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Mike Li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柯镇恶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心照

据《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作者:Peter Hartcher,2021年4月21日报道

日本驻澳大利亚大使称,日本正在朝着加入“英语国家战后情报网络”(即“五眼联盟”, Five Eyes)的方向稳步进展。

2020年12月上任的山上信吾说:“我对不久的将来感到非常乐观”。他说“希望看到这个想法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1956年加入了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组成了“五眼联盟”(Five Eyes),那次也是该组织最后一次接纳新成员。

日本大使山上信吾:“这是这些国家共享普世价值和战略利益的一个标志。”

“从逻辑上讲,就利益和能力而言,日本是最佳人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罗里·梅德卡夫(Rory Medcalf)说。

“如果说有一个国家对中共国有深入细微的了解,那就是日本。在大部分时间里,“五眼联盟”被视为一个不可改变的联盟,但我认为与时俱进很重要。”

在新西兰对增加“五眼联盟”覆盖范围表达保留意见的情况下,日本成为“第六只眼”的想法格外引人关注。

曾任日本外务省情报部门负责人的山上说:“我们正在不断与澳大利亚情报界、日本情报界以及五眼联盟的其他成员建立具体的联系。”

他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和《时代报》(The Age)采访时说:“因此,这确实是正在真实发生的事情,日本的政治家和官员越来越意识到其重要性。”

他说:“这是这些国家共享普世价值和战略利益的一个标志”。这六个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而且都把中共国视为战略对手。

五眼国家通过持续的、最高机密的交流,彼此分享电子情报。梅德卡夫教授说:“这其实是情报机构之间互相信任,分享他们最敏感的材料”。

日本将是一个有益的补充,因为它“被认为拥有自己强大的情报收集和评估分析能力”。

他说,要满足“五眼联盟”的规则和协议,从而被完全接纳,对日本来说将是一个 “重大的体制挑战”。在发展成为一个正式的“六眼”联盟之前,可能尝试“五眼”加 “一眼”是更现实的。

与此同时,新西兰外交部长纳尼亚·马胡塔(Nanaia Mahuta)说,新西兰政府对于利用“五眼联盟”作为外交平台不感兴趣。

“我们对扩大‘五眼联盟’的职权范围感到不安,”她周一对“新西兰对中委员会”说。

“我们更愿意寻找多边机会来表达我们的利益。” 马胡塔似乎对来自北京的抱怨置之不理。

“五眼联盟”国家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该声明对北京在2020年11月镇压香港的民主政治家的行为表示谴责。

中共国政府的一位发言人对此发出批评。

“不管他们是有5只眼睛还是有10只眼睛,如果他们胆敢损害中国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就要小心他们的眼睛被戳瞎,”中国外交部的赵立坚在去年11月的一次日常简报会上说。

日本是美国的长期条约盟友,向美国提供亚太地区的主要军事基地。山上说,为了加入“五眼”联盟,东京需要在“改善日本的情报界和立法方面”做“大量的准备”。

山上将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关系描述为“非常好”,并说“一切皆有可能”。

他说,在中共国政府实施的惩罚性贸易制裁下,“全世界的目光现在都在关注经历巨大困难的澳大利亚”。

他说,美国总统拜登和日本首相菅义伟周末的峰会“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一次很好的会议”,因为两位领导人在其联合声明中特别谴责了使用经济胁迫的行为。

山上说:“每个人都明白他们指的是谁(中共),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进步”。

莫里森总理与拜登、菅义伟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一起参加了3月举行的四国集团领导人级会议的开幕式。

四位民主国家领导人承诺建立“自由和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这是对北京在该地区的扩张野心的间接斥责。

原文链接:https://www.smh.com.au/world/asia/japan-should-join-five-eyes-intelligence-network-says-ambassador-20210420-p57kv6.html

洛杉矶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