这是与导致CCP病毒新病毒株最接近的已知信息。它被存放在亚洲最大的蝙蝠冠状病毒库――武汉实验室。石教授还承认,该矿场还收集了另外8种未确认的SARS病毒。该研究所于2019年9月将病毒样本数据库下线,距离Covid病例在武汉爆发前仅几周。但她否认所作的研究与军方有关。

IAN指出,这种由平民和军事科学家共同领导的这种病毒研究项目,似乎证实了美国对于武汉病毒研究所(WIV)与中共国210万强大武装部队之间紧密合作的假设。但北京方面至今拒绝共享关键数据和样本。

点评

1、附上曹务春科研成就链接https://gnews.org/post/p204257/,每一项都是CCP病毒来源拼图中重要的一块。

2、不知道这些科学家们在做这些研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成果会被用来作为杀人魔王控制全球的武器。他们看到全世界有这么多无辜的生命遭受毒害的时候,会不会忏悔自己所谓的奉献?

3、随着阎博士三篇论文的重磅出炉,随着爆料革命的层层推进,正义的力量正在被唤醒,在凿凿实证面前,任何抵赖都只会增加罪行。希望以毒灭共的脚步再快一些。

原文链接  Worrying new clues about the origins of Covid: How scientists at Wuhan lab helped Chinese army in secret project to find animal viruses, writes IAN BIRR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